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推开我。”

    “小哥哥就这般喜欢我?”

    那妖里妖气的少年挑了挑眉,戏谑的目光酝酿在那双颜色罕见的桃花眼中,显得格外多情。

    朝灯不语,眼睛却匆匆瞟到了别处,在那金色魂火照映下更显皮肤细致如瓷。

    花灵犀。

    这个名字……

    他微微睁大眼睛,如果没记错,曾经纵横三界、祸乱四方的魔尊……便是叫这个名字。

    那魔头百年前被越长歌斩于剑下,刚从伏仙大会上获得大胜、单脚踏入洞虚期的夜悬宫少宫主,便是在那一役后彻底从老宫主手里接过了整个夜悬,以强悍得不正常的实力成为了正道领袖。

    如果眼前这个少年模样的魔修,真是本该死于大美人手里的嗜血魔尊……

    朝灯眼眸半阖,手指试探性地凑近金色的魂火,似乎感觉到了温暖,他情不自禁带出淡淡的笑容。

    旁边注视着他的少年双眸略微失神,直到耳畔听见那人甜得能拉出丝的嗓音。

    “谢谢,”他顿了顿:“可以叫灵犀吗?”

    [爱意值两颗星。]

    第29章 国色天香8

    “随便你。”

    少年语气听来淡漠,表情却有瞬间不自然,朝灯见状没有再言,过了一段时间后,他抬手拨开长长的黑发,主动将自己的脖颈露出一小截。

    “你咬罢。”

    咬了就要还哦,科科。

    花灵犀毫不犹豫低头狠狠咬住眼前之人白皙细腻的颈部,感受到原本抱着他的双手不易察觉地一僵,那双大而明亮的桃花眼里浮上丝丝兴味,啃咬的动作又加重几分,短时间内两次失血让朝灯头晕目眩,眼前所见也一片花白。

    “哥哥这身子骨可真是娇弱,”那人清澈的嗓音里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稍不注意磕碰着就坏了,好麻烦呀。”

    的的确确不是他的错觉,这少年已经将先前尚存的稚气褪了干净,身量也在渐渐张开,朝灯没理他带了挑衅意味的嘲笑,只求饶般靠上花灵犀的肩窝,刻意放轻了嗓子。

    “你别笑我了……”

    他说完,呼吸不知不觉中慢慢清浅,墨似的眸子逐渐阖拢,整个人昏倒在了少年身上。

    花灵犀不觉皱眉,手中黄金魂火明明灭灭,见他是真的睡了过去,才轻啧一声任由他靠着自己,那长发如流水般散在肩头的美人似睡得极不安稳,稍有动静便会往他怀里钻,鬼使神差的,花灵犀没有推开他,目光瞥及对方被湖泊水打湿的衣衫,原本微弱的魂火突然间变得盛大。

    [爱意值两星半。]预料到朝灯要问什么,系统续道:[不能走。]

    [……]

    这他妈配叫生命特征不稳定?您见过这种会玩火的不稳定吗。

    [除了身体,还有精神状况。]

    ……归根到底还是要刷星星啊,哇擦勒。

    [总统,要到什么程度才能走?]

    [四颗星左右吧,]系统提醒:[你和虚伪约定的时间还剩两日。]

    [只要四星就能传送?]

    听系统答应,朝灯点了点头。

    金色湖泊之上的光点缓步朝一个方向聚拢,少年汹涌澎湃的灵能雾霭般扩散,将漂浮光点吸收殆尽,先前吸食的血液缓解了干涸丹田,使他能够顺利接纳黄金湖泊里蕴藏的庞大灵能,那双桃花眼略带深意看着倒在自己身上的朝灯。

    这个人的血……味道很好。

    好到他想把对方完完全全藏起来,从头到脚占有每一寸甘美的血液。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黑发红衣的美人纤长的睫毛微颤,略显迷茫的目光触及眼前柔顺的发丝,侧脸被若有若无碰触,朝灯下意识蹭上触摸他的手,直到听见男人低低的笑声。

    朝灯惊讶道:“……你?”

    “小哥哥,”他用少年音色说出这话时只让人觉得在撒娇,现在这般,却显得暧昧又旖旎:“昨夜可睡得还好?”

    好好好,好个屁。

    一夜之间小鬼变阎王,吓人。

    他不说话,下意识就要从男人怀里挣脱,那人也不加阻拦,饶有兴趣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你为何会变成这样?”

    “本来就是这样哦,”花灵犀弯弯眼:“倒是哥哥,昨日还没答我,怎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见朝灯张口,他眸色忽然一厉:“想清楚了再回答,虽然我舍不得杀你,拔了哥哥只会说谎的舌头……我可是很舍得。”

    “我……我不知道,”朝灯顿了顿:“我真的……我醒来就在这里了,看你飘在湖中,我以为是遇了不测,拉你上来你便咬了我……”

    “突然出现,也是说,哥哥同样能突然消失了?”

    “……”

    哇,好聪明。

    “我很中意哥哥身上的味道,”花灵犀笑意不改,一双手柔柔捧起朝灯的脸:“呐,会突然消失吗?”

    “我不知——”

    “单是乱跑也没甚,若再被我找着了,”他金色的眼里似有宝光流转,朝灯这才发现花灵犀的发色是极深的暗紫,先前他还是少年模样时看不真切,如此看来,那头柔顺的长发像是有幽芒淌过:“小哥哥这么无拘无束,砍了你的四肢做成人彘,天天让我饮你的血,可好?”

    紫发金瞳、嗜血、魔魅得不正常的气息,如果没猜错,眼前这人除却极可能是那魔尊外,十之八九为上古大妖的后继,早年花灵犀作恶多端却无人能惩,单枪匹马即能抗衡整个修真界,从瞳色和发色、这人的举止与性情上看,比起和善的,他的原生更像某种极尽霸道的妖物。

    这样的存在确实有同越长歌抗衡的能力,就算不为任务,若是重塑灵根后想要找人帮忙逃走……

    繁樱般美丽的年轻修士忽地浅浅笑道:“你这么说,是不想我走吗?”

    “胡说什么。”

    花灵犀皱眉。

    “好冷,”起先金色的魂火已然熄灭,朝灯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灵犀,我想要火。”

    “……”

    “不给火的话……”红衣的美人嘻嘻笑笑作势要往他怀里缩:“只能委屈魔尊大人抱着我了。”

    “你知晓我是何人?”

    见他没有推开自己的意思,朝灯也并未真的过去,只漫不经心笑了笑:“刚才猜到的,你的名字很好记,不过……”他唇角上翘,眼睛也眯起好看的弧度:“大人你一直称我哥哥,我有点受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

    “……”

    “诶,脸红了吗?”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