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先前替池西姚拍片的摄影师情不自禁发出感慨,莱文不置可否耸了耸肩,他先前听说过朝灯的传闻,社交网络上的万人请愿闹得沸沸扬扬,时尚界却不在乎这些丑闻,不少模特为了保持身材饿到极致时就会疯狂吸烟,酒中混进佳静安定是家常便饭,朝灯不是代言人,就算用了他的歌,也只会增加话题度。

    况且……

    莱文的眼睛掠过他同池西姚说笑的模样,心下有些奇怪。

    朝灯看起来并不像是私生活混乱的人,别说吸毒和酗酒,就连烟瘾也无处可寻。

    双方认可了彼此后,纪澜留下与marlowe med签约,恰好拍摄结束,池西姚拉着他和谢临一起下楼,乘楼梯时听朝灯说自己完全不了解marlowe med这个品牌,黑发的亚洲女模有些好笑地向他介绍。

    marlowe med创立于1934年,其最初为罗马城中两位怀揣艺术梦想的大学生充满活力的设想,他们边完成学业边私下接单,marlowe med自问世以来坚决拥护华丽复古风,当年两位创始人的理念是:为想要成为一流的人士提供一流的服装。无论是后来副线制造的香水瓶身、鞋履、包饰乃至彩妆盒,都从未改变过这一初衷。

    “——marlowe med为全球六大奢侈品牌之一,被时尚界称为‘蓝血’,旧时代只有贵族才能喝到含铅泉眼里的泉水,这种被他们相信利于长寿的毒泉使贵族的血液滋生出奇异的蓝色,所以marlowe med在业内有着深厚的根基与超凡地位……朝灯!!”

    他正对谢临和池西姚,背对电梯门,电梯打开的一刹那,朝灯背后裹得看不见脸的女孩举起了手里的容器瓶,硫酸特有的刺鼻气味扑面而来,他来不及回头,就感觉谢临一把拉住他往怀中一带,同时利落地抬腿踢向女孩的腹部。

    女孩硬生生被他踢开了几米远,身体撞在电梯外大理石墙壁上发出的声响刺耳异常,旋即不受控制地剧烈咳嗽,打翻的浓硫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地板,朝灯才知道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谢临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他大半个身子贴在对方身上,谢临体温偏低,相触的皮肤冰凉又苍白,朝灯来不及道谢,就听见女孩疯狂的笑声。

    “去死吧!哈哈哈哈哈!你去死啊!”

    “我喜欢你啊、我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你呀,朝灯。”

    “求你了哈哈哈哈!我这么爱你,这么这么喜欢你——”

    “你去死,好不好啊?”

    [爱意值五颗星。]

    [恨意值五颗星。]

    那女孩的模样实在恐怖,被打落墨镜后显露的泛红双眼死死盯着谢临怀里的人,反应过来的池西姚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不知是谁走漏了朝灯被疯狂粉丝袭击的消息,先警察一步冲进大楼的是大量娱记,imd的工作人员随即赶来保护他们离开,等终于能从安全通道走出imd时,他忽然对着从头到尾不发一言的谢临道。

    “谢谢你救我。”

    “阿灯,你不害怕吗?”池西姚心有余悸地回忆刚才的画面,女孩狰狞的脸色历历在目,其间毁灭一切般的占有欲令她心惊肉跳,面前这个人却还有心思同谢临搭话,黑发女模犹豫道:“为什么感觉你一点都没受影响?”

    “这种人很多呀,”他嘻嘻笑笑,漫不经心的模样显得多情又无情,仿佛那些刻骨的爱意不能撼动他一丝一毫:“我习惯了。”

    谢临闻言淡淡瞟了他一眼,朝灯脸上绽开笑容,他摸了摸鼻子:“那个,我叫朝灯,你记住我的名字了吗?”

    他像是有些不安,却又充满期待地望着谢临的方向,见对方点头,朝灯唇边的弧度越来越深:“那天不好意思,当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似乎觉得这样太轻浮,他略略咬了咬唇,从谢临的角度,刚好能看见那颗小小的、淡色的泪痣:“我真的只是想和你说句话。”

    他又一次听见那个人的道谢声,谢临半垂下眸,嗓音淡然道。

    “没事。”

    如果不是不小心看见谢临耳朵尖上的薄红,他几乎要相信对方确如他表现出来那般冷淡。

    [爱意值半颗星。]

    听见爱意值增长的提示,朝灯怔了怔。

    忽然,觉得,他有点儿,可爱?

    而且真的好好看嘻嘻嘻嘻,想睡他。

    与marlowe med的合作占据了他全部的日程,拿到《失落日》不插电版编曲那天,同时到的还有一通电话,看见手机上显示的备注名,朝灯挑了挑眉。

    席澄。

    如果没记错,前段时间想泡灯灯的高富帅投资人就叫这个名儿。

    他按下接听,那端传来低沉磁性的嗓音:“小灯?”

    “嗯,席总。”

    “上次纪澜说你身体不舒服,现在好些了吗?”

    他垂下眸:“好多了。”

    “我听了一些关于你的传闻……”电话那头顿了顿,隔了一会儿,席澄低声道:“你还好吗?如果需要帮助就告诉我,别总是硬撑。”

    “我没事,”朝灯拿过茶几上的曲谱,边翻边同他对话:“不劳烦席总了。”

    “你真是……”席澄好笑的语气令他翻页的手顿了顿,他听见对方续道:“今晚在天籁,见个面,嗯?”

    隔了一小会儿,朝灯应了声。

    天籁是一家高档中餐厅,坐落于新城区寸土寸金的绕城河边,四面八方都是蹲他的娱记,朝灯没办法开车,只得做贼一样包得严严实实上了的,六七月的天,司机师傅看他又是鸭舌帽又是墨镜口罩,忍不住调侃了几句,朝灯也饶有兴趣地回嘴,到天籁后,他报了席澄的名字,身着素雅旗袍的女服务员将他带向了二楼包厢。

    推进门后,坐在里边谈话的二人抬头望向朝灯,率先说话的男人剑眉星目,一身裁剪精致的西装将他衬得身量挺拔,见朝灯站在门边一动不动,男人略略扬唇。

    “小灯,过来。”

    他的音色同电话中的席澄一模一样,朝灯犹豫片刻,坐在了离席澄一座之隔的位置,后者似笑非笑瞅了他一眼,态度自然地介绍旁边人。

    “关导你认识吧?”

    席澄虽然在笑,眼底却没有一丝温度,只是用满含深意的目光打量朝灯,一段时间不见,这个脾气倔强的小明星出落得越发勾人,乌墨似的发和眉眼,少年刚刚张开的身段若葱郁树木,令谁都想上去爬一爬。

    “认识,国内最优秀的青年导演谁不认识,”朝灯错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