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近乎是有些天真的口吻:“若被他发现,你会没命的。”

    [爱意值四颗星。]

    “在下…”那护卫犹豫许久,才从阴影里走出,是个很年轻的男修,一双琥珀色眸子干净剔透:“在下……想救公子离开。”

    “你会没命的。”朝灯重复着那句话,随后笑笑:“你叫什么名字?”

    “…李、李渡。”见对面那人没有走的意思,年轻的护卫急急道:“公子放心,宫主他为要事缠身,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在下自问护卫队里除却云护卫长便再无敌手,今日护卫长同宫主一起出了夜悬,只要走小南门河下的暗道离去,两日即能出宫。”

    朝灯脸上一闪而逝的动摇被李渡精准捕捉,深知对方并非心甘情愿留在此处,他低念了句失礼,将朝灯抱起便要离开。

    “喂喂喂,放我下来,别闹别闹。”

    他是真的有些出乎意料,本打算和这小孩耗着,等越长歌回来想方设法刺激一下即可,万万没料到李渡这么一根筋,竟打算直接带上他逃跑,那小护卫闷不作声,只是摇摇头,刚踏出内宫,就见银发蓝衣的修士目光淡淡地望着这里。

    妈的,开门红。

    “……宫主。”李渡眼底明显划过惊恐,却搂紧了他没有放手的打算,声音虽颤,又显出说不出的坚定:“您…您开开恩,放朝公子走吧,您这般锁着他——”

    “小灯求你的?”

    温润如泉的嗓音落在空旷厅室,李渡咬牙:“是属下擅作主张。”

    “罢了。”

    那人神情说不出地淡漠,再一看时,李渡的胸前已然鲜血四溅,连呼痛的机会都不曾有,上一刻还炽热跃动的心脏便被碾为碎块,朝灯从他怀里摔在厚厚的绒毯上,他没有受伤,只是沾了身后尸体的血液,这般血腥的场景却更显得他容貌豔丽无双,宛若勾魂夺魄的浴血精魅。

    银发的修士向他走近,手指微动间,后方的尸体旋即消失不见,温水构成的水团在朝灯脸上游走,那人用自己的灵力仔仔细细清理他沾了的血液,红衣的美人忽然拿小臂狠狠撞上白净的手背,待那因血水而呈淡红的水团滚落在地,朝灯挑衅地对上近在咫尺的铅色瞳眸。

    “大美人。”

    他娇嫩的唇瓣缓慢启合,睫若两弯乌羽,他用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又阴郁十足的目光直直看向对面人的脸,声音里带了剧烈的恶意,仿佛先前那些柔弱的驯服姿态皆是伪装,真正的他……对越长歌恨之入骨。

    “你可真是个怪物。”

    银发的修士神色不变,就连眼睛也一眨不眨,瞳孔却隐隐有竖立的势头。

    [恨意值五颗星。]

    [总统,有时候我觉得,]朝灯的目光掠过自己身上还未洗净的血液,即使知道死者不过是碎片塑造的世界里微不足道一缕精神力,他还是有些不自在:[你真的非常理智。]

    理智得就像天生没有感情。

    过了好一会儿,在他以为系统不会回应时,熟悉的动人嗓音响于耳际。

    [当你要捍卫一些东西时,你必须向前走。]

    向前走。

    似乎已隔了很多年,在灯火通明的楚家宅邸,他第一次为那个少年犹豫不决时,系统告诉他,他应该一路前进。

    朝灯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之前的不适却鬼使神差般烟消云散。

    [您一听就是有故事的人,分享一下?]

    脑海里的声音似若轻笑:[总有一天,你会明白。]

    “朝灯。”

    对面那人的手里多了簇流火般的金色,铅色双眸同他平视,仿若最深不可测的湖泊。

    “不叫小灯了?”

    朝灯讽刺地挑起唇。

    “你猜猜看,这是什么?”

    那簇流火犹在燃烧,白皙修长的五指托着它放至朝灯眼前,邪恶又淫靡的力量持续不断自其中涌现而来,越长歌凝视着心上人秾丽的眉眼,轻语道。

    “这是雌性穹龙的内丹,”那人伸手抚掉他脸颊残余的血迹,明显十分不喜别人的东西留在他身上:“穹龙为上古十大神兽之一,虽名里有龙,确是实打实的蛇怪,雌性穹龙不擅战斗,但生性喜淫,爱行交媾之事,发情时多引雄蛇争相杀斗,自己也常常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被共赴巫山的对象生吞活剥的例子屡见不鲜。”

    穹龙是迄今已知中最为恐怖的妖兽,天性残酷淫恶,又拥有一身毁天灭地的本领,有记载的穹龙屠城案数不胜数,无数大能折于这种怪物手下,偏偏穹龙喜爱自相残杀,早在千年前便于世上销声匿迹。

    他虽知越长歌为蛇妖,却从不知对方具体乃何种妖兽,而今后者手里握着雌穹龙内丹……

    “我是现存的唯一一条穹龙,”流火般的内丹向朝灯的腹部靠近,越长歌吻过他的额头和眸眼,续道:“你不是说我是怪物吗。”

    似是懂了他的想法,朝灯发出惊慌至极的惊叫。

    “雌穹龙的内丹十分霸道,几乎能将任何生物的性征改变,”他的手缓缓移至朝灯的丹田,那般慢吞吞的动作格外令人毛骨悚然,越长歌咬住爱侣白嫩的耳垂,柔柔道:“我把这内丹打进你的丹田里,让你当个只会抱着我发情的怪物,给我源源不断地生小怪物,好不好?”

    哇。

    ……哇个屁啊,谁要玩这种肮脏的游戏,太下流了散伙散伙。

    “不要——!!”朝灯这回是真的怕了,他扭摆着身子想从那人手下逃脱,内丹却已覆在了丹田:“越长歌!你冷静一点,我不该那么说的,你别这么做……不要……呜…拿走啊,求求你把它拿走,我会听话,我会乖乖的……求你了…呜啊啊啊啊!”

    那东西一半已没入了他的丹田,他只感觉全身灼烧,敏感带痒得不行,很快身下就一片潮湿,银发的修士看他流泪,动作顿了顿,又沉默地进一步加大了力度。

    “啊……!”美人的哭喊被制住他的修士吞进口里,口涎不断从白玉般的脸颊滑下:“唔……拿出去……不要了,不要……”

    “小灯乖,再忍忍,很快就好了。”

    “呜呜……求求你…长歌、长歌……你别这么对我…放过我罢……”

    “我放过你,谁来放过我?”

    低沉温和的男声染上戾气,他稍加施力,雌蛇的内丹便全部入了朝灯体内,他看着身下人的手脚慢慢开始动弹,知道这是穹龙蛇丹修复了他的伤处,那簇流火般美丽的淫丹很快便能完全融于他每一寸皮肤、每一滴血液,到那时,这个人将完完全全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