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容易了,他想了想,干脆直直地望向对方,等到后者被他的目光吸引,朝灯双唇微挑,忽的绽开浅浅的笑容。

    [爱意值三星半。]

    经过这些日子来的接触,对方对他的好感度本就不低,他做了个口型,恰巧有人进来禀告消息,唐听后点了点头,待唐送离医生出门办事后的半小时,提着医疗险的夏佐又一次单独出现在朝灯面前。

    “为了见你,我冒着被白鸟打成蜂窝的危险。”

    “可你还是来了呀~”朝灯动了动鼻子:“你是beta吧?”

    “从何谈起?”夏佐看着他的模样,心下有些好笑:“大多数人会觉得我是alpha。”

    “味道,”朝灯笑起来:“alpha身上那种让我不舒服的感觉,你没有。”

    [爱意值四颗星。]

    “我肯定要被打成蜂窝了,”夏佐叹气:“你让我来,是有事情吗?”

    “我想要药剂,”对面的美人正了正脸色,左眼皮上的泪痣若隐若现,端丽无双的面容似若能勾魂夺魄:“那种可以洗掉alpha的标记、让我彻底摆脱唐的药剂……你做得出来,”他的唇一张一合,贝齿衬着红嫩舌尖,朝灯微笑道:“而且你会把它给我,对吧?”

    清晨阳光行云流水,微风穿越走廊,卷起花瓣上堆积的夜露奔蹿至远方,忙碌一夜的年轻首领匆匆走回自己的房间,其中涌动的、烈阳般颓美的浓郁信息素令他不由自主唇角生花,他的手小心翼翼凑近心上人的面颊,停在了一寸之遥的地方。

    那只半梦半醒的omega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顺着热源与气息将脸埋进唐的手心小声呢喃。

    “闹闹……?”

    [恨意值一星半。]

    好爽——爽飞——

    比——发——情期——爽——

    唐没有说话,他安静凝视床上的朝灯,抽回了自己的手。

    哦豁,爽完了。

    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待他睁眼看清周围的一切后,朝灯脸色微变。

    密密麻麻的细小银针、各种各样的染料盒,以及他面前沉默的、正准备替他系上银链的青年。

    自他被标记以后,唐便很久没再拿链条锁着他,见对方这般,朝灯有些惊慌地呼唤唐的名字,却只换来后者安抚宠物似的揉了揉他的头,待他漂亮的手脚都被青年锁死在床上,唐拿匕首尖轻巧地划破了朝灯的衣服。

    “二少爷,您知道吗,”年轻的家族首领靠近了他,嗓音里特殊的软糯使他显得人畜无害:“过去西西里的杀手们枪上都刻着自己的名字,因为枪是最好的、最重要的伙伴……您是我的珍宝,身上也会永远留有我的烙印。”

    “什么?”

    朝灯愣了愣。

    “就刺在脖子上吧,明显一点,让所有人第一眼就知道您是我的东西,”唐说着,手指优雅地触碰他的侧脖颈:“二少爷的体质好像不容易留痕迹,看来得刺得深一点儿。”

    [他为什么……?]

    [应该调查了你每次喊的名字,]脑海里丝绒般的嗓音很快给出了推论,系统似乎总是很聪明,而且向来愿意相信自己的判断:[虽然查不到这个人的存在,但若知道这是一个人名,就足以使开朗愤怒。]

    [那我应该……?]

    [使劲演,别客气。]

    [好哒~]

    [……卖什么萌。]

    [哒~]

    [……]

    “等等,”朝灯眼睁睁感觉对方简单在自己的后脖颈上勾画出大概轮廓,声音不觉颤抖:“这样好奇怪……唐,不要好不好?我、我不想——”

    银针刺进他的皮肤,并不疼,他却还是因青年触摸时带来的快感发出了泣音,唐极具暗示性地拿牙齿摩擦朝灯的腺体,柔情蜜意威胁道。

    “您不听话了吗?”他舔上朝灯的脖颈:“虽然不希望您怀孕,但我很想看您出汁的样子,据说要用电……会很可爱吧。”

    “……”

    看看看,看个p。

    朝灯呜咽一声,再也没有反抗地任由青年将针刺进他的脖颈,偶尔的细小挣扎带起锁链叮当响动,床上的美人细碎乌发衬着玉一样光滑的肌肤,他的腺体下方逐渐浮开银蓝交织的赫奥托家徽,优美的藤蔓与鹰羽缠绕,随着针与染料,朝灯在床上不住瑟缩,他看起来实在可怜极了,四下躁动的甜美信息素令他的alpha竭尽全力压制着身体里的破坏欲,终于,在家徽的正中心,唐刺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替他擦掉多余的染料,用清水洗净了朝灯的脖颈,颜色古雅的家徽与白嫩肌肤交相辉映,随着omega呼吸的动作,那里带出微弱的、几乎察觉不到的起伏。

    “二少爷,”唐的手指避开刚好的刺青,他按着朝灯的腺体,感受手下这具艳丽的酮体不断轻晃,淡淡陈述道:“您乖乖告诉我,卫悄是谁?”

    第53章 黑色艳阳 8

    卫闹闹哦。

    我老大,丧尸头头。

    “……是我表哥,”朝灯动了动,抬头看向青年的眼睛:“我妈妈那边的亲戚,为什么你……会知道他?”

    “表哥啊……”唐俯下头,轻笑道:“谁会在汁液横流的时候叫哥哥的名字?”不等朝灯回答,他将手指硬塞进了他的口里,一插一插搅得朝灯口水不断,他的另一只手用力掐了把omega浑圆柔滑的小屁股,在朝灯呼痛时,手指硬塞入了他的喉口,引得后者不停收缩柔软的口腔内壁:“你哥哥会这么对你吗?”

    “唔……唔…!”

    “再来一次,”alpha狂躁的气息溢满了整个房间,他在朝灯耳边喃喃:“他是谁?”

    “哥哥…是我哥哥……啊啊,放开我!”

    手指勾着红艳舌尖,爱抚过柔软上壁,在朝灯稍微放松时,alpha用力一刺,顶得美人唇边不住流下口涎。

    “真的……没有骗你…”

    “兔子,”唐收了手,可怕的压迫感消失殆尽,他将手指擦干净后,温柔地环住了还被锁链缠绕的朝灯:“给我个解释。”

    “以、以前在一起过一段时间,我妈还在的时候,”朝灯眸眼半阖:“我很依赖他……后来分开了,不出意外,我们应该不会再见。”

    “为什么?”

    感受到对方的情绪,唐将他抱得紧了些。

    因为他不让老子回头看。

    作为一名合格下属,当然要听人渣老大的话啦。

    “他走了。”朝灯说完,突然勾上了唐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