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你逃不掉的。”

    [爱意值一颗星。]

    “别、别这样,放开我……!啊啊啊啊啊啊——!”

    第24章 国色天香 3

    场中央一身青衣的魔修瞳孔聚缩又散开,那阵惨叫后,他像是被抽去筋骨般软倒在夜悬宫的宫主怀里,披散于背后的长发如蜿蜒河水,之前还放肆无比的美人此刻像是最柔弱的初生婴儿,他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天赋,没有那些邪恶霸道的火焰,任谁都可以触摸他、占有他,这种令人热血沸腾的落差冲击着在场每位修士的心神,朝灯听着爱意值与恨意值的源源提示,慢慢抬起艳丽无双的小脸。

    越长歌看着他通红的眼角和惨兮兮的泪痕,轻柔地将他尖尖下颚上的眼泪抹去。

    “……呜。”

    他下意识躲开那个人的碰触,对方也并不坚持,只是收回了手好整以暇看着他,被废掉灵根的魔修似乎想要站起来,跌跌撞撞的样子也说不出地引人注目,然而突然被强行废掉灵根的痛苦并非靠意志即能弥补,朝灯一下跪倒在地上,周围人赤裸的视线令他不自在地低下头。

    白嫩双足在刚才的行走中沾染灰尘,细小划痕间渗出血丝,即使如此,那双脚还是漂亮得令人心驰神往,外侧凸起的细瘦骨头使本就偏薄皮肤下的黛青血管更为明晰,像是稍不注意就会流出温热血液,四面八方满含欲念的目光近乎要将他吞没,一直表现得很抗拒的魔修忽然抓住了越长歌的手,他将那只刚刚废掉自己灵根的右手拉至眼前,伸出鲜红的舌尖轻轻舔了舔,长得像女孩儿的睫毛浓稠如鸦羽,隐约能望见其中乌墨似的眸。

    还未流干的眼泪一滴一滴砸在越长歌的手背上,那魔修就像被驯服后的艳兽,垂首寻求主人庇护。

    见他服软,越长歌轻笑。

    “乖孩子。”

    夜悬的宫主弯腰将人完全抱进怀里,见他这般姿态,先前窥敛的视线逐步收回,偶有不甘心地在暗自掂量后也只得作罢,黑发与银发交缠在一起,朝灯将头埋进对方怀里,他眯了眯眼,像是吃痛般压着嗓音吸了口气。

    搂着他的人顿了顿,继续往夜悬深处而行。

    [超级痛,有补偿吗,]朝灯一闲下来,习惯性骚扰搭档:[强烈要求休假,五年高考还能三年睡觉,我攻略完三个碎片,放我一个世界的假?]

    系统不为所动:[刚才为你调低了痛感,你不会疼。]

    嗨呀,还以为太害怕失去了痛觉。

    朝灯忽然反应过来,挑了挑眉:[总统,你能调痛觉?]

    越长歌毁掉他的灵根时并没有恨意,身为修士,被瞬间破坏要害的疼痛定是钻心刻骨,奇怪的是系统过去并没有在他遇见这种情况时出手相助……难道对方觉得先前都不算厉害,这次太他妈厉害了,不出手不行?

    什么搭档哦,分手分手。

    [最近才可以。]

    系统含糊的解释令朝灯十分鬼好奇,偏偏他怎么绕来绕去前者就是不给他答案,不知不觉间已过夜悬的一宫和二宫,放眼望去,周围亭台楼阁与重林叠嶂精巧交错,熄灭的宫灯高高悬挂,整齐延绵于大道两侧,已有盛放之意的桃花随风舒扬,仿若仙人居住的琼楼玉宇,无论以何种挑剔的眼光看,都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

    直到越长歌将他放进泛着热气的池水里,朝灯才从与系统做游戏的状态中回过神。

    哇,一来就这么成人化。

    “你、你想做什么?”

    他睁着一双雾气弥漫的眸子,有些惊慌地看着自己,越长歌动作温柔地褪去他的衣衫,正处虚弱的魔修无力反抗,白玉般的身体掩映在冰蓝池水中,不得不说,他确实有祸国殃民的本事,吹拂于池上的新绽桃花不及他半分美貌,夜悬的宫主视线点过他肩上那抹朱色,柔声道。

    “你不用怕,我并不会对你行逾越之事。”

    他说着,垂头执起朝灯一足,冰凉流水行过朝灯的脚心,他忍不住颤了颤,旋即似乎又觉得这样太过弱态,有些懊恼地啧了一声,正为他清理血污的人动作微滞,待血丝完全洗去,越长歌的手掌贴上美瓷似的皮肤,温和白光过后,划伤尽数愈合,他的拇指有意无意蹭过朝灯的足心,不出意外看见那人往后缩了缩。

    世上竟会有这般敏感的身子,况且这魔修并没有受过调驯,仅仅是天生艳骨。他动作轻柔地治疗了另一足,先前还戒备无比的美人此刻半阖着眸,懒洋洋地任由越长歌探测他的身体状况,隔了半晌,朝灯终究压不住疑惑,抬眸问道。

    “越宫主、大美人,你到底想如何?”

    银发的男修沉默地停下手,清泉般温柔的嗓音缭绕耳侧。

    “你是魔道,做了许多丧尽天良的恶事,本性却并非大恶,你的灵能十分干净,就像是……”他点了点朝灯的泪痣:“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大过。”

    “……”

    “你这般看着我,”越长歌的手从他的泪痣上离去:“如是用这种目光看任何一个修士,他们便会斥责你又对人施以妖法,而今你灵根被毁,没有自保能力,自己又善恶不识,若想离开,走出夜悬便是,若是想留下,我为你提供暂时庇护。”

    我靠………………。

    好有道理啊………………。

    感觉自己都要被他说动了,真不愧是虚伪!既然都给了善恶不识的人设,老子当然得不负大美人的厚望好好发挥啊。

    朝灯眼光复杂地看向他,声音不觉软了几分,神情又恢复至嬉皮笑脸的模样。

    “既然宫主留我,我自然要陪着宫主啦~”

    越长歌也不介意他这副流里流气的样子,只是微微笑笑,朝灯一双乌墨似的眸子却悄悄亮起,毫不避讳地看着眼前淡然出尘的修士,那的确是个非常好看的人,一举一动都透着清朗,当真像是天上的仙人,越看越令人欢喜,朝灯心情很好地趴在池边,眼睛却不由自主总瞟往越长歌的方向。

    [爱意值一星半。]

    [假期。]

    [没有。]

    [分手。]

    [做梦。]

    [……]

    嘁。

    越长歌将他单独安置在一间小楼里,因为小楼临近主宫,平时少有人路过,即使如此,那人却准许他与夜悬的年轻弟子共同聆听授课,闲来无事时,朝灯便会去那边晃上一晃,他的身体还没好全,每次都只能慢悠悠地走,接触的时间长了,尽管那些年轻修士都听过他的恶名,曾经诛魔榜的第一却柔柔弱弱得像是最无害的小兽,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