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让你哭,看见你痛得流眼泪我居然想笑,我他妈糟糕透了,可我改不了,”唐又将他抱紧了些,那种力道近乎让朝灯有点儿不适,唐自言自语:“算你倒霉吧,我的二少爷,你本该是自由的……你遇见了我。”

    [恨意值半颗星。]熟悉的声音自耳边响起,系统淡淡道:[朝灯,别犹豫了。]

    [我……]

    [不能拖,这个世界的稳定性在越来越差。]系统见他沉默,忽然道:[会好的,嗯?]

    “其实你也很倒霉啊,也很好骗,没想到西西里的教父会轻而易举相信谎言,”朝灯背对着青年,眸眼的笑意逐渐加深:“说什么你都信,爸爸?哈哈哈哈爸爸,你不相信我会拿这个开玩笑,可如果不这样,你会怎么对待我?”

    “你没有失忆?”

    唐的眉头微微蹙起。

    “……不过我真的很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很熟悉,”他的确是醉了,对唐的话语避而不答,连吐字都有些模糊,随着他说话,呼出的气息里不知不觉带了酒味:“和他的好像呀。”

    “……你说什么?”

    “我说,你和哥哥的信息素几乎一模一样,从头到尾都是因为他,我才能勉强忍受你,”他对上青年不可置信的神色,忽然忍不住大笑,唐鲜少有将情绪直接显露在脸上的时候,朝灯转过头直望进青年的眼睛,眉目间满是挑衅:“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去关注一个保镖?……爸爸?你很喜欢我这么骗你吗,小灯也好喜欢你的信息素,能随时透过你看他哦,而且你和他长得——呜!”

    他的嘴被青年堵住,唇舌剧烈纠缠,分开时朝灯吐掉嘴里的血沫,有些迷茫地望向他:“唐?…不……爸爸,怎么了?”

    [恨意值三颗星。]

    “朝灯,”唐一字一顿,阴森森地盯着他:“你每天都在和谁上床?”

    “和唐,”他的omega绽开微笑,春樱般美丽的脸上因醉意弥漫红晕:“不过,告诉你啦,每次上床时如果闭上眼,就会觉得是和哥哥在一起……”

    [恨意值五颗星。]

    “和哥哥,是吗?”长时间的安静后,唐突兀地笑了笑,他不慌不忙啃咬上后脖颈处的腺体,朝灯被他的力道弄得直呼疼:“我会让你知道……把你干到摇尾巴的人是谁,小宝贝儿、二少爷……我的乖兔子。”

    稀薄日光自窗帘缝隙间投下,云流在其上滑出浮光掠影,偌大的房间不断传来抽泣,那声音微弱得过分,似乎主人被什么堵住了喉咙,面庞艳丽的美人头上的兔耳起起落落,脖颈漂亮的银色项圈愈发衬得他肌肤细嫩,像只真正被烙上记号的宠物,银蓝交织的赫奥托家在他的后颈蔓延,他被项圈上垂落的银链束住了动作,细软黑发垂落于修长脖颈。

    兔子尾巴掉在不远处,毛茸茸的、白色的一小团,就是这个东西……刚刚折磨得他几乎崩溃。

    他口里塞着圆球,口水顺着艳红娇嫩的嘴唇流下,一直淌到精巧的下巴,他全身皮肤都美得似白雪,就连十指指甲也犹若花瓣。

    他听见门外传来的脚步,随着那扇门从外推开,大半只白净修长的手指映入眼帘,美人乌黑的眸底划过无法掩藏的恐惧,他眼眶泛红,身子也忍不住颤抖。

    小夹子、细棍、裙子、绳结、眼罩……还有那些他根本不敢想象的惩罚。

    这次……又是什么?

    第56章 黑色艳阳 11

    “你把它弄出来了……”

    alpha的视线掠过滚在地毯上的兔尾,见唐看着它,被束缚的美人情不自禁开始摇头,毛茸茸的兔子耳朵伴随他的动作一晃一晃,那一身白腻肌肤由着窗外金灿灿的阳光均匀涂抹,一只手勾住了他脖颈的项圈,年轻的教父低头向他呢喃了什么,朝灯恐惧万分地睁大眼睛。

    他不敢说不,只能跪着不断亲吻教父的手背,对方任由他做出臣服的姿态,却依旧微笑着没有言语。

    不一会儿,他听见了彬彬有礼的敲门声。

    唐离开他,去门边取了送来的东西,银白器皿上三只针管的尖端闪闪发亮,甜腻的粉红色药剂灌满了注射器的针筒,针筒边放置着一小瓶酒精,棉球与棉签分别封在无菌塑料袋里,唐取下他口里的圆球,果不其然听见朝灯的求饶。

    “不要,求求你——”见唐将他的双手双脚分别捆绑,朝灯的眼泪一下顺着脸颊滑落:“不……呜呜…不要打那个,真的不要,求你了唐…我受不了的……”

    “受不了什么?”教父用拇指抹去美人晶莹的泪水,坏心眼地舔了舔他的喉结:“受不了出水吗,小灯宝贝儿?”

    omega的脸色变得极度无措,唐见状爱怜地笑了笑,低头用舌尖搜刮他口里的湿液,他不敢反抗,软糯滑腻的舌头呆呆地任由alpha吮吸,上一次接吻时,他咬了唐,被迫带上圆球流了一天一夜的口水。

    “会很甜的,”他的alpha有一搭没一搭抚摸他的脖颈,修长手指蹭过项圈:“而且身上会有奶香味,身子也会变软。”唐调笑道:“小灯已经够香够软了,不知道这样下来得多勾人,抱起来肯定很舒服,我天天抱着你吧?”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被捆住手脚的omega哭着祈求:“原谅我好不好?……唐……求你了,你不是想重新开始吗,你饶了我这次,我会喜欢你的,我只喜欢你一个——”

    兔子尾巴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他发出一声惨叫,软倒在教父的怀里不断的扭着细细的腰。

    “小灯,你知道人豚吗。”随着omega惊恐目光,唐撩开他的额发,露出光滑额头和动人眉宇:“一些家族首领将自己的情人切掉手和腿,让他们光凭躯干在地上爬行……想不想当人豚?”

    “…不要!!滚开!!!……啊啊啊啊——!”

    “再说一次?”

    “呜哈……”美人一张稠艳的小脸哭得泛红,朝灯瑟缩起身子,哀哀地啜泣:“对不起…拜托你不要把我变成人豚……”

    “我也不舍得啊,小灯的手和脚那么漂亮,”唐笑得眉眼弯弯:“乖乖打针,好吗?”

    见朝灯万般不情愿地点了头,他拿过了银质的器皿,奖励般啄了啄他的唇。

    “先消毒吧。”

    西西里的夜风于赫奥托主宅蜿蜒而过,明亮灯光将议事厅照耀得一览无遗,与商人的军火谈判已逐渐到达末声,侍者在这时敲开了议事厅的大门,他快步走到唐的身侧,恭敬耳语了什么,年轻的教父微微扬眉。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