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

    “洛伦佐家的继承人死了,”唐琥珀般的眸子掠过暗芒:“留在那儿得面对条子,有什么事回家族再说。”

    “好……”

    朝灯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见他这般,唐关心地垂眸轻语:“二少爷,您被吓到了吗?”

    他摇摇头,经过他们旁边、衣着花哨的表演团流淌着欢声笑语,身穿鲜艳塔夫绸的靓丽女子正急急忙忙拿着小镜子涂口红,明媚的正红将她的脸庞衬得艳光四射,在看见她身边几位戴兽耳的娇媚少女后,朝灯脚步一顿。

    猫、狗、老虎、豹……

    辛亏没有兔子,呕。

    “二少爷,”唐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大男孩般的杀手戏谑地弯了弯唇,似若忽然想起什么,对他道:“您之前说,卫生间里那个人很讨厌您身上有别人的味道,你猜他是白鸟?”

    “嗯?对……”

    “洛伦佐向您行了亲吻礼,白鸟为了消除痕迹,亲吻了您的手心还是手背?”

    “手心。”

    说起来,明明应该亲手背……

    “亲吻手心,在犯罪心理解读中很早就有记载,”唐优雅地执起他的右手,唇落在朝灯的手背上:“当一个罪犯亲吻你的手心,意味着他想强奸你。”

    第50章 黑色艳阳 5

    柔软嗓音于耳边萦绕不绝,朝灯下意识想要缩回手,却被执着他五指的青年轻松阻碍了动作,唐秀丽的眉目满含笑意,待朝灯微微蹙眉,他才动作自然地将后者放开。

    “请不要害怕,”青年杀手的音色温软至极,仿若在逗弄某种无助的小动物:“我会保护您。”

    “……”

    呕,不要脸。

    见他沉默着点头,唐移开视线,状似无意询问道:“话说回来,您为什么觉得那是白鸟?”

    “声音,”朝灯顿了顿:“我在大剧院里见过白鸟一次,而且……”

    “而且?”

    “他给我的感觉,”说话人撞进那双琥珀似的眼睛,形状流利的乌眸仿佛笼罩着若隐若现的白雾:“很熟悉。”

    唐心里一怔,面上却若有所思般点头回应。

    洛伦佐遇害的消息在半小时内传遍了整个西西里,老科斯塔面对平安归来的独子及上门询问的洛伦佐家族成员,松口气的同时,碍于情面不得不板着脸狠狠数落了科斯塔家的二少爷,朝灯垂着头一言不发,老科斯塔喊走了他的保镖单独问话,虽然心里清楚父亲这么做的理由,朝灯……朝灯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

    见他笑着让一名找不着北的女佣带自己去往地下酒窖,系统询问道:[你想做什么?]

    [酒后吐真言,]朝灯在女佣带领下穿过长长的走廊:[是时候让唐知道我心里有人了。]

    [……]

    [暗示一下也行。]

    alpha对自己标记过的omega有着近乎天然的感应,待唐在地下酒窖找到他的omega时,朝灯已经喝得半醉不醉,他的东方玫瑰双颊绯红,身边散着一堆空空荡荡的酒瓶,唐迟疑片刻,依旧抬脚走向那边。

    越靠近,那个人身上的酒味就越浓厚,当意识到他到底喝了多少时,唐脸色一变,立即伸手止住了朝灯的动作。

    “二少爷?”

    “唔……”

    “您怎么独自一人在这儿喝闷酒?”他好言好语:“是因为老爷的责怪吗?”

    那个人不说话,只吃吃笑着看向他,桃花般缱绻的脸庞在昏暗的地下酒窖中依然明艳动人,他伸手想要碰触被唐拿走的酒瓶,遭到对方的拒接后,朝灯小声道:“……你不想我喝酒吗?”

    “不是不要你喝,”唐半跪下来,将酒瓶放在一旁,常年握枪的手指沾着淡淡的硝烟味儿:“别一次喝这么多。”

    “好啊,”他弯起眼,果真乖乖放下了白嫩的手臂:“你说什么我都听。”

    没等唐反应过来,钻入怀里的、年轻omega温热芬芳的身躯令他下意识回应出拥抱的姿势,那个人身上浓重的酒味与黑色艳阳般的信息素交缠在一起,待朝灯吻上他的下颚时,唐忽然抓住了对方的双肩,alpha特有的恐怖压迫感令面前的醉鬼露出些许害怕的神情,偏偏唐道出的话语却拖出柔软声调。

    “我是谁?”

    攻略对象啊。

    他眨了眨眼,撒娇般蹭着alpha的脖颈,靠近腺体的位置令他发出了满足叹息,怀里的美人柔顺讨好的姿态无疑能取悦任何男人,唐在微微怔愣后,捧起他的脸,一字一顿。

    “看着我,”他道:“我是谁?”

    “唐……?”

    [爱意值四颗星。]

    一瞬间的狂喜吞没了青年的理智,近在咫尺的娇嫩双唇轻轻启合,朝灯似乎又无声地说了什么,却在青年能够听清前阖上了眸,左眼那颗小小泪痣因此愈发清晰,衬得他的容貌勾魂得要命,唐沉默地靠近了朝灯,确认他是真的睡着后,收敛了复杂的心绪无可奈何将人抱起来向外走。

    虽然他最后喊出了自己的名字,但就在刚才那会儿,当他凝望进那双仿若有魔力的瞳眸时,他隐隐约约觉得,尽管朝灯的模样充满爱意,却好似在透过他看别的什么东西。

    白鸟的直觉向来不会出错,但这一次……他宁愿自己太过疑神疑鬼。

    西西里的蓝空于连绵细雨后变得晴朗,凋谢春红在泥土层中缓慢融解,连日来,科斯塔家的二子将最后几大家族的alpha拒绝了遍,忍无可忍的老科斯塔命人在自家门前抓住了带着保镖准备出门的朝灯,将他唤至大厅。

    “阿灯,你不能再任性下去了,”老科斯塔神色严肃:“omega没有alpha无法生存下去,这不仅仅是因为身体构造,也因为社会地位、长期以来的习惯,还有……”

    有人忽然拉开了大厅的门,神色匆匆的科斯塔家军师快步走向了老科斯塔,他对后者耳语了什么,没等家族首领做出反应,紧接而来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你好吗?我的兄弟。”

    从门外进来的老人神色和蔼,他两鬓斑白,脊椎虽因年龄微微弯曲,身子骨却依旧硬朗,他的大手撑在檀木质的手杖上,背后跟着三位正值壮年的可靠保镖。

    “噢……”老科斯塔掩去惊讶,上前一步执起教父苍老的右手,简单行礼后道:“我很好。您看起来依旧英姿勃发。”

    “岁月可没那么多情,”教父日渐浑浊的双眼瞟过站在一旁的朝灯及他身后安安静静的保镖,微笑时的笑纹带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