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之间,由两大门派的领袖出面对战,比赛前一晚,云夕他们摸出去押注,越长歌和万灵掌门百比一的赔率,护卫队即使深知没钱可赚也把能押的都押给了自家宫主,一起偷摸出去玩的朝灯听及来这儿的赌客大都兴致盎然提起“寐京”二字,忍不住问了云夕。

    “寐京……就是…咳,花楼,”云夕纠结得不行:“是天肆最有名的花楼。”

    “那为何他们提及寐京时总要带上伏仙大会?”

    云夕看他一脸迷茫,实在不忍伤了他的心,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据寐京的管事亲口说,这届伏仙大会后,楼里会向当届第一送上花魁以表恭祝……灯!冷静!相信宫主!”

    “灯,很冷静,不是很相信宫主。”

    云夕听完他的话,想起最近越长歌对他无微不至、恨不得把人时时刻刻拴在身边的样子,心立即凉了大半截。

    “你放心,寐京有个特别的规矩,花魁是不会在当夜同第一行房的。”

    云夕绞尽脑汁试图补救,朝灯露出很有兴趣的样子让他继续。

    “寐谐音同‘媚’,既暗示花楼的姑娘容姿娇艳,又有睡梦之意,每十年出一名花魁时,买下花魁第一夜的修士都会同不着一物的花魁躺在一张床上,花魁在事先服过的药物作用下沉沉睡去,修士不能做越界之事……这种享乐的关键在于守着美人的梦境而备受煎熬,所以寐京的花魁一定得很漂亮,漂亮到让人心里弥漫欲望的同时因无辜的睡颜生出怜惜,进而步入精神极乐。”

    “……”

    哇哦,听起来,超级成人超级时髦啊。

    云夕看他面色飘忽,索性把知道的说了个干净:“这种寻欢法也异常考验修士的意志,花魁都是保有初次的雏,是否被强迫行过鱼水之欢一探便知,楼里会将结果宣告天下,没把持住的自然落人笑柄,所以今年也有人说,寐京一夜是伏仙大会后的另一场试炼。”

    “那么那边在赌的……就是大美人能不能把持住了?”朝灯举一反三,以目示意另一边更为热火朝天的赌局:“你们最开始想来押这个,被我缠上后才押了伏仙大会?”

    “……”

    朝灯艳若桃李的脸上划出一抹隐隐约约的浅笑,云夕一边晕乎一边暗自提防,果然听见那昳丽的魔修道:“你还没押吧?赌金给我,押他把持不住。”

    “……”

    五十年一度的伏仙大会毫无争议在越长歌的一剑下落了帷幕,往日纵横修真界的大能们在他面前宛如初出茅庐的无用小鬼,有人特意统计过,夜悬的宫主在整次伏仙大会上只拔了六次剑,最多一战也不过十招,他的实力究竟到了何种可怕的地步无人知晓,见他下来首先便走向那噬魂夺魄的貌美魔修,几大门派的首领相互间交换了眼神。

    “恭喜~”朝灯笑笑:“好厉害啊。”

    越长歌敛去通身的戾气,温吞地拨开几缕遮了他眉目的发,乌墨似的眸眼转了转,那人像是随口般问道:“你是第一,寐京可要去?”

    “你想我去,我便去,你不愿,我自是不会。”

    “当然想啊~”他还是一惯嬉笑的口吻,眸里却泄了几分异色:“我押了钱,还等着宫主替我赚回来。”

    越长歌轻描淡写应了声,拉了他白腻的手就往大会外走,望着两人交握的十指,朝灯漫不经心勾了勾唇。

    朱灯映出花影,粉衣翠罗的姑娘们巧笑嫣然,勾栏酒肆理传出蛊惑人心的浮动暗香,朝灯勉强把自己挂在窗门外,旁边苦口婆心劝告他的云夕被朝灯逗狗一样拍了拍脑袋。

    云夕不理他:“你这又是何必呢,早早不让宫主过来不就行了?非要自个儿扒窗户,一会儿摔下去倒霉的还是我……”

    “从你答应带我来寐京,”朝灯纠正他:“就开始倒霉了。”

    “……”

    这人真是好生不要脸。

    “看不到,”朝灯有些苦恼地盯着自己在纸窗上戳出的小洞:“太暗了,这么早就入寝?”

    就算不讨论把持与否的问题,十年出一个的花魁姐姐也很值得一看哦。

    “灯啊,听话哈,要不我们——”

    “哇擦撤撤撤!”

    朝灯猛拍云夕的头,虽然他那力道对夜悬的护卫长而言几乎没感觉,云夕还是被他弄得一头雾水:“怎么?”

    “好像被——”

    “朝灯。”

    “……”

    嘻嘻嘻嘻晚上好,先生,您的特殊服务到了。

    越长歌看了眼在旁护着他的云夕,后者被那双铅色的眸子看得满身冷汗,灵能将长发如水的美人捞入室内,夜悬的宫主当着云夕的面一言不发关了窗户,徒留外面的护卫长苦苦思索自己该奖还是该罚。

    “大美人,你房间里另一个大美人呢?”

    朝灯环视四周,确定这间没上烛火的房里只有他们二人,似若好奇般随口道来。

    越长歌不答反问:“你为何来这儿?”

    没等朝灯回应,漫天的水灵能压得他动弹不得,感觉自己双手被扣死在头顶,下颚也让冰冰凉凉的手指捏住,朝灯被迫抬起脸同他对视。

    压倒性的力量令他不禁发抖,面前银发灰瞳的修士如褪下温和伪装的凶兽,再也不掩对他侵略性十足的占有欲,由他指尖碰触的皮肤仿若被小小的电流带过,朝灯情不自禁发出闷哼。

    “好玩吗?”

    见他将自己抱上床,美如勾人精怪的魔修瞳孔微缩,白生生的双臂和小腿在对方抚摸下显了大半,斜侧的姿势令他的腰臀勒出漂亮至极的弧线,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风姿皎皎的男子真的有了反应,发不出声音的魔修不住摇头,肩上一点朱痣在他挣扎中暴露在外。

    越长歌舔了舔他白雪般的肩头,爱意盈盈地望着他的脸,往日如清泉流水的嗓音此刻压得低低的。

    “这般戏弄我,我也会伤心,”他说罢,手上有一下没一下轻抚朝灯的耳珠:“你这身子倒是生得真的好,比起那寐京的花魁,美了不知多少倍。”

    朝灯张了张口,意识到自己能说话了,他羞愤地避开越长歌:“滚开!”

    顶着自己的东西越来越灼热,朝灯吓得小脸发白,声音也软了下来:“大美人、长歌、好哥哥,你放了我,是我不对,不该闹着你玩儿……”

    出口的话甜得能牵出丝,刚成年的魔修柔软的音色落于锦账重叠的大床,黑发与银发亲密交缠,夜悬的宫主不吭声,良久,借着月光,朝灯见那人薄薄的唇动了动。

    “睡吧。”

    [爱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