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儿后,肯定道。

    “我没说错,公子绝非为天道厌弃的命数,你命中有福瑞,该是一帆风顺才是,不过……”男修有些不解地盯着星盘:“公子的命数,似是同人联在了一起,就像茑萝附松,你得凭借那人施救才能享有现在的福兆……这可真真稀奇。”

    哦豁,这下要毁了。

    一旁的花灵犀神色淡然听算命先生说完,没有任何动作,他的视线掠过朝灯维持笑意的模样,再触及远处时,叮当作响的艳红木牌如栖息在树桠间的云。

    “等哪天没钱花了,”淡色衣衫的年轻魔修看着重写建好的寐京,雕梁画栋的奢靡楼阁在满是春楼的花街也显眼异常,游街的花魁足踏丝屐,一头青丝上彩钗步摇交相辉映 :“大人考虑一下来这儿串串场?”

    “朝灯,”花灵犀鬼气森森地笑了笑:“你不想活了。”

    “没啊,我就是觉得她不如您漂亮,”说话人装纯装天真,没等对方发作,朝灯扯了扯他的袖口:“这个姐姐是伏仙大会那夜的花魁吗?”

    “是新挑的,”花灵犀淡淡道:“越宫主没要那花魁,寐京自然不会任损了身价的人坐这个位置。”

    “喔……”

    “愧疚了?”

    他摸摸鼻子,少顷后点了点头,身侧的人温言细语:“小哥哥不为越宫主愧疚,反倒同情未曾谋面的花魁,真是怜香惜玉。”

    干嘛总提大美人哦,是不是暗恋他。

    “按您的意思,我该悔改万分才是?”朝灯乌眸半眯,拖出散漫的声调:“他对我是好,但他要我一直陪着他,我才不想。”

    花灵犀顿了顿:“为何不愿?”

    “我不想被谁绑在身边啊。”

    反正花儿是个傲娇,短时间也意识不到对自己的感情,不如先断了他的想法,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人人喊打的渣男,少麻烦的同时也省得让对方伤心,况且他与花灵犀相处了数月,虽然夜悬还未追来有些不符常理,但也差不多到了能讲点儿知心话的时候。

    科科,灯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那么长的时间,如果永远只能面对一个人,我会疯的,”朝灯笑嘻嘻道:“再喜欢也不行,我是爱慕过长歌,但我做不到为谁从始至终留下来……到后来,感情磨光就只想利用他重塑灵根了。”

    对面人微微颔首,意是明白了他的想法,那双色泽奇异的桃花眼轻阖,黑鸦羽毛般浓密细长。

    莫名其妙的,那种难得展现的温和姿态,竟使他想起了另一个人。

    鉴于一路都由花灵犀规划行向,朝灯对这庞大世界的许多地方又不熟悉,常常是即便抵达他曾经过地界的也要稍晚才能忆起,长冬罕有的暖阳融化冰壳,厚厚的积雪缓慢消散,四季青葱郁的树盖上白雪萦绕,他跟在花灵犀身后,步至山崖之颠才发现满是落英,芳草地蔓延至鹰嘴形的悬崖口,朝灯有些好奇道:“这是哪儿?”

    除却天肆桃花洲,很少有凛冬里仍旧如此繁盛之处,花灵犀没有回答,而是轻轻浅浅笑了一阵,才云淡风轻道:“水纹东陵、天肆桃花、寐京一夜……你说这最后一站,会是哪里?”

    水纹陵以东是仙魔交界的地带,如果没记错,这是他最初与越长歌相见的地点,再加上后来的两个地名……

    朝灯脸色发白,对面人抬起皓白的腕敲了敲他的额头,温温柔柔的模样令人无端脊背发寒

    “越是对你好,你就越厌倦我?”

    [分化碎片情绪不……嗯?]系统第一次表露出出乎意料的情绪,向来运筹帷幄的嗓音微微上扬:[被骗了。]

    [……?]

    逗我。

    [这个不是分化碎片。]

    那人金色的瞳孔慢慢失了焦距,妖异的容颜渐渐透出不自然的僵硬,原本苍白的皮肤呈出亡者才有的灰败,系统啧了声:[他早就死了,躯壳里被人单独注入了一缕灵识,灵识脱离原主太久而一直处在沉睡状态,那日突然醒来,我才以为它是分化碎片。]

    朝灯大脑转得飞快:[分化碎片在情绪碎片塑造世界时脱离而下,丽丽是虚伪的碎片,就算不是分化碎片,被你检测出来、足够糊弄你的灵识,只可能来源于——]

    [被虚伪摆了一道。]系统的声音里居然透出隐隐的兴奋:[虽然估计他是无意的,但能做到这种程度……很有趣。]

    [……]

    有趣,有趣个屁,你行你上啊,总统大变态。

    [自求多福吧。]

    幸灾乐祸的笑声让朝灯眉头皱起,皎皎若明月的修士身姿颀长、温润如玉,一头银发披散在白色外衫上,那人随手一挥,花灵犀的尸体即消失在原地,他看着朝灯,一点一点说出令那魔修毛骨悚然的话语。

    “肯让我碰你,只是为了利用我重塑灵根?”

    “……”

    天!啦!噜!

    生不如死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让人想一头撞死的事情……他妈第一次翻船啊白痴系统!

    “就算有一丝心悦我,也永远做不到为我停留,一点也不想陪着我,你觉得我绑着你?”

    “不、不是的……”

    朝灯不断摇头,第一次感到真真切切的恐惧,从没有谁给过他这样难以言喻的感觉,即使是前两个碎片被逼到恨意五星时,也不如眼前微微笑着、连系统都暂时检查不出恨意值的人不受控制。

    “不是什么?”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缠上他的脚踝,朝灯低头,瞳孔猛地聚缩,脸色也随之惨白。

    那是一截蛇尾。

    银白的,柔软又布满细致鳞片的爬行动物……才会拥有的器官。

    “小灯,”越长歌向他靠近,冰冷的五指抚上他的脸:“你知不知如何才叫真正绑着你?…你冷吗,一直发抖,好可怜呀……”

    那截银白一点点向上温情缠绕他的小腿,朝灯这才想起越长歌的体温一直偏低,即使在行情事时,也低得不像是人类,他那时还以为是对方修炼的大道和双灵根中的水性灵根之由,不成想他根本就不是人类。

    “疼你也没用,反正你不是什么乖孩子,”对方舔了舔嘴唇,银灰的眼中隐隐能望见竖起的深色瞳孔,越长歌含了他娇嫩的唇,边咬边道:“我其实最爱用下三滥的手段对付自己喜欢的东西,我这般心悦小灯,你说……”

    “我该怎么待你?”

    [恨意值三颗星。]

    第32章 国色天香 11

    没有回应。

    朝灯一声不吭承受着他的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