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就该咬人了。”

    夏佐一声不吭看着浑身散发暴虐意味的青年,唐在自言自语,过去的朋友们都清楚,当白鸟的情绪处在极端时,他会像现在这般表现,坐在桌后的杀手双眸微阖,眉宇间逐渐浮出丝丝戾气,alpha与生俱来的破坏欲与征服欲令房间充满了令人脚底发寒的隐形风暴。

    “二少爷,您还真是学不乖呢,或者从头到尾您都在装乖欺骗我?虽然那样也很可爱。”

    “如此一来,”琥珀眯成弯弯的新月,唐的声音温柔至极,显得如世间最好的情人:“我就有理由扒掉你伪装的皮,好好……疼你了啊。”

    [恨意值三颗星。]

    第54章 黑色艳阳 9

    [哎嘿,]熟悉的提示音入耳,朝灯吐掉嘴里叼的甜草梗:[他应该听见哥哥那段了,才三颗啊。]

    [你想过怎么做吗?]

    [……]

    [……?]

    [我原本以为能直接飚满的,特意把话说得很重,唐实在好吓人啊,]朝灯抓了抓头发:[没关系没关系,船到桥头自然直哈哈哈哈哈。]

    [……猪。]

    [你是猪的伙伴,]他思索片刻:[猪食?]

    [……]

    躺在海湾边的城镇雪花纷飞,屋檐下一排排小冰锥晶莹剔透,农妇推的长车缀满白绒,咕噜噜的巨大车轮前行时于地面碾出清晰水迹。

    “嗡——”

    鸣笛声响令路人自发避让,这座镇里很少出现长轿车,何况还是由三辆组成的黑色车队,鹰羽同藤蔓交织而成的精美图腾印刻流畅车身之上,车顶端着的积雪证明它们已行驶过非常遥远的路途。

    [有情绪碎片。]

    [……我靠?]刚从梦中醒来的朝灯急急忙忙下床找外套,他啧了声将脚伸进靴内:[太快了吧,唐一天到晚这么闲?]

    [估计被你气的,]系统幸灾乐祸:[船到桥头自然直?]

    [直不了了,一日变弯终身做基,妈的。]

    他拿外套的动作突然一顿,略略考虑后,快速将刚穿好的鞋子脱掉了一只,他算了算房费,付清后剩余的钱不算多,朝灯所幸将全部的钱留在了屋内,自己穿着薄薄的衬衫和黑裤快步走了下去。

    他不怕冷,往衬衣外穿件厚外套就能过冬,很久以前有人看不惯他这样应付自己,不过……那的确是很久以前了。

    他扔掉了夏佐送的随身抑制剂,隐藏不住的信息素络绎涌动。

    “那是什么?”

    随着冰冷的风雪,若有若无的甘甜气息在空气流中蔓延,坐在酒馆中小酌的alpha动作停滞,不由自主被那魅惑人心的香味吸引,那感觉就像烈阳,在寒冷隆冬中有着令人不顾一切的力量,他敢保证,这一定是自己这辈子嗅过最棒的气味。

    alpha的视线不由自主移向窗外。

    高高瘦瘦的年轻omega正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逛,隐约能从浅色衬衫的领口与袖口处望见一小截白皙皮肤,水墨般静谧勾人的眉眼在漫天大雪里似若虚幻,那个人的视线望进窗内,来不及移目的alpha撞进了一双灵性与魔力交织的瞳眸。

    [爱意值四颗星。]

    那只omega扭过头,毫不犹豫地离开,仿佛刚刚那刻的温情仅是错觉。

    [恨意值两星半。]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他扔了酒,一把拉开门跌跌撞撞往外跑。

    [唐在哪儿?]

    后面追逐的人越来越多,他的脚在奔跑中冻得快要失去知觉,乌黑的睫眉上覆着一层细雪,朝灯勉强避开后方伸来的手臂,顺过街边的木桶一把砸在了面目狰狞的alpha身上。

    [就在附近。]

    [1000米远的那种附近吗?]

    从前方绕来的人群堵死了他最后的道路,朝灯往墙边退,同时不忘嘲笑系统曾经的说辞,见他脸上神色平淡,本就濒临疯狂的追逐者们更是心生歹念,密密麻麻的人群将中心要道堵得水泄不通,老人、年轻人、青壮年、少妇或稚嫩的男童女童,全部痴迷又怨恨地注视着被包围的东方美人,不用系统提示,他也知道这些人的恨意值和爱意值定是快要趋近巅峰,大规模的信息素混乱将原本平静的小镇搅得天翻地覆。

    “他是我的!”

    “不!他是我的——”

    女人的尖叫混入咒骂,alpha的信息素与血腥味连续不绝,还没到他跟前,人群便竞相推攘争执,在一片暴乱中,一道清脆的童音忽然响起。

    “哥哥的头是我的。”

    “……那我要他的手臂!”

    “——他的腿是我的!”

    “心脏!心脏必须归我!”

    [两米远的附近。]

    系统陈述道。

    被他们围堵的美人紧紧贴着墙壁,随着人群争论,那张绝艳的脸上逐渐浮现出恐惧神色,他将苍白的手臂环在身前,因寒冷而愈发明显的黛青血管于薄薄肌肤下隐约可见,他因步步逼近的人群而颤抖,终于,当有人大着胆子碰触那丝绸般滑腻的皮肤时,朝灯惊恐地一脚踹了过去。

    “做什么呢,小甜心,”被他踹到的男人丝毫不露厌恶,反而顺势抓住了他的小腿,将他往自己的方向拉,alpha与omega之间的差距本就难以弥补,男人束在他腿上的手指更是似若铁钳:“你上面这张嘴真不够甜,得让我——”

    话还没完,男人便瞳孔收缩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后脑勺的窟窿里流出,身着黑色大衣的年轻杀手将枪在手里转了转,用还冒着硝烟的枪口挑起了朝灯的下颚。

    “我的二少爷,这就是您想要的吗?”唐眸眼弯弯,笑得比谁都无忧无虑,却无端令人毛骨悚然:“离开我,即使过着饥寒交迫、性命不保的日子,您也是快乐的?”

    “什么……?”

    面前的omega眼里闪过迷茫,人群见了他们亲密的动作,刚因唐身上满天盖地的压迫感腾起的惧怕便化为了妒火,察觉到后方的骚动,唐吹了声口哨。

    “我们得换个地方叙旧,您的爱慕者似乎都不怎么友好,”他顿了顿,口吻轻松:“您是愿意跟我走,还是留在这儿被人分尸?”

    朝灯迟疑片刻将手搭上了他的手臂,唐轻笑,一把抱住他借力跃到了墙上,神出鬼没的身手另留在下方追逐者均是一怔,待他们接连吃力地往墙上爬,白鸟早已带着人进了墙外等候的长轿车。

    一被唐抱在怀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