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过……你要是撒谎,我一点一点玩死你。”

    数日后,安德森帝国爆出惊天丑闻,以大皇子、三皇子为首的正规军妄图将时任帝王推下宝座,勾结破晓围剿翡冷翠,三皇子阿诺兰长年在外出巡,打着保家卫国的名号与穷凶极恶的星盗们密谋诛杀海拉及其周围星系,大皇子则在朝内巩固势力,联邦被他们里应外合蚕食大半,辛亏五皇子识破诡计,及时赶回海拉清除逆党,拯救了处在危机边缘的国家,上任帝王在如此重功下即刻将王位传予五皇子,自己留在宫内颐养天年。

    “顶着霍恩·安德森这个名字的都是怪物,”高大男子感慨万千捅了捅小女孩的腰:“你说对吧,丽丽?白痴老大把事实扭曲成这个样子,硬是让全星际都相信了他的鬼话。”

    “历史只相信胜者,”女孩的重瞳微转:“老皇帝已经死了。”

    “哈!那现在颐养天年的是谁?”

    “是谁都可以,霍恩绝不会在行动后给自己留下后患,除了……”

    丽丽的大眼睛一眯,长长的金属色睫毛动了动,在他们的前方,悬浮在空中的玻璃建筑宛若仙境,鹅毛大雪降落在玻璃行宫的四周,宫内却一片春意盎然,依稀能看见象征安德森帝国的橙花迎风舒展,精致的刺绣绒毯从门口一路迤逦至深宫之中,宇宙各处的国家元首正错落有致地走下飞行器,跟随迎宾侍者步行迈入室内。

    那是新一任帝国统治者的婚礼举行处,年轻的王,霍恩·安德森,在历经亲人谋逆、显赫成皇后,依旧痴心不改选择同当初背叛他的恋人结为伴侣,翡冷翠无数少男少女为此心碎,全星际的媒体都在歌颂新王的伟大功绩,同时痛斥皇后的水性杨花——

    “像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和陛下在一起啦,”直播间内,音色娇嫩的少女气嘟嘟地挥了挥拳头:“真恨不得他和阿诺兰一起消失,脚踏两条船、妄图毁灭安德森,居然还想当陛下的新娘,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没错,”镜头切换到主持新闻的御姐身上,朝灯听着女主持柔中带媚的成熟嗓音,无可奈何叹了口气:“全星际九成以上的公民都反对陛下同他的准新娘结合,大多数人认为即使对方拥有美丽的外表,基因等级不算差,陛下也不应与品行不正的人结婚,况且无论是以美貌著称的第五星皇女阿加莎,还是拥有超高人气的天后凯特琳娜,她们都表示在陛下还是皇子时便倾心已久,遗憾的是,陛下直到现在仍没改变他的想法……”

    品行不正、水性杨花、做人超过分到几乎全星际都看不下去……都这么自黑了,霍恩对他的恨意仍旧死死卡在四点五颗星,弄得他现在完全不能强行洗白,必须不断用各种不可言喻的手段把最后的恨意值补上。

    想想就让人生不如死。

    朝灯关了透明屏,有谁悄无声息出现在房间将他拥入怀里,感觉那个人的手肆无忌惮抚摸自己的每一处,他的呼吸急促起来,身子也软得步不行,直到作恶的手停留在早已潮湿的臀缝。

    “我爱你。”

    霍恩带着笑意的优雅嗓音钻入耳膜,朝灯根本没法说话,那道专注又迷恋的目光太强烈,他不自在地偏过头,青年执起他的脚,慢慢舔上粉雕玉琢的脚背,他闷哼一声,脚趾因快感紧紧蜷缩,朝灯腰肢无力地跪趴在镜台前,在无尽黑暗中感受对方的逗弄和爱抚。

    “等婚礼结束,我就把声音和视觉还给你,”淡金发的青年与他额头相抵:“答应我,乖乖的好不好?”

    “……好。”

    个头呜呜呜呜。

    敢不敢再恨我一点,妈的。

    “去换衣服,”房间里传来微不可查的脚步,单靠听的应该有四个人,霍恩揉了揉他的头:“然后我们就结婚。”

    他跟随侍者们到达了更衣室,因为看不见,霍恩又不允许其他人帮他换最里层的打底衫,朝灯一个人慢悠悠地折腾了许久才穿好。

    现在老子也是晾过全星际的人了,甭管愿不愿意,所有人必须等着,嘻嘻嘻哈哈哈嘿嘿嘿。

    虽然这套衣服似乎略微非主流……

    按铃后,侍者们进来为他穿戴剩下的服饰,穿着穿着,忽然察觉到不对的朝灯想一把扯掉身上繁美的裙装,前来侍奉的管事用空间制住他的动作,欠身颔首道:“陛下说,希望您听话。”

    “……”

    我!干!死!他!啊!

    管事看着大半个身子裹在婚纱内的美人一言不发,即使自己打从心底轻视这位风评糟糕得一塌糊涂的皇后,在看见本人的一瞬间,那些负面情绪全部变成了难以抑制的喜爱,侍者们同样如此,陛下不允许他们触摸对方的一点一滴,这些人便小心翼翼运用空间替他更衣。

    尽管对方脸色很差,最终还是沉默地穿上了婚裙,长长的裙摆拖逦在地,洁白的头纱下,安德森的皇后美得让人连呼吸都不禁停止。

    “请…请走这边,”管事低着头,不敢再去注视那种极具毁灭性的美:“陛下在前面等您,一直向前直走,您会走到他的身旁。”

    噢。

    我!干!死!他!啊!

    朝灯点了点头,翻滚着细小波浪的裙摆阻碍了他的动作,他抬手将白蕾丝拉起,裸露在外的手指皮肤柔润如玉,坐在玻璃教廷里的来宾们情不自禁将目光投向那双腻白的手,然后是裙摆下不着一物的脚,玫瑰花苞似的趾甲随着他前进的动作无比明晰,那个人全身上下都细腻得像美瓷,还未及肩的黑发堪堪垂落,任谁都能看出那是名个子高瘦的男孩,他头上的花冠与白纱重叠在一起,伴随自然掉落的花瓣倾泻而下,最令人沉醉的是花冠下他的脸,虽然没什么表情,却秾丽得堪称鬼艳。

    先前有无数人猜测那位名不见经传的皇后有何等媚骨,能将陛下死死吊在自己身边,朝灯不断听见系统爱意值爆满的提示,他挑了挑眉,顺着直道一路往前行。

    脚下毫无征兆出现障碍,他双目不能视物,险些摔到,朝灯顺势落入熟悉的怀抱里,青年优雅的嗓音真心实意地轻叹:“你真美。”

    你真棒。

    ……完全不能平静,找个机会刷爆他,刷完就跑。

    全星际看着他们的王将自己的恋人抱起,一步步走向了橙花装饰的礼台,神父高声为这对新人致辞,霍恩挥了挥手,示意他直接进行下一步。

    “我不想等了。”

    他温柔地凝视着怀中的美人,各含深意的目光从四面八方传来,他知道这个人拥有多么诡异的吸引力,他能让原本厌恶新皇后的星际人在瞬间爱得他死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