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医生见朝灯无意中颤了颤身子,眼里漫开某种狂热。

    “你不考虑进一步改造你的omega吗?”医生放开朝灯的手:“他很敏感、而且年轻,你可以把他变得更敏感,让他像狗一样对你百依百顺,而且非常娇媚……你想让他无孕出乳吗?”

    “……”

    哇,妖妖灵,这里有变态。

    “二少爷,您想吗?”唐看似恭敬地询问他的意见,笑意盈盈的模样却让人心底发寒:“会很舒服的,许多家族首领的情妇都受过调教,他们最后都非常享受身体的变化。”

    知道你想看老子害怕,好了,下一个。

    “不要……”

    朝灯似乎恐惧极了他们的谈话,挣扎着就要从唐怀里出来,旁边的医生在此恰到好处地添油加醋。

    “白鸟,你的omega并没有多听话,你该给他身上添点自己的东西,”夏佐面不改色道:“不然这些小o从不会意识到谁是主人。”

    “唐,不要…!”朝灯一下埋进他怀里,他是真的惧怕极了,慌慌张张就想磨蹭唐的脖颈撒娇:“我不想被改造,我会乖乖的…求求你……!”

    “可您如果受过那些,”唐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的反应,笑容灿烂的模样就像个俊美的大男孩:“您会更乖的。”

    朝灯脸色苍白,无措至极地坐在他腿上一动不动,见他眼泪都要被吓出来了,唐终于大发慈悲放过了朝灯,他给了医生一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地知道自己不该再说,接下来就是未来教父劝诱自家omega的戏码,果不其然,浅褐发的青年有些心疼地拍了拍omega的背,低声诱导。

    “当您亲吻我的手背,”唐顿了顿:“大多情况下,我会宽恕您。”

    那真是极为煽情的一幕,花容月貌的美人睫毛垂落,精巧眉宇间夹杂着些许畏惧,因过度的疼爱而泛红的双唇轻落在杀人者的右手背上,唐见此爱怜地抚摸他的脊背,低笑出声。

    “您是我一个人的小兔子,我现在爱到一刻都离不开您,怎会忍心把您置于恶境。”

    意大利男人自由浪漫、爱说情话,白鸟同样不是例外。

    夏佐打开医疗箱:“让我检查一下他有没有怀孕,可以吗?”

    见唐答应,他从医疗险中拿出听诊器和另外几样工具,简单检查后,夏佐道:“如果我说他有了孩子……”

    “打掉,”唐毫不犹豫:“现在还很早,死了不会对朝灯有影响,你认真的?”

    “没有,他没有怀孕,这只是个假设,”夏佐说完,挑了挑眉道:“你需要绝孕的药剂吗?毕竟这种事防不胜防。”

    “当然。”

    “你的omega……?”

    “二少爷,”唐低下头:“永远不要孩子,嗯?”

    看朝灯点头,夏佐微微蹙眉,他将心底一瞬间冒出的猜测吞进肚子里,把早已准备好的药盒放在桌上,行礼后优雅离开。

    行至走廊,那只omega当时的神情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先前刻意忽略的可能性让夏佐脚步微顿。

    那么干脆的拒绝,或许……

    他根本不愿意怀上唐的孩子。

    随着赫奥托家族的不断扩大,西西里的家族首领们渐渐开始忌惮这股势不可挡的新锐力量,唐越来越忙,每日回来时,身上要么带着酒气,要么便有浓重的血腥味,无论多忙,他总会抽出时间陪伴朝灯,当朝灯无意间询问时,青年满含盈盈笑意的眉眼令他微怔。

    “您是我的光,”唐柔声细语:“每当看见您,才会让我觉得生活还有希望。”

    “……”乌发乌眸的omega像是略微害羞般转过头,他小幅度地动了动唇:“你说话好夸张。”

    “肺腑之言,我的二少爷。”

    唐将他折起来,连腰和腿一起圈在怀里,迷恋地吮吸他脸上淡淡的薄红。

    深夜的办公间黄火倾斜,前来禀报的下属恭敬站在门外,得了里面那人的命令,才敢进门汇报。

    “我们拜访了大量的人,学究、语言专家甚至是流浪汉,在访问一位来自亚洲的博物学家时,她告诉我们,这个发音更像是一个人的名字。”

    唐面无表情:“名字?”

    “是的,‘wei’与一个东方的古老姓氏完全吻合,传说这个姓来自古东方的名门望族,‘qiao’是跟随其后的名。”

    “东方人……”坐在桌后的家族首领咬着烟身,秀丽眉眼于白烟朦胧中显露出难得的阴森:“再去麻烦那位女士,请她告诉我‘nao’的含义。”

    “您是说‘闹’吗?”

    唐拿烟的手指一顿。

    “这是‘悄’的反义词,在东方人的理解里,这是两个意思完全相反的字眼,”下属弯下腰,对面alpha隐约失控的恶意气息令他强忍着逃离的欲望:“她顺便告诉我了这个。”

    “写出来。”

    故意用反义来称呼一个人,十之八九都是在表达亲昵,如果朝灯每次丧失理智时说出来的话都不是偶然,那么……

    下属飞快地拿起笔和纸,在上边写下了那个名字,他看见自己年轻嗜血的首领用另一支笔紧挨着那两个字添上了另外一个名字,旋即将烟按灭在纸上。

    “这是他教给我的,他的名字,”琥珀眸的青年仿若在自言自语:“东方的字符很漂亮,写出来像是一丛花,”青年将那张纸移至下属跟前,上边那两个用汉语写就的名字实实在在如两丛花蔓,唐见下属瞧得仔细,冷淡道:“它们看起来很相配吗?我的omega,和一个东方人……”

    “先生,我——”

    “出去吧。”

    唐的手揉皱了那张纸,他重新点燃一根烟,没什么情绪地看着窗外黯淡的树影。

    夏佐的检查过了敏感期后便推迟到了一月两次,alpha的占有欲和领地意识令唐下意识将朝灯圈养,勉强算彼此了解的夏佐理所当然成了赫奥托首领尚能接受的家庭医生,尽管如此,夏佐也深知唐十分不喜欢他直接碰触到那只omega的身体,即使是出于必要。

    “他的生殖腔没有受到损伤,依旧娇嫩、而且鲜活,”放下手里精密的仪器,夏佐道:“但与之连接的子宫却完全被清理掉了,他怀不了孕,身体的敏感程度却不会变,换句话说,这样的身体不会影响情趣。”

    唐道了谢,又向他咨询了一些必要事项、拿了后续调整的药物,朝灯的眸忽然瞟过医生的位置,这次过后,照唐现在豢养鸟雀般的势头,再想见到这名医生恐怕就没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