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清理,朝灯慢吞吞地爬起来,他的双脚一左一右系了两只小小的铃铛,如果说在被囚禁前还不能完全猜透霍恩的想法,那现在,他可以肯定之所以系铃铛,是因为在庞大得近乎无边无际的金币海洋里,想要找到他,靠铃铛清脆的声响显然比其他方式更有情调。

    绑住他的锁链已被取走,十指的宝石戒指、头上半液态金属铸就的花冠、脚上宣告所属的铃铛他却不敢自己摘下,先前他故意丢了花冠,被霍恩压在金币堆里弄得差点儿崩溃,想起那些折磨人的手段……莫名其妙有点回味无穷。

    [你……]

    [汪,]朝灯随手抓了个金币抛着玩:[真的不是我想消极怠工,话都说到那份儿上了,我也——]

    [还有十天。]

    [……哇擦?]朝灯手一滑丢了金币:[几百年前只有十天,还是几百年前和几百年后加起来只有十天?]

    [加起来,攻略轻佻的时间。]

    好想打一架哦。

    朝灯思索片刻:[几百年前和几百年后的时间流速一样吗?]

    [不一样,]系统似乎进行了计算:[这边的一年大概是那边的一天。]

    [明白~]

    看来又要突破自我了。

    凛冽冬风吹拂过翡冷翠的房顶,飘扬雪花仿若永无止境,长青树树盖上白绿交错,全身上下只穿了单薄衣衫的美人踉踉跄跄往屋顶爬,他看起来惊慌失措,手上也满是划痕,空间的力量使得他能在极短时间到达皇宫的至高处,在他身后渐渐聚集了大量佩有安德森标识的正规军,朝灯停下脚,远远能瞥见领头的淡金发青年难看得仿若结冰的脸色。

    几百万敌军的战场也未能使他慌乱至此,年轻的王面朝宫墙,他没想到即使被囚死在巨大的地下宝库、空间力量封锁了一大半,这个人也能拖着满身伤口走到那里,乌发乌眸的美人站在穹顶之上,安德森的皇宫悬浮在翡冷翠正中央,距地面有几百米,只差一步,对方便会跌入万丈深渊。

    “别过来,”朝灯声音很轻,却无比清晰:“再往前走一步,你就能用空间接住我……滚开,霍恩,别逼我恨你。”

    碧眸的王收回脚,面色阴沉得可怕。

    为什么不把他的手脚都挑断?他早就该剥夺掉他的眼睛,让他看不见逃跑的路,毁掉他的声音,让他再也没办法说出令自己心痛至极的话来。

    “别站在那儿,”那个坐拥整个宇宙的年轻人近乎乞求地放低姿态:“我不关着你了,你想走我就让你走……”

    “骗谁啊?”

    美人冷冰冰地同他对视,这副绝情的模样,偏偏因艳丽鬼魅的长相动人至极,在场的大半士兵都被夺去了神智,霍恩强压下快要爆发的不悦和占有欲,柔声劝抚道:“真的,我不骗你,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下来后我保证不碰你。”

    他顿了顿,眸底似有流水划过,温柔一塌糊涂,一如多年前满心满意依赖他的少年。

    “我爱你,我可以不拥有你,但我不能让你死在我之前,”他说着,举起双手后退几步,平静又真切地同他对视:“你或许永远不会知道,遇见你的那天,对我来说如同黑暗后的破晓,在那以前我过着一无所有的生活,是你把属于正常人的东西带给了我……你是我的破晓,别再让我回到黑暗了,拜托你……我会放你走。”

    乌眸的美人皱了皱眉,他似乎考虑了一会儿,就在所有人以为他有所转意时,那张秾丽的脸上勾出浅浅的、天真又残忍的笑意。

    “拜托人的时候是不是该跪下来?”

    霍恩微怔,他身后的军队听见这话不由自主脸色一变,这个人是全宇宙最伟大的王者,没有人不歌颂他的每一项功绩,孩子们将他作为人生导向,老一辈将士把新王视为联邦未来,而那个站在高高穹顶上的美人,任性无比地要求他们的王当众下跪。

    “好,”霍恩垂眸,脸色不变跪在了雪地里,刺骨的寒冷一瞬间侵袭而入,他扬起脸,精致的面容在暴风雪中模糊:“朝灯乖,下来好不好?”

    “跪了也没用哦。”

    他冲他的方向挥了挥手,像是漫不经心般微微翘起唇,再低头时,耀眼得宛同罪恶的美人动作利落地跳下了安德森的皇宫。

    “朝灯…朝灯——!!”

    [恨意值五颗星。]

    [准备时间跨越。]

    [收到~]朝灯将四肢舒展,懒懒散散挑了挑眉:[我好像知道怎么刷几百年后的星星了。]

    [怎么刷?]

    [马上你就知道啦,]他眯着眼,看向自己刚才跃下的精美穹顶逐渐化为视野里小小的点:[把我传到霍恩的位置,还有多少时间?]

    [十五分钟。]

    [赌一把。]

    剧烈的眩晕似海潮般无边无际,周围延绵至天际线的橙花随风传来清浅香味,他揉了揉太阳穴,迎面青年复杂异常的神色映入眼中,朝灯估计了一下时间,抬步慢慢向前走。

    “你在看花吗?”

    他对着青年拉过花枝,如百年前拒绝对方递来的皇冠时那样,笑嘻嘻地直直望进绿眸深处。

    “……”

    霍恩面色微动,他轻轻张口,欲言又止地凝望朝灯。

    “应该早一点告诉你的,”那只白腻的手放开花枝,水墨般静谧的眉眼间满是柔软笑意:“就算我喜欢金子,也不想被关在金子堆里啊。”

    “你……”

    “小霍恩,”他看着青年变幻莫测的脸色,心下对自己的判断更确定了三分:“破晓会有这个名字,是因为在它成立最初,仅仅为了寻找一个人,对不对?……你找到他了吗?”

    强悍到近乎恐怖的空间使橙花全部脱离了枝头,白色花瓣汇集为满天盖地的花雨,空荡的绿色的枝蔓融成一片,朝灯看着对面濒临失控的青年,想起婚礼上那句毫无缘由的话,终于明白了背后的深意。

    【我一直在等你。】

    他等了他几百年,从抑郁而死的王重活为不受喜爱的皇子,他是他的破晓,至他十四岁那年恢复记忆和力量起,这个人就在拼尽全力找寻他的下落,其间流淌过多少次破灭的希望、钻心刺骨的苦惑与午夜梦回间亲历爱人死亡的猩红风暴,早已掩埋于荒芜的星空之下,成为无人所晓的浮光掠影。

    “几百年前,丽丽最后一次帮我看未来时,她说,”碧眸的青年惨笑:“你会回来。”

    [爱意值五颗星。]

    “你回来了,又走了。”

    [恨意值五颗星。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