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扬天下的正道领袖,都如此……令自己生厌。

    第31章 国色天香 10

    接连几日,蓝陵城不断传来尸鬼袭人的消息,驻守蓝陵的门派也随之受到牵连,更为诡谲的是,受害者死后同样会沦为毫无人性的怪物,面目、行为同尸鬼如出一辙,万般无奈之下,蓝陵下了封城令,得知夜悬的宫主正巧在城中,很快便有人上门请助。

    尸鬼仅在夜间而行,尽管目前只是小范围爆发,因此丧命的门派弟子却以不合常理的速度剧增,为了确保安全,也因朝灯着实不该同正道相见,银发的修士将他安置在客栈里,布下结界细细叮嘱后,才有些不放心地同楼下恭候多时的带路人离开。

    偌大客房安安静静,朝灯坐在层叠帘帐的大床上,外边长明灯的火光倏忽熄灭,突然陷入黑暗,他下意识自指尖燃起火焰,金色双瞳里映着那一小抹光明,对面人眼神闪烁,朝灯脸上显露出惊讶神色,隔半晌后才笑道:“灵犀。”

    花灵犀本就妖气横生的精致长相在微光照衬中愈加蛊惑,他瞥了朝灯一眼,不轻不重点了点头。

    “你来救我吗?”

    “为何是救?”他说着,目光里不自觉流露出嘲讽:“天下人人都知越宫主被曾经诛魔榜的第一迷得神魂颠倒,为他不惜与八大门正面撞上……你以色侍人做得很好嘛,越长歌那么疼你,还需要我来救?”

    朝灯眨了眨眼。

    “可我不想再被他疼了。”他全身都是暧昧的红痕,似是看到花灵犀复杂的表情,忽地笑出声:“喂,魔尊大人,带后辈走吧?”

    隔了半晌。

    “……嗤,”紫发的魔头勾起唇,一双多情缱绻的桃花眼微微上翘:“我倒是想看看,你对越长歌那种人能有多大影响。”

    好的好的,看看看,都依你。

    花灵犀的手抚过他的面部,再分开时,面前人成了极普通乏味的长相,他从随身空间里抓过一套毫不打眼的衣服让朝灯换上,示意他跟在自己身后,大大方方下了客栈,先前越长歌设置的结界于他面前形同虚设,等远离了那片区域,他一把拉过朝灯,带人急速在蓝陵城中穿梭。

    一路上并未遇见搅得满城风雨的尸鬼,倒是身后陆陆续续传来人影破空的风声,待见淌着腥臭涎水、面目腐烂的怪物从眼前飞快掠过扑向后方拦截追兵,朝灯才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尸鬼是你放的?”

    这些怪物出现的时间本就蹊跷,遇见它们的平民百姓也未受伤,反倒是有仙法护体的修真弟子屡屡丧命,除却自己,花灵犀对正道的厌恶也是促使他行动的原因之一,那人也不否认,爽快地点了头,随即补充:“夜悬的人跟在我们后面,先前客栈那一片都有人看护,越长歌下的结界除了保护你,也是为了将你困在里边。”

    见朝灯应声,花灵犀却笑起来。

    “你不生气?他这样无微不至地待你,你习惯了?”

    朝灯不语,过了很久,风里才传来年轻魔修懒洋洋的声音。

    “不习惯也得习惯啊。”

    在全城封死的情况下,花灵犀不知从哪儿拿到了出城令,看守的卫兵查过玉牌便要放他们出去,其中一人却忽的拦下朝灯,花灵犀见状也不多言,直接一掌拍上那人胸膛。

    其余卫兵将他们团团围住,骤然降下的巨雷瞬间穿透了十余人的头颅,紫色的电弧在他手掌跳跃,朝灯愣了愣,这种霸道邪恶的力量、恐怖得令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曾经在寐京,被八大门派联手围剿的越长歌雷灵根展露时,与此刻花灵犀带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

    这两个人,居然有着相同的灵根。

    拦下朝灯的卫兵见罢心生怯意,花灵犀趁机带着他冲出城门,驶离蓝陵几里后,天色猝不及防变得灰暗,隐约能望见乌云中穿行而来的亮光,金色瞳眸浮开丝丝凌厉,他双手结阵,蔓延开的血色阵法阻挡了天空降下的落雷,花灵犀眸子亮得仿若灼烧,他突然看了朝灯一眼,一手撕裂空间,扯着他就跃了进去。

    除系统外,这是他第一次借助别的外力跨越时空,待那阵不适后,朝灯慢慢缓了过来,四下一片荒芜,颜色不齐的草色在眼前延伸,显然距蓝陵城已有了一段距离,他看那人似是受了伤,面色透出不正常的苍白,有些担心地覆上他的手,将灵力渡给对方。

    “你还好吗?”

    “无碍,”花灵犀闭了闭眼:“你的灵根……越宫主塑好的?这般,你也想离开他?”

    “是他塑的,”朝灯乌黑的眸子微抬,花灵犀同越长歌本就有夺命之仇,刚刚蓝陵城外那道落雷是谁降下不言而喻,虽然他不用刷对方的爱意值,但目前顺着他的心意显然更有益处:“……他欠我。”

    说着说着他就笑了起来,又鬼魅又艳丽,过去在夜悬里被折腾得媚骨天成的模样散了干干净净。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我何必让他碰我。”

    [爱意值四星半。]

    果然小花很讨厌大美人啊,听见别人不开心的事情变得好开心哦。

    “你的意思是……”那双桃花眼敛了敛:“从头到尾,你同他在一起都是为了灵根?”

    看朝灯答应,对方弯了弯眼,耳畔听见五星爱意值的提示,朝灯微微挑眉。

    这么快就刷到五颗星……

    待向前再行过一段路,云蒸霞蔚的粉红延绵无止,他才意识到先前花灵犀选中的落脚地离天肆十分近,与一般桃花不同,天肆的花树并不存在花期,一年四季经久不衰,尽管因伏仙大会结束而人流骤减,还是有许多游人前来寄情嬉玩,抵达桃花洲时天色已暗,河灯上行,琳琅商铺于盘错的道路上开张迎客,异常凑巧地,朝灯又一次遇见了上回替他算命的先生,那俊秀的年轻修士依旧一副黄带绑脑门的非主流打扮,硬生生被他的气质和面目衬得洒脱不羁,见朝灯看他,自然而然带了个热情又不唐突的笑容。

    “这位公子,在下看你有几分面熟,可曾是在小店算过卦?”

    “是,”朝灯也笑:“先生说我为天道厌弃,永世不得善终,很是准确。”

    “呃……”那黄带修士挠了挠头,面露疑惑:“这可奇了怪,公子你命路看来并没有残缺之像,在下先前是想赞你十二宫中几大宫都属福兆,怎会为天道所厌?”

    【你为天道厌弃,我便生生世世将这天道扭转给你看。】

    他眼神闪烁,以目示意花灵犀,后者点头后,那黄带男修接了他的手,依旧如上次般询问朝灯的生辰八字,拨转星盘不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