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直到你里里外外都填着我的气息……这才叫虚伪。”

    我………我靠………………。

    “吓到了?”越长歌轻笑:“还有更下流的,你要听吗?”

    见朝灯不言,他用小小的力气咬了咬他的耳朵,正打算说什么,就看那面色潮红的美人将头垂在自己的脖窝上,猫儿似的蹭了蹭。

    “别弄我了……”

    朝灯启唇,系统的提示音却突然响于耳畔。

    [检测到存在分化碎片,生命值过低。]

    [……丽丽?]朝灯改口:[我的意思是,丽丽那种碎片?]

    丝绒般动人的嗓音掠过耳膜,听系统答应,朝灯皱了皱眉。

    “我、我考虑一下,”他瞥了眼越长歌平淡若水的脸色,漆黑睫羽如蝴蝶振翅般轻颤:“……三天,三天后,我来这给你答复。”

    那艳色衣衫的美人忐忑不安望着他,乌黑瞳眸中若有清水流过,见他这般,夜悬的宫主弯出极浅的笑容,清隽出尘的面容因这一笑温润至极。

    “好。”

    [爱意值五颗星。]

    “回来时,我便为你重塑灵根。”

    哦哦哦哦!爽爽爽爽!

    朝灯笑笑:“这算是威胁我?”

    见他干脆地点头,朝灯摆摆手走离河岸。

    天肆游人如织,先前放花灯的上游处,云夕冲他笑着招手,旁边几名着银蓝道服的护卫手里还拿有没放完的河灯,明白那些夹花笺的灯是怎么来的,他也笑了笑。

    [总统,怎么去?]

    [先离开这儿,等虚伪看不见后再跳跃空间。]

    [……感觉你越来越牛逼了。]

    [……]

    [有脾气就别装死。]

    [……]

    朝灯啧了声:[你的搭档对你很不满。]

    再睁眼时,除却隐隐约约的月光,他所处的地方完全为夜色笼罩,蹊跷嶙峋的山岩遮挡了外边大半的景物,朝灯跟随系统指引向洞内走去,因为没了灵根,他的五感急剧下降,原本丝毫不构成影响的黑暗使他稍不注意便会磕碰上山岩,走了很久,他忽然听见水滴的声音。

    滴滴答答的金色从岩缝间流下,凑近看,那液体滑过的地方生长着簇簇苔藓,生机盎然的模样同这死寂的洞穴格格不入,朝灯加快脚步,一湾金色水洼隐隐可见,再往前走,他才见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黄金湖泊,毫无疑问,先前那些金色的液体自是来源此处。

    这汪湖泊不知由何种物质构成,亿万簇金色光点缭绕其上静谧沉浮,将本阴森可怖的石壁衬得似满天星晨的夜空,远远望去当真美如仙境,最引人瞩目的是湖心双眸紧阖的少年,那人一头黑色长发,皮肤苍白中透出不自然的妖异,即使如此也难掩他如梦似幻的精巧容貌,流丽的桃花眼尚未睁开便足够噬魂,睫毛在光点照映下漫出浮光掠影。

    朝灯勉强将少年拉上岸,近了看,才发现他虽没有外伤,呼吸却十分微弱,显是命悬一线,他按照系统的指示咬破手腕,将流淌出来鲜血滴进少年唇里,原本冰白的双唇渐渐有了颜色,少年眼皮微动,一抹金色暗芒从中流过,下一个瞬间,他将朝灯压在地上,冰凉的舌尖轻舔后,他一口咬住了身下人白腻的脖颈。

    血液极速流失的感觉令他不适地侧过头,碍于少年的身份和状况,朝灯没有反抗,隔了很长时间,感觉那人原本粗鲁的动作变得轻缓,乌黑双眸与璀璨至极的金色相对,朝灯推了推身上的少年。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对方比起先前长大了些。

    “小哥哥,你是谁?”

    清澈又软糯的声音令他心里稍微一松,对方眼里完完全全映着他的样子,那双专注的瞳眸犹如正被冶炼的液态黄金。

    “哥哥来救你啊~”

    黑发红衣的美人避开他的问题,唇角翘起的弧度格外柔软,少年见状也不深究,只是再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眸色不易察觉地一深。

    [这样可以了吗?]

    [他的生命特征很不稳定,随时可能死亡。]

    [……]

    “小哥哥,我叫花灵犀,”那人眨了眨眼:“你叫什么?”

    “朝灯。”

    说出口的瞬间感觉心脏处像是被上了看不见的枷锁,对面的人弯了弯眼,少年软绵绵的嗓音在耳畔细细呢喃。

    “是真名呢,”花灵犀说着,手指自他的心脏处划至先前被自己咬过的脖颈,伴随他的动作,原本深深的伤口快速愈合:“刚刚给哥哥下了契约,如果反抗我……”

    “……”

    我日。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不过哥哥生得这般好看,心脏爆掉……我不太忍心,”那少年仰起脸,天真中透着残忍:“乖乖的,我保证不伤害你。”

    “……”

    “你身上有令人恶心的气息,”花灵犀说着,示意他蹲下来,手指抚上他的额头:“有人在跟踪你……这种感觉…哈……”

    那少年的金瞳越来越亮,一阵轻微的刺痛后,一阵白烟被他捏在手里,刹那间灭为灰烬。

    “越宫主留下的东西……”

    花灵犀又舔了舔唇,眸底划过丝藏得极深的厌恶,心脏处传来钻心刻骨的疼痛,朝灯顺着少年的力道弯下腰,冰凉的手指搭上他的肩膀,少年的唇覆在先前的伤处。

    妈的。

    老子要演了。

    “别……”

    那受制于他的美人目光闪烁,显然是先前疼怕了,白藕似的双臂环上他的腰,感觉自己忽然被人抱住,原本神色冰冷的少年愣了愣。

    “我好痛……一会儿给你喝好不好?”朝灯维持着半蹲的姿势,将头埋在少年肩上,声音拖出温顺的调子:“冷…我就抱一会儿,别推开我……”

    他柔软的吐息落在少年肩侧,一张稠丽的面容艳若桃李。思及对一般人而言,极寒之地下近千米的黄金湖泊所在处的确冷得足以夺去性命,少年的手探向他的丹田,察觉到那儿的异况,他脸色变了变。

    “你被人废了灵根?”

    “是。”

    那人似乎冷得微微颤抖,只有这少年是唯一的热源,披散在背后的黑发若蜿蜒流水,见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的美人恨不得整个埋在自己怀里,少年又好气又好笑,手上却同时燃起了金黄的魂火。

    “别蹭了。”

    朝灯看了看他,不太情愿地探出头,或许是蹲得久了,他索性坐在地上揽住少年,娇嫩的双唇微张,他小声道:“我不蹭你,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