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

    “逆徒!”万灵宗的大长老高声呵斥:“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徒儿十分明白,”萧翎神色自若:“不过是损害大家的利益罢了。”

    “你!——”长老怒火中烧,平日沉静懂事的弟子变为这幅样子,他的目光不觉移至旁边勾魂的美人,以灵力细细探查,发现此人修的并非正道,体内灵能的运作也与几大派系毫无相似之处,心下更添怒意:“妖道!你对我万灵宗首席弟子行卑鄙之事,所欲何?”

    “他好看啊~”一头乌发的美人嘻嘻笑笑:“他还会送我礼物。”

    话语一落,萧翎眼底的欣喜再也掩饰不住,长老难以抑制的愤怒对他如同虚设,平地惊雷自远天降落,万灵宗的大弟子脸色一变,没想到被逼急的长老直接使用了七分实力,只得拼尽全力以周身法宝助阵对抗,一阵剧烈的狂风后,两者原本站立的地方再无人影。

    “逆徒……”

    万灵宗长老咬牙切齿,痛失大弟子的悲愤与当着整个修真界被人扫得面上无光的耻辱令他双目血红,旁边的女弟子战战兢兢不敢上前,心思却忍不住跑到刚才惊鸿一瞥的美人身上,皮肤雪白,面色如桃花,这样一个美得令人窒息的魔修,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共同驻阵的几位长老纷纷出言安慰气急败坏的同僚,先前夸赞萧翎的长老忧心忡忡注视着二人离去的方向,那个魔修的美毫不正气疏朗,全身上下透出诱人堕落的不详气息,这般祸国殃民的恶徒,若不加以控制,绝无疑问会把整个修真界搅得天翻地覆。

    自水纹陵以南,便是八大门派之一的宿雪所处之处,与其他门派不同,宿雪阁多出实力强悍、性格冰清的女修,其下弟子全为貌美非凡的女修士,有修真界第一美人之称的璇玑仙子鱼恋薇为现任宿雪阁之主,璇玑仙子的美貌世人皆知,但与此相配的则是鱼恋薇淡薄绝情的性格,向她吐露心意的异性或同性无一例外被干脆拒绝,个别行为越逾的修士甚至被打至重伤,鱼恋薇深居在水纹陵,唯有重大事件发生时才会同其余门派掌门携手抗敌。

    宿雪阁内往来人流不断,身着各家制服的修士三三两两而聚,谈笑风生间,璇玑仙子的寿诞是被提及最多的字眼,一般人想要一睹第一美人的真容,基本也只有这种特殊的日子才能远远窥得一二,各大门派送完寿礼后,由六名妙龄少女簇拥的宿雪阁阁主款款而来,走在她们中央的女子一袭淡色纱衣,眉目如妩媚青山般绝美曼丽,女子身姿绰约,层叠的轻薄纱装下浮凸有致的身段像是盛开莲花,在场人无不以倾慕的视线追逐她的身影。

    修真界第一美人,果真是名不虚传,只此一眼,不知多少人要倾心于这位花容月貌的女修。

    鱼恋薇令六名妙龄少女退至两侧,她颔首后向各大门派的祝寿者一一表达谢意,略显冷淡的语气也因她柔软的嗓音而格外动人,待谢辞结束后,她忽然微微一笑,那笑容真如拨云见日般娇媚动人,大多数修士都呆呆看着她的笑容,直到那张饱满的红唇吐出令人极度讶异至极的话来。

    “我找到了想要相伴一生的道侣,”她说着,眼波流转间温柔无限:“无论是什么人,今后请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我不希望他和我有任何隔阂。”

    她回头,潋着盈盈水色的眸子极尽专注地望向漫步走来的年轻修士,待看清那个人的脸,在场的几位年长修士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不顾众人的反应,她步履轻快地走向那人,乌墨般的瞳眸轻抬,美得宛如罪恶的男修若有若无勾了勾唇。

    “孽障!”万灵宗的大长老率先出口:“你毁我弟子前途,夺栖霞秘境,而今又搭上璇玑仙子,还有没有把我修真界放在眼里?”气极的大长老侧头朝鱼恋薇道:“仙子有所不知!您所言的道侣是罪大恶极之人,他以卑劣的手段欺惑我万灵宗首席弟子,利用他得到栖霞秘境后便将人抛下,萧儿渡不了自身心魔,已…已于一个月前被我们找到后含恨自尽了……这等恶人,仙子您可——”

    小小的冰花绽放在大长老的喉口,他的舌头被牢牢冻住,咳出的血还没四溅便成了冰渣,大长老神色痛苦地捂住脖子,这是璇玑仙子罕有的单系冰灵根所致,来不及赞叹那名美貌女子所有的庞大灵力与深厚修为,万灵宗掌门的眉头深深蹙起。

    “璇玑,你这是为何?”

    “他侮辱我的道侣,”鱼恋薇冷冷的语调使她看上去像座不近人情的绝美冰雕,勉强站立的大长老全身经脉挨个结冰炸裂,哀嚎一声栽倒在地,鱼恋薇骄矜地淡漠道:“朝灯不喜欢杀生,我不要这人的命,废他大半修为便是。”

    “听起来很疼啊。”

    黑发垂落的年轻修士饶有兴趣看向不断惨叫的大长老,鬼艳的脸上透出极为纯粹的天真,他还是没有束发,同身量高挑的第一美人站在一起也毫不逊色,更准确地说,那名魔修就像娇艳欲滴的初升旭日,名誉天下的璇玑仙子在他那种极具毁灭性的美感前只得沦为陪衬。

    “他该死。”

    “恋薇,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他像是不好意思那般笑笑:“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这样下去,大家似乎都会讨厌我。”

    貌美非凡的女修在他的注目下红了脸,察觉到不少人都在偷偷窥视她的道侣,鱼恋薇的目光冷了下来,对着心上人所言的话却情意绵绵。

    “无碍,我永远心悦你,”她说着,牵上了那人的手,入手细腻的触感令她喜欢得要命,同时也更坚定了她把人养在宿雪深处、不让对方乱出门害人的决心:“我们先离开这儿?”

    “孽障——!孽障!”万灵宗的大长老在同僚帮助下取掉冰花,声音嘶哑的怒吼于传音术作用后格外摄人:“你为萧儿纳命来!为我弟子血债血偿!”

    朝灯敛了敛眉,旁边的鱼恋薇清雅绝伦的脸上难得浮现怒意,她猛地回头,抬手间冰刃扯出了大长老的内丹,毫不犹豫将其撕裂,旁人的惊呼和咒骂连绵不觉,他答谢似地牵起鱼恋薇的手,任由对方喜悦异常地将他拉往宿雪内境,耳畔传来系统五星好感度的提示,朝灯垂下眸。

    因为护着他的行为太过明目张胆,宿雪与万灵宗的关系变得十分紧张,碍于两家都是修真界的大门派,鱼恋薇虽为女子,却是实打实的化形修士,一时之间各方势力都暗自观察事件进展,直到宿雪阁传出惊为天人的噩耗。

    鱼恋薇疯了。

    本该同她订婚的魔修不知所踪,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对方的半点消息,加上前些日子二人起了摩擦,鱼恋薇理所当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