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朝灯顿了顿:“结婚了?”

    “老大为你补全一下童年,”卫悄似乎思索了片刻:“如果没记错,我听过的应该是另一种结局。”

    朝灯十分狗腿:“您请说。”

    “王子找到了灰姑娘,她和他想象中一样美丽善良,但他不明白平常人家不受宠爱的小女孩为什么能拥有那么华丽的裙装和水晶鞋,他提出疑问,善良的女孩带他走到了许愿树下。”

    “她告诉王子,鸽子和其他动物会为她叼来衣服鞋子,许愿树能满足她所有的愿望,王子微笑着凝望许愿树,告诉女孩,”卫悄半阖下眸,这个角度,刚好能使他将朝灯的神色看得一清二楚:“‘以后你的愿望都由我来实现,我会给你一切。’”

    “他们回到了皇宫里,王子命人偷偷敲碎了女孩的水晶鞋,并把它的碎片彻底销毁,又要求全国最好的工匠们连夜赶制出了和那双一模一样、只不过小上两码的水晶鞋。”

    “……”

    哇,原来有钱人家的小孩爱这么玩儿。

    “他们要结婚了,邻国使者从远方赶来,全国的女孩都为此心碎,灰姑娘会有世上最美的嫁衣,但王子希望她能穿那双水晶鞋作为婚鞋,就像当初她猝不及防走进他的人生一样同他步入殿堂。”

    “可是灰姑娘没办法把脚塞进鞋子里。”卫悄低沉中带着丝丝清澈意味的嗓音融入空气流:“如果穿不下水晶鞋,那她也不过就是个骗子,和姐姐们毫无差别。”

    “她急急忙忙出了城堡,一路奔往家的方向,在那里她发现许愿树的位置只有随风飘逝的灰烬,她不知所措,没有谁能帮她,街道上都在为即将到来的盛事狂欢,最终她回到皇宫,在深夜里割下了自己的脚后跟。”

    “……你到底从哪儿听的故事?”

    “老大还没讲完——”

    “小的闭嘴了,您继续。”

    卫悄瞥了他一眼,续道:“女孩穿上纯白的婚纱,带着花冠,她的脚塞进了水晶鞋里,可她再也没办法走路。”

    “‘没关系,以后你想去哪里我都会带你去,’王子走进来,擦掉她脚上的血渍,将女孩搂入怀中。”

    “‘有脚的话你将走到我碰不到的地方,没有了它们你会永远留在我身边,你只能依赖我,离开我你将一无所有。’”

    “……”

    悄哥……超帅啊。

    灯灯决定勉为其难接受你的表白,不用谢。

    “‘你太好了,你拥有的东西让我恐惧,我烧掉了你的许愿树,那些聪明的小动物也不见了,不要哭,你哭我会心疼’。”

    “他抱着女孩走进教堂,大主教将亲自为他们证婚,所有人都羡慕女孩的好运,连继母和姐姐也心甘情愿为他们送上祝福,她闭上眼睛,感觉冰凉的戒指套在了自己的手指上,就像一道坚固的枷锁,她再也没有办法抛下他,王子温柔抚开头纱凑近她的耳朵——”

    男人的眸色越来越深,冰蓝的眸底空空荡荡又无比沉重,似酝酿着足以席卷一切的风暴:

    “‘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爱意值三星半。]

    第40章 末日狂花 6

    明亮灯光照映走廊,仿若流水倾斜一地,大厅那侧逐步意识到不对的异能者大大小小的惊呼声持续不绝,抑制瓦斯浓度还在上升,朝灯错开视线,低声道:“这是鬼故事吧。”

    “是啊,”卫悄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好听吗?”

    “超有感觉超好听,老大讲的都喜欢~”

    “小孩,”那双颀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男人沉厚的嗓音里不觉带了上位者特有的压迫感:“你跟人说话一直这样?”

    “那你呢,”朝灯笑意盈盈地同他对视:“你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啊,”卫悄抚了抚唇,慢慢上挑的嘴角弯出极淡的笑容:“想让你追忆童年的意思。”

    “我没有这样另类的童年。”

    “那还真是可惜了……”

    “老大。”

    见卫悄抬头看他,朝灯不加掩饰地回望过去,他这般与人对视时,眼眸含星,任谁都会觉得怦然心动,隔了一小会儿,朝灯弯了弯眸。

    “没什么。”

    狼眼的男人瞟过他的面庞,忽的抬手,力道不大地擦过他的左眼皮,睁眼说瞎话:“这里有脏东西。”

    泪痣嘛。

    朝灯也不反驳,只似笑非笑盯着他的动作,卫悄收了手示意朝灯跟上,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大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丧失能力的异能者抓着往来侍者疯狂逼问,对此情景一无所知的侍者们被逼得没办法,好几个年轻的女孩都吓得流出了眼泪,见卫悄出现,大部分人不由自主将目光投向这个气势强悍的男人,一片混乱中,不知是谁最先报出了卫悄的身份,很快就有人低声议论,富有深意的目光直往那边瞅,尤其在看见他身侧勾魂夺魄的美人后,更是全然移不开眼睛。

    末日以来,人人自危,能活到现在,大多为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各大基地的权贵表面上衣冠端正人模狗样,背地里私制兵火、违禁研究、嫖杀抢掠实乃家常便饭,今夜能受邀来瑟斯基地的自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那年轻男孩的美却太勾人堕落,即便只是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无端端令人滋生狠狠侵犯他的欲望。

    恨意值与爱意值的提示不断交错响起,那些丧失了异能的强者直勾勾凝望朝灯的方向,注意到在场的男男女女饱含渴望的目光,卫悄微不可查皱了皱眉,将人揽进自己怀里。

    “诶……?”

    耳后被人轻轻舔了舔,那儿本就是大多数人的敏感处,即便没有恨意值,卫悄温情脉脉的动作也令他腿脚有些发软,男人利落的短发扫过他的脸颊,感觉对方修长结实的小臂紧紧扣在自己的腰上,朝灯没有抵抗。

    “配合我。”

    卫悄咬过他白嫩的耳垂。

    好的嘻嘻嘻嘻,灯灯是悄悄的忠实走狗。

    嫉妒中夹杂恨意的视线不断投落在场中央强大无匹的男人身上,卫悄眸色渐深,他有些意外地发现怀中人温热的身躯让他情不自禁升起了从未有过的欲念,娇嫩肌肤在他的舔舐下很快泛出楚楚可怜的粉红,察觉到朝灯一直借着余光偷看自己,卫悄坏心眼地一口含住了他的耳垂,先前的接触让他知道这儿是朝灯的敏感点,在他用力吸了一口细腻皮肤后,果不其然听见怀中人极力压抑的短促惊呼。

    言灵师本就对音色敏感至极,对方此刻的嗓音对他而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