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能毫不犹豫地说,即便那魔修与越长歌如今这般亲密,却也不如自己了解后者,那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宫主温和皮囊下究竟住着什么样的怪物……只见过一次,就够成为任何人终生的梦魇。

    “小灯……”

    银发的修士抱起早就昏过去的爱侣,伸手温柔细致地描绘他艳丽至极的脸部轮廓。

    他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这般心悦某个人,仿若只要拥有了他,其余任何东西都能心甘情愿将之黯然入葬。

    若是失去了……

    不,不会的。

    越长歌吻着他红肿湿润的唇,拉扯着软软糯糯的舌头,小心汲取每一点甘液。

    “小灯,”铅色瞳眸半阖,他继续亲吻着心上人美妙绝伦的身体:“我好心悦你……”

    第30章 国色天香 9

    从那日被抱上床起,他就几乎没能下来过。

    修道者精力自是异于常人,他灵根散了干净,本就比普通人还虚弱几分,这样由着越长歌不分日夜地疼爱,若不是对方会用灵泉灵药将他养着,估计早就被干废在了床上。

    稍微一动,身体就难受得不行,只要他醒来,身上必会压着个人,就算有系统赋予的恨意值,比起疼痛更多的是无法否认的快意,他也实在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

    任务还做不做了,其他碎片还救不救了。

    最重要的是……现在搞来搞去恨意也只有半颗星嘛呜呜呜呜,不爽。

    “越宫主……”朝灯忍着被填满的快乐与铅色双眸相对,唇齿启合间,艳红舌尖与乳白贝齿隐出漂亮的颜色:“看不出……哈…您长得跟天仙似的,怎床笫间就这般无耻…我真的…要被你活活弄死了……”

    越长歌稍稍抚开他湿淋淋的耳发,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音。

    “你可知在天肆绣行里,见你穿了红衣,我看你像什么?”

    朝灯脱口而出:“梦中情人?”

    “一部分是,”越长歌也不否认,单手蒙了他的眼,声音里笑意越来越浓稠:“我当时觉得,这孩子明明什么也没做,怎就……”

    如此萌萌哒?

    “那么骚呢。”

    听见系统一声没忍住的嗤笑,朝灯脸色一变。

    “不止是皮肤、嘴唇、声音勾人得要命……就连你的眼睛,”夜悬的宫主吐息如兰,说出来的话却令人面红耳赤,湿热的舌头细致舔吻朝灯的眼球,年纪轻轻的魔修让他桎梏着又舒服又难堪:“跟春水淌过一样,可骚了。”

    “……”

    听他说这种话好!带!感!啊!

    任务是什么!剩下的恨意值算什么……总而言之先爽了再说,人果然不能没有爱情啊!

    “你好像又有感觉了,”越长歌温温柔柔抚着他的发,说话的调子爱怜万分:“这样把你养大了,以后没了男人会死吧。”

    “……”

    乱讲,扶月妹妹那种大胸长腿妖娆美少女明明就深得灯灯的心。

    越长歌见他不答,轻声笑了笑,即便说着这样的话,做着这般过分的事情,他还是那副月明风清的模样:“不过,小灯只能找我,我会好好疼你的,嗯?”

    身下人被干得欲仙欲死,失了回答能力,往日顾盼生姿的乌眸此刻只余下浓得化不开的爱欲,确实如他所言,潋滟得像一滩春水,白皙的身子深深陷在绫罗绸缎之中,那魔修就似绽于他身下的花,一点点在他的诱导下盛开出最美的姿态。

    待越长歌终于肯放人出寝宫,距离那乌眸乌发的美人被抱上床已经过了数月,他自己似乎毫无察觉,一举一动却与过去有了细微的不同,说话时无意望来的眼神都带了浑然天成的媚意,尽管身体因双修有所好转,愈发白嫩的皮肤却衬得他愈加稠艳,同他对视的云夕一声哀嚎。

    “你别看我,我受不了了,”护卫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同情的目光扫过朝灯:“怎么长成了这副样子,再下去,宫主肯定不会放你出宫的。”

    “为什么?”朝灯满脸天真:“歌歌哥哥对我很好啊~”

    “到现在你还当他是谪仙呢?”云夕简直不知该说眼前这人傻还是萌,见朝灯点了头,他瞥瞥嘴:“再过些时日就会明白,你都被宫主弄成了这般模样,他定要把你关起来。”似乎不忍他伤心,云夕补充道:“不过,宫主必是万般爱你,你也无需为此不安。”

    老子从来没有不安过啊。

    朝灯散漫地勾了勾嘴角,早已凋谢的桃花只余空空枝干,萦绕于其上的久远香气混入风里,夜悬云雾缭绕的宫殿在眼前铺展无际,伴着秋末阴沉的天光,延出一片混沌之色。

    “大美人~”

    来人随随便便推开小阁的门,没谁敢拦他,那抹红衣黑发的身影在整个夜悬都拥有畅通无阻的权力,周围尽是珍贵秘籍、灵丹妙药与炼器法宝,他一看不看,快步走近一身素色衣衫的男子,习惯性依赖万分地勾上他的肩膀。

    “怎的?”

    越长歌抚着心上人漆黑的长发,在他有意改变下,朝灯的头发已经快长到了脚踝,且还是同过去般不加束缚,那年轻的魔修在他怀里抬起脸:“云夕说,你以后不会放我出宫了……你对我做了什么吗?他说你把我变成了这副样子。”

    “我未做任何事,”夜悬的宫主铅眸半阖,灰色的睫毛融成一片:“小灯只是长大了。”他边说边吻了吻朝灯的脸:“乖孩子,想出宫我陪你便是。”

    越长歌见他还是尚存疑惑,便将人推倒在放置卷轴的台桌上,朝灯很快沉浸在欲海里,似把先前的疑问忘了干净,他的叫声那般温软,整个人都泥泞无比,完完全全被银发的修士开发到极致,朝灯抽抽搭搭地任由那人在他身上胡作非为,乌墨似的眸底闪过一丝异色。

    真是……虚伪又恐怖的人。

    不动声色控制着他的正常生活,连进餐、穿衣都在不知不觉中由了对方的喜好,头发长长后就不让他减掉,皮肤在灵泉里养得越来越滑腻,身子也被他教得习惯了性事,那人似乎尤其喜爱他的手和脚,除了常常替他涂抹药物外,被软禁在寝宫里那些时日,越长歌几乎不让他下地,想去哪儿都由对方抱着。

    如果真的永远同他在一起,会变成什么样子?

    即使知道这些养废自己的行为都因那人爱惨了他……转念一想还要拿了灵根逃跑就超级恐怖啊!被抓回来一定要被折腾疯吧。

    嗨呀,莫名其妙有点迫不及待。

    确如越长歌所言,过了几日他便着手准备替朝灯重塑灵根,但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