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整件事太过复杂,仅是浸泡药浴就耗费了数日,温热的泉水涌至身前,丹田处放着只修长白皙的手,越长歌将他半圈在怀里,轻语道:“痛就叫出来,或者咬我。”

    “没事,”朝灯启唇:“来罢。”

    一丝灵力注入腹中,先前服下的灵药使得他身体渐渐像是置于火上,丹田那处如有某种东西在燃烧,困住他的巨大阵法于水面若隐若现,感觉撑着自己的掌心递来的灵力突然暴增,朝灯不适地小声呼痛,背后那人安抚性地单手揉了揉他的发顶,动作却没停下,丹田处毁灭又重建的灼感近乎能把人逼疯,朝灯咬了咬唇,忍受着这般浩瀚的力量。

    难怪重塑灵根对一般修士来说是不可能的,且不论事先需泡过稀少材料制备的药浴、服下价值千金的丹药,就连替自己重塑灵根的人,也须是灵能强大的老手,稍不注意即有两人皆走火入魔的风险,丹田那儿盈满的灵能逐步被压缩,原本堵塞的四肢百骸开始有了疏通之势,他的背上满是冷汗,一阵一阵的热感持续不绝,终于,在他快要彻底受不住时,越长歌将他紧紧拥入怀里,温柔的吻细细落在脊背上。

    “没事了,小灯。”

    朝灯张了张口,那张勾魂夺魄的魅人容颜上掠过丝丝痛苦,银发的修士在他耳边柔声安慰,温润似清泉的嗓音一点点吸引着他的神智,无论从何种角度看,对方都确实是最完美的道侣,听着令人耳根酥软的情话,朝灯脸上微微泛起红潮。

    大美人越是这般体贴,他就越好奇对方真正的样子……自己都觉得自己好欠收拾。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朝灯摇头,忽的凑过去亲了亲那人白净的侧脸,越长歌微怔,旋即轻轻笑笑,将他一把梏住狠狠索吻,唇齿相缠间,原本泉水般温和的声音染上说不清的意味。

    “小灯,我好爱你……”

    数日过后,夜悬的宫主又替他探了灵识,确定重新塑好的灵根已无大碍,那人手脚便不安分起来,知道他又想做什么,朝灯顺着他的意思没有抗拒,这样一番纠缠下来又不知过了多久,自灵根塑好后,越长歌愈发不加自控,那乌眸的美人在他床上被变着法儿调教,到后来,搞得朝灯都要怀疑对方是为什么才替他塑好灵根了,秋末最后一场雨水弥漫,驰行过夜悬高高的宫墙,宛若飞驰的万千时间,云夕再见他时直叹气,朝灯忍不住冲对方竖了个中指。

    “这是何意?”

    “表达友好的意思,”朝灯笑道:“长歌教我的,你下次见他也可做这个手势。”

    看着一副受教模样的云夕,他忍笑快要忍出内伤,系统动听的嗓音却在此刻响了起来。

    [分化碎片处在附近。]

    [附近?]

    [一千里左右。]

    [……]

    这他妈配叫附近哦。

    [朝灯,]系统宛同思量后道:[抓紧时间。]

    被点名的人十分狗腿:[喳,您说得是。]

    刚刚入冬的蓝陵城人群熙攘,即便寒风凛冽,大多修士依旧着了轻便服装,靠灵力护体步于途中,朝灯和越长歌并肩而行,周围人的视线在他俩身上绕来绕去,偶尔听见的“以身饲魔”、“罪大恶极”伴随修士们对夜悬宫宫主钦慕的眼光一路不绝,似是担心他不满,银发的修士动作轻巧地牵了他的手,换来后者嘻嘻一笑。

    “还逛吗?”

    “再玩一会儿,”朝灯开着玩笑:“难得你肯放我出来,再不珍惜就没有自由了。”

    “可是不喜欢我待你?”

    “没有没有,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感觉拉着他的手紧了紧,朝灯唇角弧度加深,系统的提示说明花灵犀就在周围,心脏那儿传来阵阵刺痛,朝灯仰起脸四处张望,见了他的动作,越长歌好笑地拍拍他的头。

    “看什么呢?”

    “找有没有人比大美人你还美啊~有的话我就去搭个话,”他一双眸子黑艳灼灼,顾盼之间熠熠生辉:“咦,那边那个哥哥——呜呜!别在外面……啊!”

    朝灯被他抱着舔吻,骨子里升腾的热潮让他双腿发软,不顾周围人的视线,越长歌将那不安分的魔修逗得全身乏力,待朝灯开始求饶,他拍了拍对方的脸,掐诀瞬移至客栈里。

    他被压在锦绣包饰的软榻上干弄,整个人大开大合,哀哀的哭声落在大得过分的客房里,心脏那儿的疼痛越来越明显,朝灯动作间的躲闪和抗拒令银发的修士难得不悦,他舔舐着那人无双的侧颜,问道:“小灯,就这么喜欢外面的世界?我关你在夜悬,你可是不满了?”

    乌眸的美人哭着扭过头,竟下意识想从他身下逃脱,他知道怎样做最能激怒越长歌,不出意料,见乖顺了几个月的爱侣做出这般举动,那人顺了红绸将他的双手绑起,一个劲地折磨,朝灯的哭声就像被逼上绝路的小兽,就这样一直到了天明,越长歌也没有放开他的意思。

    应该够了。

    花灵犀如果在这附近,即使大美人有意下结界,前者也一定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再这么玩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

    “饶了我……你饶了我罢,”朝灯的眼泪早就流干了,即使如此狼狈,他也仍旧漂亮得惊人:“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忽然有点不适罢了……啊啊…别欺负我了,好哥哥,我早就是你的了……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呜…”

    越长歌垂下眸,朝灯立刻凑过去覆了对方冰凉的唇,小心翼翼伸出舌头舔了舔,待对方终于吃进他的舌尖细细吮吸,朝灯才松了口气。

    竖日从客栈出来,冰雪混着雨水蜿蜒降落,他同越长歌走在屋檐下,熹微晨光融在蓝陵城的日色里,昨日散去的刺痛又隐隐发作,路过的修士里,一位面容普通,却有着罕见金瞳的男修与他四目相对。

    越长歌正同旁侧的小修士好言好语交谈,后者今早便景仰万分地追随而来,趁着这当口,朝灯对那金眸人眨了眨眼。

    “救救我。”

    他用口型做了这三字,果不其然见对方眸光微变,心脏的刺痛也随之烟消云散,身旁越长歌打发走了那个男孩,见朝灯乖乖巧巧等他的模样,情不自禁拉过就是一吻。

    那张稠艳的小脸被迫滑下口涎,黑眸也漫起白雾,眸子的主人却一直看着金瞳人的方向,一眨不眨,就像看着最后的希望。

    【救救我。】

    花灵犀舔了舔唇,想起对方甘美的血液,视线掠过搂住他那人长长的银发,目光里的情绪越来越厚重。

    果然,不管过了多少个百年,那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