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朝灯又陆续参加了几回拼组行动,待他同缄默的大半成员混熟悉后不久,卫悄便下达了新的团体任务。

    缄默的成员皆是极为杰出的异能者,除大任务外,一般两三个人拼一拼就能干完普通兵团望而怯步的大单子。这次行动的目标为西区六大基地之一的瑟斯,它将于城郊的分区基地举行庆功晚宴,特别之处在于,瑟斯家族的首领刚于一日前宣布与西图基地结为联盟。

    “又是那小疯婆。”

    伴随着话语中流露的抱怨,鲨鱼将油门加到最大,价值百万的改装轿车硬是让他开出了云霄飞车的效果,他、朝灯和洛达洛拉姐妹俩分在了一组,其余人跟着卫悄去往基地另一侧,朝灯忍住逼他停下的欲望侧头询问:“什么意思?”

    “瑟斯家族的首领,是个长得像男人的变态女,”见鲨鱼还想抽空喝口酒,朝灯一下用异能打掉他的威士忌铁盒,金棕发的缄默二把手嘀咕几句,无可奈何继续开车:“她叫史蒂芬妮,听名字就够矫情了,瑟斯这几年之所以上升得这么快,全因为变态女是个疯狂科学家,在丧尸病毒的研究方面无人出其左右,其余几个基地都把她当救世主。老大特别烦她,干过好次几架。”

    朝灯有些意外:“那个人还活着?”

    “缩头乌龟,”鲨鱼不屑地嗤之以鼻:“身前挡着一大群死忠,变态女不久前才宣布丧尸病毒是人为研究的成果,如果真是人造,老子估计就她干的没跑了,贼喊捉贼谁不会。”

    抵达瑟斯的分区基地时,门两旁整齐停泊着各色车辆,来宾在进入基地前必须刷邀请卡,身份也将一一核实,鬼知道卫悄和鲨鱼从哪儿来的邀请卡,又怎么替所有人伪造了身份,当他挽着洛达进到基地内部,盛装出行的男宾女宾与琳琅美食几乎令人晃花了眼,华美的吊顶灯具倾泻朦胧光辉,人造迷你假山流水潺潺,女士们身上的钻坠和戒指闪闪发亮,手持晚宴包丰富的颜色犹如深秋树林。

    距邀请函上的时间已过了大半,一名个子高挑的青年自二楼走下,那青年正式向在场的来宾宣布西图与瑟斯结为联盟,并简单说明了两大基地的融合计划与未来走向,一片鼓掌与叫好声中,朝灯脸色难看地同青年黑色的眸子四目相对,他旁侧的鲨鱼更是一脸不可思议。

    “你哥诈尸了?这他妈是人是鬼?”

    “我不知道……你们确定杀了他?”

    鲨鱼毫不迟疑:“团长出的手,肯定死干净了。”

    场中被崇敬目光包围的青年有着十分俊美的容貌,身量修长,皮肤也与正常人无异,唯一不符常理的是,他有着同早该死去的罗家大公子一模一样的长相,就连刚才自介时,他也说着罗沉的名字。

    【过来。】

    他看见罗沉隔着重重人群,无声地朝自己做出口型。

    【来哥哥这里。】

    “我去找他,”朝灯将手边的玻璃杯放在桌上:“如果情况不对,通知团长救我一命。”

    “喂,灯!”

    还没等鲨鱼拉住他的手腕,黑发年轻人便快速走离了他们藏身的阴影,顾虑到外面或许有认识自己的仇家,缄默的二把手只得暂时停在原地,全场的目光开始有意无意追逐那个自隐蔽处走出的身影,高高瘦瘦的男孩子鲜活得如同某种生机勃勃的苍翠植物,罗沉看着向他走来的人,满目微笑地比了个手势,和朝灯一前一后离开了宴会厅。

    “你是谁?”

    拐过走廊,朝灯立即摸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拿刀尖正对以深沉目光凝望自己的青年。

    “我是哥哥啊,”罗沉保持着微笑上前一步,丝毫不看近在咫尺的锐器:“小灯,想哥哥吗?”

    “别过来。”

    他皱了皱眉,匕首渐渐没入进青年的胸膛,皮肉撕裂的动静在异能者耳中格外明晰,罗沉却感觉不到疼痛般步步向他紧逼,甚至伸手想抚摸他的脸庞。

    “多日不见,小灯的脾气倒是越来越大了,”青年的笑声骚弄着他的耳际,神色却逐步阴郁:“卫先生宠出来的?”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朝灯将最后一截匕首猛刺进罗沉的心脏,声音轻轻道。

    “我是死过,可我想为你活着,”青年随意拔出匕首扔在地上,胸前并未流一滴血:“哥哥不忍心留你孤孤单单一个人。”

    “你现在是丧尸?”

    “如果这样更好理解,我是。”

    罗沉的手里出现了一只小巧的黑色操纵器,他的手抵上操作器唯一的按钮,嘴角笑着的弧度越来越深。

    “基地的通风口和出入门已经完全封闭,若我按下控制键,抑制异能的新型瓦斯会在三十秒内充满整个空间……晚了,小灯,在和你说话前,我已经按了下去。”他看着朝灯因施展不出异能而变化的神色,停顿片刻后续道:“我知道缄默的全员都混迹在来宾中间,卫先生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异能,他还能在枪炮扫射下活多久?”

    “……”

    “你就像是灰姑娘,”罗沉自言自语:“你是私生子,见不得光的存在,魔法快要失效了,如果还想像个公主那样活着,就乖乖的……让我拥有你的全部。”

    朝灯挑了挑眉,不发一言。

    “你还在期盼谁呢?卫悄早就自顾不暇,没准已经死在了枪口下,哥哥会给你最好的人生,”青年着迷地注视着他眼皮上那点儿隐隐约约的泪痣:“小灯乖,小灯最听话了,小灯要嫁给哥哥,做哥哥的新娘子……”

    “真是感人肺腑的禁忌之恋,”如同丝绒般触过耳膜的动听嗓音打断了罗沉的呢喃,身材高大的英俊男人在瞬间爆掉了身后两只突袭丧尸的脑颅,他踹开挡路的瓦斯罐,利落的狼眼带着若有若无的戏谑:“有钱人家的小孩都爱这么玩儿?”

    悄哥……好帅啊。

    朝灯摸了摸鼻子:“反正我不爱。”

    “不可能!”罗沉难以置信地看着狼眼的男人冲他勾勾唇:“你没了异能,你——”

    “烧了。”

    卫悄声音里透出极淡的厌恶,猛然蹿升的火光包围住罗沉,后者的惨叫来不及发出就被焚毁了喉管,朝灯看着几分钟前还与自己谈笑的罗家大少爷在眨眼之中化为一摊灰烬,再朝卫悄望去时,他的眸里多了几分异色。

    罗沉先前胜券在握的模样并不像是假装,自己的异能直到现在也确实被抑制着,看情况,大多数人应该同他处境相似,为何单单只有卫悄能不受影响地使用能力?

    “你哥讲的故事,你听过完整版吗?”

    “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