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有胆大的修士来同他说话,每天闲出鸟来的朝灯也乐意与他们交谈,直到在他一回课后离去时,一名几乎没怎么同他说过话的男修拦在他面前。

    修士大都面庞姣好,夜悬宫银蓝的制服穿在那男修身上,整个人都俊逸潇洒,他有些面红,却言:“你……你有道侣吗?”

    朝灯摇头,那男修惊喜道:“你能不能……?”

    “我不想。”

    即使留在夜悬宫数日,他说话做事还是留有祸害四方时的势头,一旦那张灿若春樱的面容流露出绝情的模样,就显得又冰冷又勾人,男修被他撩拨得不行,双目通红,努力抑制着突如其来的邪恶念头,待朝灯抬步往前走,身子却突然被人抱住,冰凉的剑锋抵在他的后心,他听见压抑着情绪的威胁。

    “你若不想死,就乖乖答应我。”

    朝灯笑出声:“做梦。”

    跟着总统学装逼。

    他在心底招呼:[快快快调痛觉。]

    [……]

    没等系统动作,极速驰来的桃花瓣一下将那男修持剑的手腕打残,失去灵能的桃花垂落在地,男修捂着扭曲的手臂痛叫出声,朝灯回头,看见一身淡色衣衫的越长歌立在不远处,他穿浅色也令人赏心悦目,银色发丝散在身后,配着那张像是经过精心量算的脸,眉目是真真正正地似若画中仙,那男修惧怕无比地立刻下跪,神情中满是悔恨,想到自己竟在宫主面前做这种苟且之事,不住地磕头道歉。

    “罢,你走吧。”

    温润如玉的声音落在风里,男修满面懊悔地离开,朝灯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的能力在这个世界几乎再无压制,也就是说,在系统赋予的能力最强大的情况下,越长歌依旧能于很大程度上改变他人的想法?

    “我……”

    朝灯似乎想说什么,又碍着性子一句话都出不了口,望见那双铅色的瞳眸,他像是有些烦躁地偏过头。

    “不怪你。”

    越长歌轻声道。

    朝灯一下直直看着他,忽的弯弯嘴角,他已经很久没对谁笑过了,这样笑起来,连神仙都要被挑去几分魂魄,偏偏对面的人不为所动,只是温和地点了点头,眼看他想要离开,朝灯立刻追了上去。

    “宫主!等等!”

    他稍微走快一点,丹田就疼得要命,朝灯脸色苍白地瑟缩在地上,前面那人听见他的呼痛,终究走了回来,蹲下身同他平视,手指轻柔按上他的腹部,水一样细腻的灵能包围着朝灯的伤处。

    “可有好些?”

    “好多了,”见他要抽手,朝灯耍赖:“啊…痛痛痛,大美人,别收手好不好?”

    越长歌好笑地看他一眼,朝灯神情不变同他对视:“我走不动了,你抱着我吧?”

    那双铅色的眸子平澜无波,同样色泽的睫毛微颤,就在朝灯犹豫自己是不是太不要脸时,那人一如多日前在审判台上那般将他揽进怀里,双脚离地后朝灯心满意足将头靠在越长歌胸口,不得不说,或许是因为这个碎片的特殊性,即使是假的,跟他在一起也十分令人安心。

    “宫主,你这样纵着那魔修,万万不可啊!”

    银蓝道服的修士半跪在地,焦虑地望着屋檐下面色温和的男子,自早时望见尊贵无比的宫主将那恶徒拥在怀里,对方还恬不知耻地去勾越长歌的肩膀,身为近身护卫长的云夕就格外担忧。

    “您也知道那些被他戏弄过的修士是什么下——”意识到自己说话不对,云夕急忙改口:“属下嘴愚,并非认为宫主是心智不坚之人,可……”

    “没事的,”越长歌温温和和地打断他:“我只是想试一试。”

    “什……?”

    “云夕。”

    越长歌示意他退下,目光重新移回云兴霞蔚的桃花,想到那人比这满树桃花还要明艳几分的脸孔,心里微微一动。

    他故意将人放进了心智不稳的年轻修士之中,同起先预计一致,与自己靠着容易令人落下戒备的水灵根悄无声息扭转他人精神不同,那人恐怖的吸引力似乎生而有之,即便没了灵根,对方也能易如反掌影响他人的神智,而且……似乎他也被影响了。

    越长歌凝视着坠于手心的娇嫩花瓣,片刻过后,初放的桃花在他手里湮为一丝细细的灰。

    哗啦啦的大雨水幕般连续不断,遥远的宫门烛火在夜色里摇摇欲坠,雨水于天地山水间肆意驰行。

    朝灯看着窗外黑蒙的夜色,骤然降下的巨大落雷犹如天神之怒,他知道夜悬的主宫就在离自己不远的位置,考虑过后,他从床上坐起来,随便踩了双鞋踢踢踏踏向着主宫的方向走去,春末最后一场暴雨似能屠天灭地,狂乱飓风紧随其后,待他看见巡逻的护队,知道自己是找对了地方,再也支撑不住跪坐在地上。

    率队的云夕见着暴雨中着显眼白衣的美人,黑发被冰凉的水痕浸透,几乎瞬间便明白了那是谁,他犹疑过后上前几步,见朝灯脸色惨白,呼吸也热得不正常,怎么叫都不来反应,等到他唇角流出鲜血,怀疑他故意装模作样的念头也完全散去。

    “喂…喂!你醒醒!”

    见他双眸渐渐闭上,跟了越长歌这么多年,难得看见宫主愿意主动碰触谁,深知他虽性子和善也不喜与人接触过密的云夕即便再怎么不愿这魔修同宫主碰面,也不得不考虑是否要惊动对方。

    “让我…见他……”

    朝灯反手捏住云夕的手腕,青筋凸起在白嫩的手背上,没等云夕有所动作,背后熟悉的男声令他浑身僵硬。

    “给我吧。”

    他莫名有些不舍地放开那人细细白白的手,看见夜悬的宫主将人拦腰抱起,丝毫不在意他身上的雨水与泥尘,除了暴雨坠落的震天声响便只有在场人寂静的呼吸,甜得能拉出丝来的嗓音打破了沉默。

    “大美人,我好疼啊。”

    越长歌问了个看似毫不着边的问题:“你怕打雷?”

    “……有一点。”

    咦嘻嘻嘻嘻嘻嘻好怕怕。

    “你的伤口裂开了。”

    他说着将人步步带入主宫内,徒留一干呆愣的护卫站在雨夜里一动不动,如果没看错,那个魔修……进了夜悬的主宫?!

    夜明珠温暖的光芒于宫中蔓延,外室的貌美婢子见平日谦和温润的宫主抱了人进来,行礼同时实在忍不住偷偷瞄了几眼,丝绸般的长发有些许垂落在外,裸露皮肤在淡光照映下泛出柔润的色泽,即使看不见脸,也能猜到那是个十足十的美人,越长歌直接抱着他进了内室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