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只觉得口腔里那物柔软冰凉得过分,对方似乎尤为喜欢他口里的湿液,仔仔细细舔吸,敏感的舌头也被缠着弄个不停,体内传来一阵又一阵快意,许久没经历过的三星恨意值强烈得要命,越长歌自然感到爱人的变化,调笑道。

    “几日不见,小灯这身子……”他的手插进朝灯嘴里,爱抚着柔软的舌根,甚至快要顶到扁桃体,那种侵略到极致的感觉令朝灯想要干呕,却在对方的暗示下不得不任他逗弄:“越来越可爱了。”

    p,老子一直超可爱。

    “那个……是怎么回事?”

    待越长歌终于收了手,他嗓音低低地问道。

    “花灵犀?”银发的修士又吻了上来,将他直接压倒在花地上,整个人松松圈在怀里,朝灯低垂下眸,先前他一直没意识到,只当越长歌喜欢他喜欢得紧,现在才觉得对方这些行为无不透着蛇性,将他整个人死死纠缠:“几百年前,我杀他时便注了一缕灵识已备不时之需,那日八大门表面被我压了下去,暗地想做手脚的却数不胜数,我不方便动手……”

    “所以你让蛰伏在尸体内的灵识醒来,借他的手铲除异己?”朝灯略微皱眉:“除掉那些人后,你还能再杀他一次巩固自己的声誉和地位,你——”

    “小灯好聪明,”那人音色温柔得似掺了水,仿佛早在百年前就机关算尽的人与他毫无关联,下一瞬,原本还含情脉脉的铅色瞳浮出极为残忍的冷意:“可惜,太聪明了,你是第一个能利用我的人,这般欺瞒于我……我很伤心。”

    缠在朝灯腿上的蛇尾退了下来,他不敢挣扎,就被带着进了夜悬,路上迎面而过的修士皆低头不敢看他,最早来这儿时,他便知夜悬宫建得奇巧,易守难攻的同时,身处其中若想不走正道和规定的宫门离开,对功力颇深的修士也难如登天,这次进来大概就没了逃跑的机会,再加上越长歌有心约束,整个夜悬对他而言都将是座巨大的华美囚牢。

    穿过花谢桃林,漫天白雪纷纷扬扬,守在寝宫外的云夕见了宫主护在怀里的人,惊讶的同时喜上眉梢,这大半月自己都过得战战兢兢,尽管越长歌表面与往常无二,待人还是温和有礼,深知对方是个什么脾气的云夕却吓得只觉随时会掉脑袋,现在宫主心上人回来了……

    他看银发的修士微笑着对怀里人说了什么,心里更是宽慰了几分,却见那年轻的魔修脸色一变,挣扎着就要从他怀里下来。

    “……不、不…不要……!!”

    越长歌亲了亲他,毫不犹豫制了他的动作把人往寝宫里带,朝灯情急之下抓住了云夕的手臂,那柔软细腻的感觉足以令任何人心神驰荡,云夕怔愣,只觉得臂上一阵剧痛,逼得他下意识抖开朝灯求救的手,目及之处的最后画面是越长歌略显冷淡的白净侧脸。

    “长歌、长歌…求求你……”

    他的腕处覆上冰冷指尖,恳求的叫声被人视若无睹,想起对方刚才在宫外低言细语的威胁,只觉得如坠深渊。

    “可是求我别断了你的四肢?”

    见朝灯不停应声,那人轻柔地摩挲着他的手腕,或许是对方的温柔让他觉得有了可乘之机,乌发乌眸的美人将头搭上越长歌的肩,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

    当真跟小孩儿似的,以为犯了错,凭撒娇便能求得原谅。

    他听见对方一声轻笑,铅色的眸子光华流转,越长歌另一手半环住他抚摸朝灯的脊梁,柔声道。

    “我爱你。”

    同时,一声细细的、像是丝昂断裂的声响自他白腻的手腕间传出。

    “唔…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手筋……被挑断了。

    朝灯满背冷汗,蜷缩在绫罗绸缎的大床上,外边的侍女听见这动静无不低眉垂眸不敢吭声,越长歌将掐好的灵诀锁在他的腕上,舔吻着那只再也抬不起来的手。

    指节细长,指骨精巧,就连上边的指甲也幼嫩如花苞。

    “小灯的恢复力似乎很好,”他眉眼含笑,更显得风姿疏朗、人若美玉:“这禁咒下了,再好的能力都会化为乌有,你就乖乖地……当个属于我的残废。”

    [统。]

    [他说的对。]

    [……]

    “滚啊!!”那魔修如被激怒的小兽,一双乌黑眸子因泪水和恨意变得通红,殊不知不知自己这般又傲气又无助的模样有多惹人疼爱:“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谁会愿意和你这种疯子在一起——啊啊啊啊啊!滚开啊!”

    好忧郁噢。

    在三星恨意值的作用下,灯灯……灯灯爽得要演不下去了。

    “叫得真好听。”

    越长歌慢条斯理替他另一只被废掉的手也下了禁咒,同时用水灵根治愈了他流血不止的伤口,将滑下来的血液一滴不剩吞进了口里。

    “畜生!……嗯…”

    他的两只手软软地瘫在床上,越长歌按住他踢向自己的长腿,眸里涌起令人心惊肉跳的阴寒。

    “你隔会儿才会明白,什么叫畜生。”

    那人轻描淡写的嗓音使朝灯耳热得不行,偏偏他不能抵抗,只得任拉扯,触手丝绢般的肤质令银发的修士喜爱至极,他满含爱意地舔着纤细白嫩的脚踝,舌尖从脚背一路滑下,将朝灯的几只脚趾裹进口中轻咬,陷在丝被里的美人忍不住扭了扭腰,上半身微微立起,半眯的眸里水气弥漫。

    他似乎终于意识到不对,惨声问。

    “你…你是不是…”

    “蛇性本淫,”越长歌的唇离开他的脚,改用手在脚踝上细细抚摸:“小灯吃多了我的蛇精……会越长越美的。”

    “呜……变态…”

    那人指尖划动间,漆黑长发的美人又发出阵阵哀哀的哭喊,待越长歌以同先前一致的手法拿咒锁了他废掉的右脚,朝灯哭得浑身颤抖,嗓子都快哑掉了,这般惨遭欺负的模样只能进一步激起那人的施虐欲,他的左脚同样被断了脚筋,治愈他的伤口后,越长歌将完全不能自主活动的爱侣揽进怀抱里,细细吻着他的眼泪,将其全部吞咽进腹。

    “乖,不痛,都治好了,”他明明才做了这般罪恶的事,却还出尘得如天上的仙人,话语也温柔得一塌糊涂:“我们去把汗洗掉,然后喂你吃该吃的东西,好不好?”

    你要喂老子吃什么哦。

    大美人真的好下流好不要脸,这种外表清冷实际坏得要命的款式……真是深得我心。

    他被抱进灵泉,全身上下让人仔仔细细清理,温暖泉水和其中蕴含的浩瀚灵力使朝灯在不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