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骇人消息,七宝楼游离于八大门派之外,却又与它们息息相关,同因武力强悍而高于八门派的夜悬不同,七宝楼仅凭精湛高超的炼器技术独霸修真界,当代的神兵利器大都出自其炼器师之手,这次主阁被焚,其中损伤的稀罕秘宝、炼器师、炼器秘法自会影响大半修士的利益。

    事情的起源与而今排至第一的魔修联系紧密,年轻一辈里最有天赋的炼器师为妖人所惑,听从谗言一把纵火烧掉了七宝楼核心,派去围剿那魔修的队伍又常常自乱阵脚,被逼无奈的八大门派联和传讯至夜悬宫,请求将恶人绳之以法,前来送讯的使者队恭敬等候在灯火辉煌的宫门前,泛着阴寒的薄雾与险山奇石构成令人心悸的画面,外人向来只准步入一宫和二宫,多年盘踞龙头位置的夜悬内究竟有怎样的机关巧阵、两宫之后是何种光景,如巍峨高山顶般捉摸不定。

    银蓝服饰的修士一人行至恭候多时的队伍前,他欠身致意后,沉下嗓音道。

    “宫主说了,三日内会将那魔修擒下,还请各位道友放心。”

    传讯领使面上划过一抹显而易见的喜色:“承蒙宫主大恩,吾等感激不尽。”

    “不必多礼。”夜悬宫的修士扶住想要敬大礼的领使,安慰道:“请宽心,夜悬必会给遭祸害的道友们一个交代。”

    领使听罢,一再地点头致谢,缥缈的桃花簇拥在众人透顶,长明灯经久不衰的黄火于风中摇曳。

    [还是查不到星星吗?]

    [没有变化。]

    朝灯苦恼地抓了抓头发:[好奇怪,都昭告天下要来抓我,难道就一点儿不讨厌我?]

    [被抓了就知道了。]

    [……说到这个,]朝灯有些郁闷:[老子一定要被抓吗,敢不敢有点信心。]

    [不太敢。]

    [……分手吧。]

    朝灯吐掉口里的甜草站起身,柔顺青丝伴随他的动作垂至白玉般的侧颜旁,即使穿着仙风道骨的青衣,也抹不掉深植在骨子里的艳色,远方苍茫天穹传来灵能波动,朝灯神色微变,两三步退至密林里。

    十位银蓝道服的修士自四面包围了他所处的密林,金光大盛,结阵的吟咏持续不绝,巨大的火球轰向最西侧的修士,即使他在关键时刻祭出本命法器护体,也无法与那种霸道邪恶的力量抗衡,阵法已破,其余九人当机立决祭出法器攻向密林中心,遮云蔽日的巨木应声而倒,两手各持沸灼火球的魔修对着他们勾出鬼魅般的笑容。

    灼热白烟一路逼至九人脚下,那人双手高举,冲天的火色瞬间焚毁了远古密林,来不及撤退的修士险些被烧为人干,一片耀色中,跟火焰交相辉映的美人轻轻落在地面。

    这些人的实力大多处在金丹期,朝灯不由自主皱了皱眉,会出现这种情况……夜悬宫拿自己练手玩儿?

    玩吧玩吧,依你们。

    他干脆也不躲躲藏藏,大摇大摆往大路上走,中途遇见的银蓝装束修士实力越来越强,在他不得不动用系统赋予的能力让那些人自相残杀勉强脱身时,系统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有情绪碎片。]

    朝灯抬眸,不知何时,跟在他身后的修士已全然不见,不远处的小崖上站着一名身量高挑的黑衣男子,他正微微垂头同自己对视,那人的睫羽与披散在背后的长长发丝都是奇异的银灰色,铅色瞳孔与眉宇似晕开的淡墨,他丝毫没有收敛气势的意思,属于上位者的压迫感令朝灯几乎要站不住。

    妈的,这还打个鬼。

    银发的男子向他走近,先前被他的力量所摄,朝灯这才发现对方生得极为好看,同自己那种不端庄的长相不同,这人好看得就像皎皎明月,整张脸完美无缺,一寸一寸都似经过量算,眸底也一片清明,既包罗万象,又若世间万物无法过眼。

    他周围的温度极速下降,草木凝上淡淡的白霜,眼看男子抬手,朝灯放弃那般摸了摸鼻子,自己熄掉了跳跃的黑焰。

    “你来抓我吗?”

    那人瞥了他一眼,下一个瞬间,朝灯只感觉灵识忽然堵塞,全身的力量无法调动,他双腿一软,整个人跪在了地上,冷汗从他脊背上滑落,男子撩开他的额发,轻巧地点了点他的额头,倒在地上的美人浑身一颤,痛苦得连呼吸都不敢发出,他小小呜咽一声,伸手抓住了男子的手臂。

    “宫主,这魔修竟敢——!”

    一直在旁等待的夜悬宫众人飞速掠下,见那只白腻的手还搭在男子的衣袖上,不觉气急。

    “云夕,”被称为宫主的人开口说话,果真声音也如传闻中那般温润动听:“无碍,他只是太疼了。”

    “宫主,你何必心善至此!”云夕焦急道:“这魔修十恶不赦,你可别离他这么近,当心中什么卑鄙的妖术。”

    夜悬宫的宫主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抽开了手,他的目光掠过那人桃花般的容颜,云雾似的黑发垂坠在因冷汗而紧贴的背部衣衫上,白得胜雪的肌肤在刚才挣扎时划上了浅痕,那人睁着一双盈满泪水的乌瞳,哀哀地看着自己。

    银蓝衣着的修士们沉默地为魔修戴上乌金枷锁,黑衣男子眼睑半阖,抬步头也不回地抽身离去。

    果然……很麻烦啊。

    体内的疼痛在那人转身时消失殆尽,来不及思考这意味着什么,识海被封印的不适令他仿若置身混沌之中,朝灯慢慢闭上眼。

    被囚在不见天日的牢房里不知已有几日,朝灯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腕,他被半吊在墙上,脚尖点地,白嫩的足尖磨破皮后又因身体的自愈力极速愈合,反反复复的疼痛令他一直保持着清醒,这里似乎是夜悬宫深处,周遭寂静得可怕,只有偶尔传来水滴坠地的声响,在他以为自己要被关一辈子时,有人打开了牢门,两位着银蓝衣衫的男修压着他往外走。

    他们行动中透出不自然的呆滞,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吸引二者的注意,这般反常的情况令朝灯皱了皱眉,突然撞入眼里的阳光迫使他流下了生理性的眼泪,他听见吵吵嚷嚷的人声和呼叫,咒骂与嘘唏接壤不绝,待他能看清时,才发现自己周围满是衣着各异的修士,雕梁画栋的巨大宫殿连绵了整个视野。

    “妖道!你毁我华鸢峰,害得我侄儿妻离子亡!”曾经用渴望视线窥视过他的华鸢风小门主痛心疾首道:“你这败类!畜生!该魂飞魄散的怪物,笛墨还那么小,你就对他做那种混账事——你好狠的心呐!”

    干嘛哦。

    朝灯看他一眼,忽的弯弯唇,那人被他这一笑夺去了全部的思考能力,只得呆滞地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