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爆发出一阵大笑,他的嗓音一半掩埋在音乐中,却依旧能令离他不远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我前段时间才见过科斯塔家的少爷,”说话的男人似想起了什么极为美妙的事情,他凝视着舞台上衣衫半褪的omega男孩,暴动的alpha信息素浮游不绝:“大美人,完美的omega,同这些下三滥的货色截然不同。”

    他的同伴低语了什么,alpha哈哈大笑:“那当然,如果我能把他搞到手,一定干得他汁液横流,我会逼他天天穿裙子,越短越好,屁股都包不住。”

    “二少爷,”对面大男孩似的杀手眉眼弯弯:“您想要他的命吗?”

    “那个好像是范醇家族的继承人,我怕给老爹——”

    “您想要他死吗?”唐打断了朝灯的话,秀美眉目在光下熠熠:“我只忠于您,合格的下属从不给上司添麻烦。”

    见朝灯犹豫后轻轻点头,唐灭了烟,他优雅地执起朝灯放在桌上的右手,缭绕淡淡烟味的薄唇轻触过后者白腻的手背。

    “乐意效劳。”

    半分钟后,临桌的女人爆发出尖叫,死亡的alpha尸体在混乱中逐渐褪去了热度,离开暧昧昏暗的舞场,连绵的、针似的春雨于天地间缓慢梭行,头顶的乌云镶嵌上稀薄金阳,朝灯回头望向身后叼着烟的漂亮青年。

    “我们去哪儿?”

    “下午五点,”唐低头看了看腕表:“刚杀了人,去教堂做个祷告吧。”

    “……”

    唐没有说笑,当真带他去了城里最大的教堂,圣勒莫大教堂的尖顶高高耸立,傍晚红霞落在十字架上,包浆不匀的古玻璃映出落日光斑,尽管他知道科斯塔家族里不少人相信真主,连他爸也算半个天主教徒,朝灯自己却是第一次真正迈入这个世界的教堂,他看见教堂门外,满脸不情愿的小女孩将一只毛茸茸的长耳兔子放在家仆手里,跟随一位美丽的女士步入侧门。

    “天主教认为兔子是淫乱的象征,”唐见他一直看着那边出声解释:“不会有哪只兔子被允许入内。”

    “你似乎懂得很多,”朝灯同青年的琥珀瞳眸相对:“唐信这个吗?”

    西西里人多多少少听闻过教父的逸事,这位嗜血如命、残酷无情的莫里蒂家族首领是个不折不扣的狂热教徒,白鸟在他手下名扬四海,无论心里如何,表面自然对这些有所了解。

    “信仰在我的心中。”

    模棱两可的回答从青年嘴里道出,他们进了教堂,唱诗班儿童的歌声绕过教堂内壁的宗教浮绘,神父带领手持书卷的虔诚教徒们朗诵诗篇,他和唐坐在低声呢喃的老妇旁侧,当祷告结束时,那位老人家起身前似有些不稳,唐反应迅速地扶住了她,面对老妇真挚的谢意,唐微笑着礼貌回应。

    人群渐渐离去,有人留下向神父倾诉内心罪恶,唱诗班的儿童们在修女带领下离开,很多面貌似天使般的孩子不由自主望着朝灯,依依不舍的模样令唐忍不住泄出一声轻笑。

    “二少爷,您真是魅力非凡。”

    “哪里哪里。”

    比不上您这种天生会撩的。

    唐的视线移向了宝石侧门处的红衣主教,后者对上他的目光,对唐点了点头。

    “我有些私事要处理,”浅褐发的青年回望朝灯:“您是在这儿等我,还是自己先回家族?”

    余光中,那与唐对视的红衣主教非常年轻,个子修长、眉眼俊朗,朝灯思索片刻后道:“我在这儿等你吧。”

    “好的,我尽量快些。”

    他目送唐高挑的身影消失在宝石侧门内,年轻的红衣主教进门前冲朝灯微微一笑点头致意,那扇精美坚固的绿宝石门在他眼前关闭,似若一个掩盖的秘密。

    “他真美,东方玫瑰。”

    听见后方人传来的慨叹,唐笑着摇摇头:“罗迪,你不该随意赞扬一个人的外貌。”

    “教徒不能做个凡夫,”被称为罗迪的红衣主教扣紧门锁:“但我愿意为这样难得一见的美人做个凡夫,他是你的omega吗?”

    “暂时不是,但我想要他,”唐从桌台上顺下一把雕花匕首,他有些随意地将其抵在手里旋转:“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教父想要收购圣勒莫大教堂名下的房产,用以漂白一半以上的家族产业,”罗迪道:“红衣主教们正在决定,我已经将消息禀报给了教皇,相信他对莫里蒂家族勾结本城的红衣主教洗黑钱这事儿一定非常有兴趣,等搜查令下来,西西里最大的家族就会完蛋了。”

    “不会完蛋,”匕首在他手中翻出灵活剑花,迎着罗迪赞叹的视线,唐的语气平澜无波:“我会代替教父照顾好它。”

    “你的意思是……”虽然早知道眼前这人是桀骜不驯的独行孤狼,年轻的红衣主教依然惊讶:“你要做新的教父吗?可莫里蒂家族会被送上法庭……”

    “就如你所言,莫里蒂家族的干部和大头上法庭,普通阶层却受不了多大影响,我给它换个名字,带进我们的人,它会成为一个干干净净的新家族,当然,它是西西里最大最强的,”唐抬了抬眼皮,不置可否地勾起唇:“教皇不可能放任各大家族乱窜,我们和他合作,给予他最大程度的金钱支持、保证其它家族首领老实本分,他会做我们在政界的伙伴。”

    “天啊,唐…这实在是……”

    “又危险,又勾引人心。”

    琥珀眸的青年总结性地发言道,他将罗迪激动又心悸的模样尽收眼底,唐手里的匕首敲了敲红木桌。

    “你没有回头路,我也没有。”

    “我知道、我知道,我他妈当然清楚,从认识你的第一天我就没了后悔机会……唐,你的教父曾想过他会被自己养的狗反咬一口吗?而那一口恰好咬在了要害。”不等他的合作者说话,罗迪笑着自言自语:“他把你当利刃,以为自己对你仁至义尽,但谁有资格驱使你卖命?”

    见对面的青年似笑非笑凝望自己,红衣主教忽然话锋一转:“你要怎么对待你的玫瑰?他现在是你的雇主吧……你想,吞掉他的家族?”

    “那是他父亲该付给我的费用,他的需要另算,”青年手腕一扬,雕花匕首深深刺进了宝石门,且匕首柄丝毫不颤,唐笑道:“他雇佣了魔鬼,自然得拿自己做报酬。”

    罗迪忍住内心忽然涌起的丝丝寒意,打趣道:“和你做交易犹如走在刀尖上。”

    “得到的东西也会很丰厚。”唐敛去笑意走向门边,白净颀长的五指扭转门把:“你喜欢这些,我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