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威严又柔和的痕迹:“这是科斯塔的继承人、你的儿子?是个好孩子,值得外界那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头破血流。”

    老科斯塔笑着回应,客套几句后,以目示意朝灯先行退去:“这孩子太过顽劣,让您见笑了。阿灯,你先离开。”

    “男孩们贪玩确实教导不易,有些事他却必须明白,”教父在保镖搀扶下坐上软椅,双眸深处藏着不易察觉的厉色:“留下来听一听吧。”

    老科斯塔微愣,旋即彬彬有礼道:“既然如此,阿灯便留在这儿。您造访科斯塔家,是……?”

    “老弟,不用担心,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听到一些传言,说有人坏了规矩,”莫里蒂教父点上一根雪茄,星星点点的火光与草木味儿的白烟在房间升腾:“很久以前所有人便达成了共识 ,我们不与毒品为伍,这与皮肉生意或贩卖不同,你可以将它卖给没人在乎的黑鬼,却不能把恶苗带入意大利人的地盘。”

    “这……”老科斯塔皱起眉:“这是每个家族都遵守的规则,以前是,以后也是。”

    “自然如此,”教父笑着抖动烟身,一小簇灰烬堆积在他的皮鞋边:“你明白,我也明白,皆大欢喜。”

    朝灯不由自主将视线投向了自己身侧的唐,教父的意思十分明白,他在警告科斯塔不要碰触他的底线,但事实上,对自己名义上的老爹稍加了解就会知晓,老科斯塔表面残酷果决,实际却是个心怀柔情、讲究义气的男子汉,无论西西里各大家族间是否存在不涉毒物的规则,他也绝不可能将毒瘤带进意大利。

    是唐做的。

    唐是教父的人,他将这项不可饶恕的罪恶推给了科斯塔,令莫里蒂家族能名正言顺对他们出手,这次是警告,下回便是真刀真枪。

    “亲爱的教父,”老科斯塔脸色僵硬,却依旧保持着恭谦礼节:“您是否——”

    三阵冲击划破空气流,放在朝灯肩上的手在刚才那一瞬间准确无误击毙了教父的三名保镖,余光中可见冒着青烟的漆黑枪管,莫里蒂教父脸色一变,讲话声却依旧充满威严。

    “你在做什么?我的孩子。”

    “我正打算杀了您。”

    唐的手臂微抬,那柄枪便正对教父的面门,尸体喷溅的鲜血浸湿了他的裤角,杀手锐利的眸直直看向不远处双足颤抖却强装镇定的老人,目光掠过他枯木般的小腿、布满老年斑和松弛皱纹的脖子——

    教父是真的老了,这个曾经叱咤西西里的男人已经从灵魂深处开始腐朽,面对指着自己的枪口,他已然不会暴怒,竟试图用虚张声势蒙混过关。

    他扣动扳机。

    “唐·赫奥托向您问好。”

    对面教父发黄的瞳孔猛缩,面容永恒定格成了死亡时的不可置信的神色,手杖落地的滚动在寂静大厅内清晰异常,昂贵雪茄掉在了平整的西装裤上。

    赫奥托家族,西西里曾经名动一时的四方领袖。

    年轻时不可一世的莫里蒂教父威诱各方势力联手干掉了渐渐步入衰竭的赫奥托,那是场震惊地下世界的惨案,也是莫里蒂家在意大利登顶王座的第一步,本以为早在十几年前便已斩草除根,不料……聪明一世的莫里蒂教父竟将敌人放在身边长达近十载,还将他视为可培养的得力干部。

    一旁同样震惊的老科斯塔见此正欲命令下属,就见那漂亮又恐怖的杀手将枪一扔,亲昵地搂紧了自己唯一的儿子。

    “科斯塔先生,”alpha的气息铺天盖地涌来,仅仅凭借这股霸道狠辣的信息素,便知它的主人定是位强大无比的alpha:“您可要考虑清楚,若我死去,小灯就只能做个没有a的o了。”

    “……什么?”

    老科斯塔难以理解地喃喃。

    逐步浮起的甜腻令所有人心神一荡,在标记过他的alpha有意诱导下,本就处在发情期的朝灯逐步丧失了抵抗能力,他发热的身体开始渴求对方的碰触,唐维持着拥抱的姿势,从背后将手指按上了他的唇。

    “张开。”

    那人坏心眼地当众舔上了他的耳廓,信息素的交缠令他不得不用尽全力压制着快要脱口而出的暧昧吟叫,唐威胁性地轻咬了他的耳垂,朝灯立即呜咽着张开了口,舌头含住了唐刚拿过枪的手指。

    “我标记了他,彻底的。”

    浅褐发的青年对上老科斯塔的视线,唇角上挑的弧度赏心悦目,alpha与omega的信息素结合成暧昧煽情的味道,那两人的姿势看上去着实像一对亲密的恋人,看得出来,对面科斯塔家族的领袖已然开始迟疑。

    他不能让唯一的儿子失去自己的alpha,与alpha不同,omega一生只能接受一位alpha的标记,如果没有a的陪伴,受过标记的o将会被欲望活活折磨至死,过去曾有不少omega识人不清,在alpha缺乏兴致后惨死于阴暗街头,o若是被a抛弃,即使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地位与财富,同样将跌进难以逃脱的深渊。

    “阿灯,他说的是真的吗…?”

    老科斯塔的手掌开始颤抖,他原本想给自己的孩子挑个知根知底的alpha,就算两人不能走到最后,朝灯的人生也不会任由对方摆弄,而面前这个在朝灯身边不声不响待了三个月的保镖,一出现就干脆利落击杀了教父,且从那绝非一日能成的杀气及青年不凡的气度来看,这人定是受过大量鲜血的洗礼,当之无愧自死人堆里爬出的恶鬼。

    这样的人,若是将他的孩子完完全全攥在手心……

    [怎么办?]

    [他在试探你,]系统独特的音色淡淡道:[开朗丢掉了武器,周围都是家族成员,表面上这里最不利的是他,实际若是开朗愿意,他能只凭手杀死所有人。]

    [他明明只给我下过临时标记……]

    [所以是试探,他暗示你随时可以抛弃他一走了之。]

    [我日,]朝灯立即舍弃尊严:[抱他大腿。]

    “是,”朝灯含着他的手指,舌尖有些难耐地推了推指尖,换来青年更深的、惩罚般顶弄:“我……唔…是他的omega。”

    [爱意值五颗星。]

    他能清晰听见对面家族成员压抑的惊呼及自唐喉咙深处传来的笑声,alpha收回了逗弄他的手指,轻轻环住了他的腰肢。

    “下面这些就话别听了,”唐的信息素和他密切纠缠,毫无征兆冲击脑海的快感令朝灯睁大了眼,明明这个人已经拥有了主动权,却还用调情般的语调低头轻喃:“二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