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叫我赌神。]

    [赌神,]系统公事公办:[准备跳跃时空,剩余二十秒。]

    “小霍恩,”乌眸的美人忽然抬头:“金属做的花冠,弄得我很疼,下次再见时如果换一个——”

    “我就陪着你。”

    他的身影逐步消散,甜得能拉出丝来的尾音拖出雾霭般白蒙的色彩,大量的橙花在空气流中浮游,极速奔驰至时间海洋彼端,盛大落日行过安德小镇的篝火,民谣与情歌编织成群山里瘫软的河流,在所有的记忆之上,翡冷翠是宇宙万物永恒的中心,深深根植在英雄义盖云天的梦里。

    【上帝赐予我智慧、青春、耻辱和恶斗,我将以我的光荣报效联邦。】

    【我的名字任人践踏。】

    绿眸的少年浑身浴血,朝他走来时,就像匹桀骜不驯的孤狼。

    【我的国家醉生梦死。】

    在那颗默默无闻的星球上,奄奄一息的少年握住了他的手,血气在胸腔中翻滚,尸海蔓延至天地末端。

    【我的心脏住满魔鬼。】

    那是……顶天立地的勇士才配拥有的心脏。

    【我一路狂奔,直到世界在脚下燃尽。】

    霍恩·安德森毋庸置疑为最了不起的传奇,后世看大宇宙的历史洪流,两位同名同姓的统治者将他的家族推上权势颠覆,却终生未续,令显赫一时的安德森于百年后无声落没。

    【我在星期一死去,又在星期五重活。

    我生而,在泥泞中成王。】

    第二卷:冷酷仙境

    第22章 国色天香1

    栖霞大会。

    身着各家道服的年轻修士聚拢在秘境入口下,人群中偶尔闪现的灵芒与宝具如璀璨流火,每十年一度的仙缘历练,由各大门派共同主持,因栖霞秘境内秘宝无数,出现之处又飘忽不定,尽管众人虎视眈眈,一家却难以独占,索性联手将其用以历练内门弟子的能力与心智,其中秘宝仙法,参与历练而有缘者得之。

    云雾缭绕的幽绿入口渐渐开启,伴随修士们小声的惊叹与低论,巨大灵压铺天盖地涌来,临近时由各大门派的长老将其压制入法器中,传音术令玉钟撞击的清脆声响尤为清冽明晰,三声桴鼓鸣,象征着为期十五日的栖霞大会正式开始。

    造型各异的飞行法宝与飞剑迅速聚往入口,衣衫翩跹之间,大半修士已没了踪影,万灵宗的大弟子向携他来的长老恭敬致意后,步履从容地飞向秘境内。

    “萧翎年纪轻轻便能有金丹后期的修为,实在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说话的长老面目慈善,语气也为实打实的惜才之意,他朝另一名长老含笑道:“如此后生,万灵宗日后可是有福了。”

    “哪里,哪里,”那位长老也笑道:“还只是个毛头孩子,不过有点天赋罢了,但他性子踏实沉稳,再适合逐仙不过,算是可塑,况且有那位大人在,你们夜悬宫才是天赐的福分……”

    提及修真界第一大门派夜悬,又有几位长老加入了谈话,低语交流间,没人发现被他们赞扬的年轻修士俊逸出尘面庞上一闪而过的晦暗,目光不觉透露的反常狂热令他与先前彬彬有礼的模样判若两人,萧翎身着月白长衫的身影消失在密境深处。

    “你说,这个秘境可以认主?”

    说话人长长的黑发如蜿蜒在深蓝衣衫上的河流,同他对视的年轻修士痴迷地注视着对方眉眼间细小的情绪变化。

    “千真万确,”萧翎道,旋即再也按耐不住欲望,小心翼翼地捧起一缕青丝,见那个人没有反映,才满脸喜色地伸出舌头舔上他的发尾:“栖霞本就是个无主秘境,因为法宝与灵植众多,哪个门派都不敢冠冕堂皇将它占有……”观察着他的神色,萧翎续言:“我知道它的穴眼在何处,若你想要,它自然便是你的。”

    “舔够了吗?”

    那个人避开话题,懒洋洋地抛出一句。

    知道他是不悦了,萧翎不舍地放下手中滑凉的青丝,丝毫没有半分万灵宗首席弟子的风范,俊逸面庞上显出最下流的渴望。

    不够,怎么都不够。

    仿若七魂六魄都被钓了干净,黑暗中,万灵宗的大弟子望着那人隐约露出的、一小截白玉似的手腕,只觉得对方浑身上下无一处不令他心悦,师傅没能发现他的异样,朝夕相处的小师弟却说他结了修道之人最为忌讳的心魔,如此以来,必会自得堕落、难登仙途。

    即使如此,又如何呢。

    舌尖卷过那人的名字,萧翎半跪在地,他对投来的目光报以微笑,夜色在栖霞秘境内缓步上行,距离这次大会结束,还余五日。

    秘境外驻阵的长老面色微变,在他手中,金钩状的法器隐隐作响,他旁边长老用以压制秘境的琉璃盏直接从正中裂为两半,原本云蒸霞蔚的入口浸出一缕缕暗色,衣衫凌乱的修士们狼狈不堪夺路而出,万灵宗的女弟子一头奔向直系长老,话语惊慌无比。

    “大师兄…大师兄他……!”

    “怎么?”

    见往日娇怯的女弟子这般举动,万灵宗长老不觉皱眉。

    “大师兄他让秘境认主了!”长老神情微妙,女弟子赶紧补充:“认的不是他,是其他人!”

    “……你说什么?”

    从栖霞秘境内源源不断涌出灰头土脸的修士,部分人身上带着血流不止的伤口,被门派遣及驻阵的老修士们面色极为难看,那位女弟子的话大家都听见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抢夺本该共享的资源,这万灵宗的萧翎,可谓一举得罪了全天下的大门派。

    栖霞的入口渐渐合拢,寂静场地内传来人说话的声音,那嗓子十分清越,明显是少年人才有的、甜丝丝的音色,鬼使神差勾人得紧,走在前面如芝兰玉树般的俊美修士一身月白绣浅金纹道袍,是万灵宗特有的样式,他面对自家长老的满含怒意的责问毫无反应,只是一再护着身后的人,直到那人推了推他迈步至萧翎前方,众人才意识到,正是这个人占有了栖霞秘境。

    走出来的人个子高瘦,皮肤白得似用冰雪砌成,他没有束发,长长的黑色发丝如流淌于深蓝外衣上的河水,本是再简洁不过的衣衫,穿在他身上却将人衬得豔丽无比,那种毁灭性的美貌近乎令在场的老辈修士们恐惧,秀长睫羽扑朔,罪恶凝成的美人唇角微翘。

    “我抢了你们的东西,”他顿了顿:“我叫朝灯。”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旁边的萧翎面色难看地动了动唇,听见入耳传音后,美人侧头瞟了他一眼,终是听了他的话,退到了萧翎身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