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从身体内部涌现的酥麻便令朝灯目眩神迷,他毫无力气地软在对方怀中,驾驶车辆的赫奥托家族干部在前排沉声道。

    “有人追上来。”

    “毙了。”

    “是,我的教父。”

    唐轻描淡写,后方的惨叫被风雪与紧闭车窗阻隔在外,他看向自己拥抱的omega,对方的呼吸有些急促,粉红在他的身体上蔓延,他显然被冻坏了,不着一物的双足上满是污雪,温热的湿液却浸润了唐的长裤,唐戏谑道:“您一见面就这么热情?”

    “什么……”朝灯咬了咬下唇,他想要离唐远一点,殊不知自己那点儿程度的挣扎只会引起alpha的施虐欲:“你……你在说什么?”

    “您想装傻吗,”唐靠近了他,伸手在他被冻得泛白的唇上不轻不重地按压:“别骗我,乖兔子,不玩这些把戏我会对你更好。”

    “我、我不知道!……你是谁?”

    朝灯在alpha骇人的气势下不敢动弹,唐的眉头微微蹙起,他见过失忆的人,朝灯的神色非常自然、紧张得恰到好处,与那些人意外有几分相似,况且按照他对自己表哥的依恋程度,朝灯定该十分厌恶自己的碰触,而现在……

    [他没信。]

    [……妈的,逼我开大。]

    “他叫你父亲?”朝灯打量着唐秀丽的眉目,视线快速点过前排的驾驶者,意大利语中教父的发音同父亲一致,朝灯试探道:“……我也该那么称呼你吗?”

    系统啧了声。

    [……你干嘛。]

    [不干。]

    [我靠。]

    总统耍流氓呜呜呜呜。

    隔了半晌,朝灯也啧了声:[你以为我愿意哦?关键时刻低头的才是好汉。]

    [也不干。]

    [……]

    装什么清高,日。

    “是,”唐勾出不置可否的笑容,眸底的戏谑意味越来越浓厚:“你该叫我爸爸,更亲密。”

    朝灯不假思索:“爸爸。”

    这次换唐沉默,年轻的教父考虑小会儿,正好他们此时已出了城,唐命令前方的下属靠路边停车离开后,将朝灯按在了柔软宽敞的后座皮垫上。

    父亲在西西里人的观念里神圣而充满引导性,地下世界的大多数孩子更是尤其想成为自己父亲那般掌握生杀大权的人物,很少有人拿这个开玩笑,但不可否认,当朝灯那么称呼他时,非常、非常地令人着迷。

    “爸爸……?”

    对上omega湿润的乌眸和不安的扭动,唐俯下来,一只修长的小臂撑在朝灯耳侧。

    “为什么愿意这么说,不怕我骗你吗?”

    “你身上的气味……”朝灯眨了眨眼,简单思量后道:“很熟悉。”

    唐一愣,旋即舔了舔那人白皙精致的耳朵,同朝灯年龄相仿的漂亮面庞满是兴味,唐低低笑道。

    “爸爸要干你了,小灯宝贝儿。”

    来吧,小灯准备好了。

    三!星!恨!意!值!

    出乎唐意料,从头到尾对方都没有抗拒,他非常顺利地享受着这具紧致美艳的身体,一直到了赫奥托主宅,朝灯都任他为所欲为,最令唐迟疑的是美人乌眸间常情不自禁流露出的依赖,在回到赫奥托的当晚,朝灯迎来了又一次发情期。

    “别害怕,”唐对着呜呜哀哀的朝灯道,他边说,边亲吻对方的腺体,空气中浮动的甜味让他的理智处在边缘,唐抚摸着他细软的发丝:“爸爸给你下面打个结,小灯喜欢爸爸的结。”

    彻底标记是朝灯的底线。

    就算他伪装得再好,也不可能心甘情愿被自己再次标记,只要朝灯稍微露出一点儿犹豫——

    “…唔…不舒服……”

    甜丝丝的嗓音令他从思考中回过神,唐似笑非笑地凝视近在咫尺、泛着酡红的美丽面容,那人仅仅是泪眼迷蒙地同他对望,并没有逃离的意向,最终,想要挽回一切的心理占了上风,唐不由自主放柔了动作,或许这是真的,朝灯的的确确忘记了他心底挂念的那个名字,他没有欺骗他……

    也许他会真的喜欢他,即使只有一点点,就当上帝一时垂怜唐·赫奥托,赐给他重新开始的机会,因他的罪孽、也因他爱这个人到不计所有的地步。

    [恨意值两星半,情圣。]

    居然掉星星了啊。

    朝灯的眸里闪过一丝复杂,最终他只是顺应青年的动作,在对方又一次将他彻底占有时攀上了青年的肩膀。

    塔夫绸大床上带出轻微声响,一条雪白的腿从被单下抬出,刚刚午睡醒来的美人伸了个懒腰,他身上穿着轻薄的白色纱裙,精巧淋漓的锁骨与肩线组合成流畅弧度,重叠裙摆略微蓬起,勉强能遮掩他半个身子,最禁忌的莫过于美人双足处细细的银色铐链,那东西完完全全将他困在床上,两根细链自左右脚踝垂下,链头锁死在墙边。

    他听见动静抬头,略微向前挪了一两步,稍稍靠近床脚便被锁链扯着双足再也不能移动,他将头埋进青年伸来的手里,小兽般舔了舔对方的指腹。

    “爸爸,”国色天香的美人乖顺地望着他,同时咬着他的手指不放,其上标记自己的alpha的味道令他迷恋不已,这是omega最忠诚、最放荡的反应,朝灯嗓音含糊:“……我好想你。”

    “我也想小灯。”

    唐说着,拿另一只手慢慢抚摸他的脸部轮廓。

    朝灯吐掉他的手指,将身子送进唐的怀里,纱裙随着他的动作沙沙作响,露背的设计令自脖颈那蔓下的脊梁骨如一朵朵白色的小花。

    他暂时仍自由的双臂拥抱着唐,在青年眸色逐渐深沉时,朝灯仰起脸亲了亲他的下颚,这个动作令alpha猛地将他翻过身,锁链顺着他的小腿绕了又绕,感受着腿上逐渐多起来的重力,朝灯有些不安道:“爸爸?”

    “在呢,”唐有些粗鲁地扭过他的脸,与他唇舌交缠:“让爸爸好好疼爱你,疼到你给爸爸生小孩,乖儿子。”

    结束之后,唐取下锁链,抱着意识不清的美人进到浴室,温热的清水在浴缸中上浮,朝灯在青年即将动作时叫了他的名字。

    “爸爸。”

    唐应该已经没再怀疑他了。

    既然如此,是时候做点糟糕的成年人该做的事了,比如撒个小谎,耶。

    “爸爸取掉链子好吗?”他边说,边可怜兮兮地望进那双色泽明亮的琥珀眼眸:“每天被锁着好难受,小灯哪里也不会去,会永远陪在爸爸身边,爸爸让我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