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不觉中竟有些犯困,正迷糊时,他的丹田搭了只修长的手,余光隐约可瞟到长长的银发,耳廓让那人不轻不重地咬住,他感到对方呼出的气息绕在自己的肌肤上。

    “小灯这么喜欢灵根……我送你一个。”

    “什……?不、不、不不不不——!!”

    朝灯无法动弹,即使拼命想逃离,早就废掉的四肢也使不上半分力气,只得眼睁睁看着那人将手上水色盈盈的一团贴近自己,那其实是个很漂亮的东西,散发着温暖静谧的柔光,四周时不时有一闪而逝的点点星子,美得宛如梦幻。

    这是只水灵根。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不出意外,眼前这团柔美的光晕很可能便是越长歌的灵根。

    “你……就算你是双系也不能无故少掉一个灵根吧?”朝灯急促道:“就算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你自己——”

    “这只是一半不到,”越长歌温情万分地将手贴近他的丹田,看他怕得要命又动弹不得的样子,抬另一手揉了揉朝灯的头:“况且若是全都给你,我就没法控制小灯了。”

    见他面露疑色,对面人铅灰睫羽轻扬,柔声道。

    “完整的灵根分为两半,道理上讲,较大的部分能影响较小的部分,不过大多尝试过的人都失败了,小部分灵根还没植入体内便会枯死。”

    他边说边将那团柔光硬生生推进朝灯的丹田,不顾后者痛得一直惨叫,稠艳小脸上滑落的眼泪一滴一滴砸进灵泉,整个人都似要疼得昏死过去。

    “……够了…”朝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软绵绵的手脚以一种柔弱无比的姿态浸在灵泉里,连稍稍挣扎都做不到:“你到底要把我毁成什么样子才解气?……或者说,你把我当什么?就算是我有错再先,你这样欺负我——”

    “小灯,你有反应了。”越长歌眉眼弯起打断他,这样的神情放在那人脸上好看得不得了,薄薄的双唇启合:“你好似很喜欢被这样对待……来,听话一点,该喂你吃东西了。”

    “滚开!疯子!”

    朝灯脸上泛起浅红,不知是气得或别的什么原因,突然缠上小腿的银白蛇尾在满池热气腾腾的灵泉中也冰凉如初,他看着那人有条不紊褪去衣衫,原本该生长腿的地方,早已化为粗长的、蛇才有的尾部。

    “你……不!别、……求求你!长歌、大美人……你别这样和我做!不要…呜…不要不要不要!!”

    “小灯,若是蛇……那里是双哦,你会快乐死的,以后说不定求着我要。”

    他轻笑出声,说罢一把将人死死按在灵池里狠干,禁忌又畸形、漫长得没有尽头的性事折腾得乌发的美人精疲力竭,几次险些溺水时都是对方将气渡进他口里,等到那人停下,朝灯早就爽晕了过去,将他清理干净,越长歌把人抱上床,从头到脚吻过后,才搂着他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

    因为手筋脚筋彻底断掉,他洗澡、行走、更衣……一切的一切都由那人控制,越长歌用药增长了他先前故意剪掉的头发,见对方拿着一袭红衣,朝灯露出厌恶的神色。

    “我不要。”

    他尽可能往床里缩,丝被下养得似一掐就能出水的皮肤遍布爱痕,这几日朝灯被逼着换了各种各样的红衣,那些色泽鲜艳的衣衫无不价值连城,夜悬的宫主闻言也毫不介意,只迷恋地亲亲他的额头,不顾他的意愿,强迫朝灯穿上了万分明艳的红装。

    他的双手双脚被人时轻时重地揉捏,若是长时间不活动,手脚才算真正废了,肌肉也会逐步萎缩,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温柔异常地一只只搓揉他的脚趾和手指,随后又替其上了粘稠的药膏,待那药香在空气里散尽,越长歌舔了舔他的脚心。

    “小灯这里……越来越软了。”

    含糊的声音从那头传来,越长歌将他拉过来勾进怀里,吮了他的耳垂低声道:“身上也好温暖,因为是火灵根吗。”

    是你体温低啦,笨不笨,以后投胎了记得好好考生物,多刷几套王后雄。

    考虑到自己的角色定位,朝灯调动灵能将灵根压制,冷着声音道:“现在不了,放开我。”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丹田灼热,竟是被那植入体内的水灵根逼得散了灵力,似有流水温柔地完全包裹住他自己的灵根,连能力都不受控制的恐慌逼得朝灯恨恨咬上那人的肩膀,对方丝毫不在乎肩上的血,有一下没一下安慰性地轻拍他的背。

    “我爱你。”

    待他的气发泄过了,越长歌拉过心上人的一缕长发,一点点舔吻,漆黑的发丝滑在手心,察觉自己竟感觉头皮酥麻,浑身爽得不行,朝灯恐惧地渐渐睁大眼睛,几乎失控道:“……你做了什么啊!”

    就算以前会因为恨意值有感觉,他也绝对不会敏感成这样。

    “我爱你,”那明月般的修士重复道,铅色瞳眸轻阖,旋即微微笑笑:“我在把你变成我的,小灯。”

    第33章 国色天香 12

    造型古朴的镂空香炉自炉腹传来浅淡木香,一丝一丝白烟极快化在空气中,给原本空寂的房间带来阵阵暖意,厚约一指的绒毛地毯将坚硬的地面铺得温暖宜人,在那之上趴着个红衣墨发的美人,白雪般的身躯陷在浅色地毯里,他的头发很长,若能站起来,想必定是快过了脚踝,那美人借着手肘处的力量一点点往前爬,被废掉的四肢提不起半分力气,他的手朝着门的方向,慢慢地挪动。

    越长歌进来时,看见的便是这一副勾人的景象。

    他略微扬唇笑了笑,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的意愿,等到那人实在爬不动了,面色绯红地倒在地上不停喘气,才上前把他抱起,将那美人抵在轩牖上,自上而下细细索吻。

    “没有汗。”

    越长歌的手顺着他的肩头抚到背脊,朝灯舒服地哼了哼,前者对着他雪白的脖颈又吻又舔,不一会儿朝灯就两腿紧绷,目光也开始溃散,这时旁边人的轻语无异于平地惊雷。

    “蛇都没有汗,”他说着,对上朝灯猛然反应过来的惊恐视线,笑意又重了几分:“小灯好美呀,全身上下合我心意得不得了。”

    似是知道朝灯在恐惧什么,越长歌随手一挥,一面水镜出现在二人面前,他向镜中望去,那乌眸乌发的人也正在看他,他的灵根是火,本该天生张扬随性,而今却硬生生在眉眼间添了媚态与春意,双目流转时似能溢出水,那般柔软动人的模样,就像一条蛇。

    能让蛇觉得美的,必然是同类。

    他的身体在不知不觉间……已经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