系统十分诡异地保持沉默。

    “不可能,”三皇子嗤笑一声,同时立即释放了自己全部的空间,在场的见证人已经于霍恩一步步走来时被他屠杀干净,按理说,这些人大多为联邦干部,基因等级至少在a等以上,却在眨眼间悄无声息死在了霍恩手里,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可想而知对面的青年究竟拥有多么可怕的实力:“我和朝灯已经结——”

    话音未落,他便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死死压在地上,双膝的髌骨瞬间炸裂为粉末,阿诺兰整个人不由自主跪了下来,巨大的耻辱感使得他双眼泛出血丝,霍恩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抬脚不轻不重踩上了他的肩膀:“三哥,你在说什么?”

    三皇子咬了咬牙,余光瞟到朝灯的脸,他和自己穿着同样款式的礼服,纯白的衣料与他蔷薇花似的皮肤相比硬是逊色不少,阿诺兰感觉自己的内脏正被一点点绞碎,这是绝对的等级压制才可到达的效果,霍恩的基因只有a等,能够做到如此地步,除非……

    “你…从开始就…隐瞒了自己的……等级…?”

    他咳着血,近乎失控般吼叫出声。

    “答对了。”

    青年冲他柔柔地笑了笑,阿诺兰左边的眼眶传来阵阵剧痛,一只海洋般深邃美丽的眼球与皮肉脱离,咕噜噜在地上滚了半圈。

    [……总统,我不行了,]朝灯呜呜呜呜:[腿软。]

    [不用怕,]即使见证了如此血腥残忍的一幕,系统声音依旧平澜无波:[这是轻佻创造的世界,任何人物都是他精神的凝聚,并非真实存在。]

    [……通俗易懂点?]

    [……你继续怕吧。]

    霍恩低头,苍白修长的手指缓慢插进了阿诺兰余下的眼球里,温热血液顺着他的指尖滴落,三皇子面色惨白,硬是强撑着没有叫出声。

    “这么对三哥好像不太好,死了也不甘心吧,”霍恩笑着说:“那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他顿了顿,唇角翘起的弧度越来越大:“我是破晓的成立者,sss级基因。”

    [统——!]

    [……?]

    [你的灯要毁了。]

    三s级!破晓的当之无愧的头儿!……是被我绿过的未婚夫。

    哦豁,这次要完。

    阿诺兰的神情终于开始动摇,他用那只破败不堪的独眼凝望霍恩,背上泛起冷汗,联想到强悍如禁忌的sss级基因背后可能隐藏的深意,心中顿时一片骇然,如果他的五弟是破晓的领导者,十年前,在霍恩刚满十四岁时,他就成立了宇宙第一的犯罪集团。

    简直……就是怪物。

    随着噼里啪啦的细微声响,阿诺兰腿上的皮肤从中间裂开,他在基因等级的绝对压制前毫无反抗之力,sss级基因的持有者足以单枪匹马抵挡整个帝国的正规军,血肉和神经纤维快速腐蚀,舌头在无法承受的剧痛下被咬破了大半,阿诺兰的骄傲不允许他呼痛,事到如今,破损的声带也令他也没法大声嘶吼。

    “既然明白了,就送你上路吧,”淡金发的青年脸上依旧挂着温温柔柔的笑容:“顺便一提,百合花教堂可不是什么结婚的好地方。”

    “你……”三皇子两只空洞的眼眶流出血泪,他的身躯在被霍恩扭曲的空间里削去皮肉,逐步褪为一具森森白骨:“…你毁了…安德森……”

    “我创造的东西,繁荣或毁灭自然随我。”

    淡金发的青年轻声陈述,他手指微动,剩余的骨架慢慢湮灭为粉尘。

    曾经被誉为帝国希望的三皇子,就这样轻轻松松死在了他的手里。

    那双清澈的碧绿瞳眸转了转,阳光刺进霍恩眼中,使其泛起静谧的水色光晕,朝灯见他看自己,差点稳不住表情,大脑里飞速闪过无数种念头。

    “霍恩……”男生软软的声音流淌过耳畔,见对方很有耐心地嗯了一声,朝灯稍微鼓起勇气道:“……你没必要那样。”

    “对敌人仁慈是对自己残忍,”霍恩淡淡道:“父皇和其他皇子都想让我死,如果不这样,我已经死过无数次了。”

    “可你那样做……”他抬头看了青年一眼,慌乱中带着惊恐的语气、左眼皮上若隐若现的泪痣,眉目、脖颈和唇,这个人所有的一切都一如既往勾魂夺魄:“是在恐吓我?”

    “你以为我会对你仁慈?”金发绿眸的青年甩掉手上的血,上前一步向他凑近:“你是我的敌人。”

    他将朝灯的手拉向自己心脏的位置,覆盖在胸口:“你让我痛苦,我的公主。”

    “……”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你依然不满足,”霍恩执起他的手,像个真正温柔的皇子那般落下浅浅的吻:“我不会再让着你了。”

    “……”

    咿,灯灯怕。

    “刚才看见你那一刻,真想直接弄死你。”

    绿眸晕出晦色,他听见霍恩冰凉的声音。

    原来如此!所以恨意值才嗖地上去了啊!

    ……不,救命。

    针刺般微弱的疼痛后,他的视线突然陷入了黑暗,朝灯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他望向四周,确定没有一点光源,才嗓音颤抖道:“……我看不见了。”

    霍恩垂眸,凝视他拉住自己小臂的五指,皮肤腻白如脂玉,黛青血管透出隐隐轮廓,只有这种时候,这个人才会流露出真正的弱态,他将他带进怀里,轻言细语:“你不需要眼睛。”

    “给你眼睛,你会去看其他人。”

    朝灯愣了愣,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对方说话的同时没办法发声了,他啊啊地干呼几声,换来青年极尽缠绵的吻,朝灯被掐住脖子,大半血液堵塞在那处,濒临死亡的眩晕和霍恩亲吻时所带来的快感让他险些喘不过气。

    “我不喜欢你和别人说话,”霍恩松开他嫩红的舌尖,吮吸掉朝灯唇角的口液:“你的声音那么美,都该是我的。”

    他的身体在霍恩的抚弄下酸软无力,从头到脚泛起情潮,他推开对方想往前跑,还没走出半步,整个人就因体内升腾的欲望软倒在教堂鲜红的丝绒毯上。

    失去视觉后,听觉便格外敏感,寂静的教堂里只有他高高低低的喘息,美人衣衫不整、色如桃花,一双乌墨般的眸子极度迷茫地看向前方,霍恩抓住他的脚踝,慢慢将人拖向自己,丝毫不顾朝灯的挣扎和呜咽,细腻又强势地占据了他的全部。

    “这只是开始,”金发绿眸的青年温情舔舐身下人的脸颊,对方透明的眼泪砸进柔软丝绒里,他轻柔抚摸朝灯颤抖不停的、白藕似的手臂:“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