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口,”花灵犀瞪了他一眼,缱绻万分的桃花眼里划过丝丝危险:“再这般胡言,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朝灯吐了吐舌,在对方明显不对的神色里,忽然哥俩好地勾了他的肩膀,撒娇般小声道:“对不起,灵犀别讨厌我啊。”

    “……”

    [爱意值四颗星。]

    死傲娇。

    灯灯就喜欢死傲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分化碎片稳定,准备跨越。]

    他的眼前骤然模糊,花灵犀似乎冲他叫了什么,难得焦急的语气让朝灯弯了弯眸,柔柔道:“可别把我做成人彘啊……”

    微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眩晕感后,他眼前出现了一角月下桃花,满目高阔的银月蔓过天地,那迢迢清辉当真如轻烟般掠过屋檐楼宇,即使如此扣人心魄的明月也比不上那人隔花看来的眸眼,朝灯见一头银发的修士朗目俊眉、身姿挺拔如芝兰玉树,弯了个微笑就撞进他怀里。

    “大~美~人~”

    越长歌揉了揉他的头,目光温柔得几乎化不开,朝灯嘿嘿嘿笑着不说话,前者试探性地抱住他,开口道:“你可想好了?”

    “想好了。”

    “那……?”

    “我不想~”

    “……”

    见他瞬间僵住的神色,朝灯忍不住笑出声:“骗你的哈哈哈哈哈,我不答应抱你干嘛……唔!别——!”

    他的后脑由那人微微抬起,舌尖被拉扯着不断吸咬,身子也完全让人笼在怀里,越长歌惩罚般一点点夺走他的呼吸,全然不顾他难耐至极的抗拒,直到朝灯明显喘不过气,呜咽着软倒在他身上,他才放开他,细细舔完对方唇边流出的口液。

    “小灯,”夜悬的宫主含住他的耳垂,口齿有些模糊地低声唤他的名字:“以后别说这般玩笑,我听不得。”

    “…我、我不讲就是了……”

    被他的音色弄得脸红,朝灯低眉看着地上不敢再言。

    “乖孩子,”越长歌清清浅浅笑道:“真要讲了也无事,我不会放开你。”

    “……”

    咦,嘻嘻。

    朝灯任他牵着手走离桃花洲,天肆玲琅的商铺从道路两边延伸,朝灯勾了勾他的小指,感觉越长歌也反勾回来,声音里不禁带了柔软笑意:“大美人,你可一直在那儿等我?”

    “怕你提前回来。”

    “怎会,我说三日就三日,可守信用了。”

    越长歌捏了捏他的手没有言语,逐步升起的旭日将灰暗云层染上光华,星子缓缓于苍穹悄然溶解,隐隐约约能听见云妆木相互撞击的清脆声响,那象征着长久爱意的木牌散在天肆各个角落,最终枯萎在时间之中。

    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房间深处传来清越笑声,雕花的纱屏遮住了说话人的脸,一截白藕似的手臂搭在床沿,年轻的修士任由对方解开他的衣袍,褪下的鲜红衣衫与雪一样白腻的肌肤相互映衬,漆黑长发散在丝质薄被上,他的腿被强制分开,唇齿交缠间,一颗丹药渡进了他的口里,药香弥漫,全身自丹田处燃起一阵邪火,朝灯情不自禁半眯起眸,抓着越长歌的手臂急急道:“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怕你疼,”越长歌的手抚过他的臀缝,察觉那儿黏得能牵出丝,讶异于爱人的身体竟这般敏感多情的同时,他双唇微扬:“且时间一长,你那身子受不住。”

    “你要做多——啊!慢一点……,唔啊……”

    已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浑身爱痕的美人可怜兮兮地红着眼角,一张稠丽小脸上满是情迷意乱之色,偏偏丹田那团邪火逼得他不得不任人宰割,朝灯流着泪,嘴里不住讨饶。

    “长歌,你饶了我罢……我受不住,别再做了…饶了我……”

    他的声音没能换来半点怜惜,反而使对他肆意妄为的男子更加兴奋,已然处在大乘期的修士精力好得惊人,这么长时间也不见他释放,美人呜呜哀哀地在他床上挣扎,满头青丝如水般蜿蜒,直到朝灯崩溃无比地被插得门户大开,那人才将他从床上抱起,带进了玉石色泽的灵池。

    随后又是一阵没有尽头的顶弄。

    他舔着那颗淡得快要看不见的朱痣,看怀里年轻的魔修慢慢被调教得双眸潋水,身子和脸上逐步流露出惊人的媚态,铅色的眸子微弯,他低头含上对方娇艳欲滴的唇。

    “小灯长大了。”

    那颗朱痣完全散去,朝灯被夜悬的宫主搂抱着不断占有,边哭边喊着他的名字,越长歌轻笑:“在呢。”他顿了顿,煽情异常地絮说:“小灯这么可爱,我把小灯养得能滴出水,离了我就活不下去……可好?”

    “不……!”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大美人简直衣冠禽兽,第一次就这么不节制……床上的男人最好勒索,灯灯要拿了灵根就跑呜呜呜呜。

    越长歌看他双瞳溃散,身子抖个不停,深知他是真的不能承欢了,有些可惜地抚开他散乱的发。

    “再忍一忍,”他看朝灯横了他一眼,本该恶狠狠的眼神此刻也勾魂得要命,整个人一掐便能出水,当真从头到脚都似粉雕玉琢,不禁心生欢喜:“等你好些了,我就为你重塑灵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好。

    朝灯的呼痛和话语被那人吞进口里,窗外的霞光由越长歌随手掐的灵诀阻挡,暗色的寝宫内又一次传来撞击声,门外看守的云夕见隔了数日里边都没有结束的意思,心下为那不长眼偏要招惹宫主的魔修叹息几秒,随即同一干护卫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宫主……好久啊。”

    “灯不会直接废了吧?”

    “不会,不过肯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云夕幸灾乐祸:“宫主该是替他渡了灵气,朝灯而今与普通人无异,这几日也没见他吃过东西,想来定是有特殊的法子。”

    听罢,又有一护卫感叹:“倒是没成想,宫主最后竟跟个修魔的搅在了一起。”

    是啊。

    云夕的目光望至夜悬端严大气的宫门,那日押着那祸乱四方的魔修回来时,没谁料到他居然能将越长歌的心也勾去,夜悬的宫主自久远记忆里便是个温润如玉、仙姿道骨的人物,待人虽好,却同谁都有距离,但想想又不无道理,那年轻的魔修性子散漫又自由,生机勃勃、不受约束的样子与越长歌截然相反,对宫主这样循规蹈矩了几百年的人来说,就算明知有险,也忍不住不去接近这类天生发光发热的存在。

    辛好……那人也是喜欢宫主的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