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活来,但是没关系,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属于自己,他会当着整个宇宙的面,在对方身上打下终生不能拜托的烙印。

    他的烙印。

    “那么,请您与您的伴侣结缔空间契约。”

    神父低眉道。

    [统哥哥~]朝灯看着霍恩闭上眼:[那是啥?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几百年前霍恩·安德森因过度思念情人抑郁而死,为了避免再发生这样的惨剧,安德森皇室制定了皇族专有的空间契约。]

    “我们将共享彼此的生命,”淡金发的青年身着华贵繁复的正装,金属的扣饰细细缝缀在他的衣襟上,带有暗色绣纹的纯黑礼服与他旁边身着无垢婚纱的美人形成了极尽强烈的落差:“空间融合后,平时能感应到对方的位置,如果力量足够强大,可以在瞬秒移至对方身边。”

    “……”

    也就是说,想刷完就跑不可能了。

    “这个契约在设计之初便是为了延续皇室的优异血脉,所以……”霍恩轻笑:“空间力较强的占主导,完全压制另一方。”

    “……”

    还是那句话,我,干,死,你,啊。

    “别担心,你的生命就是我的生命,你死了我也不能独活……你知道吗,”他抚开纯白的头纱,对上那双灵性与魔力交织的墨色瞳眸:“我好想让你同时置身天堂和地狱,让你丢掉自尊,忘记伦理和道德,你太自由了,我抓不住你……我怕我又毁了你。”

    乌墨似的瞳孔猛地收缩,他感觉自己脑海里奔涌起铺天盖地的力量,朝灯强忍着不适,有人轻轻抚摸他的脊背,难耐过后,他的精神被拽入了更开阔的天地。

    黑色的、彩色的,古老的王座镶金嵌银,一望无际的尸海连绵至苍穹尽头,战场上的热血已然化为凉烟,年轻的王用金币堆积出世上最恐怖的囚牢,在他的宫殿深处,目光空茫的美人十指戴满宝石,日日夜夜在他身下承欢。

    那个人的脸……和自己一模一样。

    眼前倏忽刺进亮光,声带也变得正常,朝灯张了张口,第一次真正对自己的攻略目标感到恐惧,他后退一步,却因为刚刚结缔的契约被迫停留在原地。

    “你到底……是谁?”

    “我一直在等你。”

    青年唇角微勾,温柔得像是世上最好的情人,近乎能使人全然忘却他才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

    [检测到新的时空节点,准备跳跃。]

    [……??]反应过来系统的意思,黑眸的男生脸色一变:[事先提示都没有,总统你太不专业了吧?!]

    [跳还是不跳?]

    时空节点是跨移的关键,上一次跳跃还是在攻略完冷漠之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完成任务就出现了时空节点,但系统既然提出跨移,肯定有值得一去的原因。

    [跳跳跳,老子快被霍恩恩玩死了。]

    [三,二,一——]

    “朝灯!!!”

    他一把推开青年,毫不犹豫跳入突然出现的空间裂痕里,即使调动了全身力量也没办法阻碍裂痕闭合,那里不容置疑的压制感宛如神域,霍恩的十指在他过度释放空间下浸出鲜血,青年眼睁睁看着裂缝消失不见,他低下眼帘,先前温和柔软的神色消失殆尽。

    “你又骗我…”少数人听见他们的王小声自言自语,声音里蕴含着模糊的情绪:“这是第几次?……”

    即使夺去他的声音和眼睛,也远远不够。

    只要有脚就会逃跑,只要有手就能违逆自己,一旦那颗美丽却塞满虚情假意的心还在跳跃,他就会一二再、再而三地离开。

    【你永远、永远留不住他。】

    霍恩捂住眼睛,察觉到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他舔了舔唇,压着嗓子笑起来,碧绿的眸子似承载了翡冷翠所有的光晕,他的笑声越来越大,直到不安的人们小心翼翼上前劝阻,霍恩才摆了摆手停下来。

    在他脚下,几片用以编造花冠的橙花散落在风中。

    跨移空间一如既往地令人难受,经过短时间的头晕目眩,朝灯勉强稳落在地上,刺鼻的血腥味从四面八方涌来,他环顾周围,看见了无数倒地的尸体,垃圾和机械残骸深埋于泥土,军徽掉落在死人身侧,从未见过的标志和星旗让朝灯眯了眯眼,他刚刚抬脚,就听见系统的提示。

    [有情绪碎片。]

    啥?

    不远处,淡金发丝的少年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他从头到脚都沾满血迹,右手因紧握着锋利的刀片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痕,即使他看起来随时都会死去,一双翠绿的的眸子却闪着狼一样的幽芒。

    [是轻佻。]

    破晓的日光在他背后升起,少年看着朝灯,目光中掠过一丝迷惑,随即便是强烈的警惕和杀意,朝灯见他似乎真的打算攻过来,灿若桃花的眸子微微弯起,绽开了他们见面以来第一个笑容。

    “嗨?”

    “……”

    “虽然这样说很没有可信度,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黛色微翘的睫毛浓长如鸦羽,豔丽面容在初生旭日照耀下娇艳欲滴,纯白的裙摆被风吹出细小波纹,他看上去干净、高贵、纯洁,与少年近十六年的人生格格不入:“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隔了许久,少年动了动唇,在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姓名前,他便全身脱力,那双碧色的眸子也同样无力地阖上。

    [总统,这里是几百年前?]

    朝灯揽着奄奄一息的少年,若有所思道。

    [嗯。]

    [这个……是霍恩吧?]

    当然只可能是那个混蛋。

    不过混蛋还小,灯灯该怎么做呢……嘻嘻嘻嘻。

    温暖的阳光映入室内,见少年醒来,朝灯从小屋里探出头,语气轻松地打了个招呼。

    “醒啦~”

    “……”

    “时间刚刚好,”那个人冲他笑笑,艳丽的眉目在晨光下晕成温柔一片:“我在煮方便食品。”

    虽然煮个方便面这么隆重简直傻白甜,但是……看小鬼惊异的神色,这招好像超有用耶。

    等少年吃完早餐,朝灯瞟了眼空空荡荡的餐盘,大致了解对方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后,立即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喂他,喂死他。

    刷他,刷爆他。

    [只要搞定他的恨意值和爱意值,就能回去了?]

    得到系统肯定的答复,朝灯唇角生花,软软的笑声撩得少年耳朵尖发痒。

    “你吃慢点呀,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