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视线带出笑容:“关导好。”

    待他和青年导演相互问候,席澄便让服务员开始走菜,几个人扯了些无关紧要的废话,等沾够酒后,席澄点上烟冲他微微笑道。

    “这次叫你来,是因为小关的电影里还差个男二,你虽然没有表演经验,形象和气质却很适合这个角色,性格也接近,本色演出都没问题,我和小关觉得你能胜任。”

    “什么性格?”

    “跟猫儿似的,”席澄盯着他,一字一顿:“又漂亮又难伺候,但是谁见了……都忍不住想疼它。”

    “我觉得猫很烦啊,”朝灯似是想起了什么,弯起的眼睛似若新月:“兔子比较萌。”

    嘻嘻嘻嘻。

    “兔子比你乖呢,”席澄离他近了些,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说话:“约了你这么多次,这回才肯赏脸,是不是只要你不出事,永远都不会搭理我?”

    哦豁。

    原来,老子应该,不搭理他。

    “没有,怎么会。”

    他刚说完,就感觉大手贴上了他的臀部,男人充满暗示性地揉捏那团软肉,朝灯眼神暗了暗,刚想揍人,身上却传来一阵骚热,手脚都腾起酸软,席澄近乎将他整个搂在怀里,舌头舔上他的发丝。

    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朝灯脸色微变。

    “……滚开!”

    “还倔?”他边揉边将朝灯的脖颈压下来,看他眼里升腾起朦朦胧胧的白雾,忍不住笑出声:“这是进口药,烈女吃了也要变荡妇,何况你呢,你还是个雏吧,小灯?”

    见他不说话拼命挣扎,席澄一巴掌拍上手里的软肉,他用的力气实在是大,打得美人闷哼一声,席澄压低嗓子威胁。

    “你既然来见我,就要做好这种准备,一物换一物,放心,我会疼你的,保证你爽得再也忘不了男人的滋味。”

    换个p。

    那美人在药性下手脚无力,突然面朝他张开唇,察觉自己脸上被吐了口水,席澄又是一巴掌,旁边的关导早就退到了旁侧,不敢看眼前景象,见朝灯被他打得双腿直蹬,显然痛得要命,席澄笑了笑。

    “当什么明星啊,你他妈就是欠干,嗓子这么好听乖乖叫床不好么,你叫一夜,哥哥送你一栋别墅,好不好?”

    [检测到碎片。]

    系统话音刚落,包厢的门被人从外拉开,白金色短发、淡红的瞳眸,苍白如吸血鬼的貌美模特将包厢里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原本略显急切的脚步停了下来。

    谢临沉默着,微微蹙起了眉。

    第59章 名声大噪 3

    谢临的身份对寻常人来说神秘异常,作为业内资深投资人,席澄却对他多多少少有所了解,他明白自己所知的、关于这名当红超模的信息只是冰山一角,即使如此,却也足够令席澄大为忌惮,男人停下动作,目光点过谢临,轻描淡写道。

    “谢少这是走错了?让您看见这些,失礼。”他话音刚落,扳正朝灯的脸正对谢临,掐着他的两腮沉声道:“这小明星不懂事,得了便宜还想不付报酬,我教训教训。”

    “…哈……滚开啊…!”

    朝灯在他身上不断挣扎,殊不知对席澄而言,怀中搂着这么一具青春绝艳的身体是何种感受,他又一下狠狠打得美人小声哀咽,席澄咬牙切齿道。

    “给我安分点,还没到你骚的时候。”

    “谢临……!”那双堆积雾气的眼睛忽然望向门边一言不发的人,声音中带着颤意:“帮帮我…救我……”

    “你叫谁呢?小灯。”席澄抓着他的头发逼他抬起头,舌头舔上美人白腻的脸:“看清楚了,谢少是你高攀得起的吗?也就我肯要你……”

    朝灯扭过头,毫无征兆冲席澄笑了笑,他笑起来的模样灿若繁樱,实在是好看得不得了,没等席澄反应过来,他便听见对方的声音。

    “老子才不要你,傻逼。”

    席澄原本俊朗的脸孔逐步扭曲,他不怒反笑,将朝灯按死在软椅上让他面朝谢临,手指更是硬生生卡在后者口腔两侧,逼得他不停流口水。

    “谢少,这孩子居然还敢肖想您,”席澄的两指在朝灯口里不断深入,弄得后者几乎要被呛住,察觉到朝灯的身体在药效下变得黏糊,席澄眸色加深,他知道谢临不喜欢这些,尽管对方长着一副千帆过尽的模样,却从没见过他碰谁,席澄有意做出这等带有情色意味的场景,谢临自然会受不了离开:“您看……”

    “我没有跟人分享的习惯。”

    谢临打断了他,两三步走至席澄面前,他颜色奇特的发和瞳在近处看更显妖异,他示意席澄把手拿出来,自己将人整个抱起,在他手臂与朝灯相触的那刻,朝灯呜咽着一个激灵,察觉谢临的手指想要送进他口里,朝灯乖乖张了唇,不一会儿,他就硬是被那苍白的手指一顶一顶地弄在了谢临怀中。

    “唔……”

    那声甜腻的、无意识的轻叹令在场人俱是心尖一颤,感觉到他敏感的身子,谢临难得翘起唇角。

    他也太敏感了。

    “人我要带走,你不介意吧?”

    在那双淡红的瞳眸下,席澄咬牙点了头,快要走出包厢前,谢临靠着门栏微微侧头,他抱着朝灯,却显得毫不费力,谢临声音平淡。

    “以后别找他了。”

    他被抱着进了地下车库,朦胧中感觉谢临给谁打了电话,他说的是英语,凭朝灯的水平,勉强听懂了“不去”、“有事先走”和谢临挂电话前那声“fubsp;off”,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谢临偏过头。

    “你家在哪儿?”

    “……”

    送回去还怎么搞哦,天赐良机,谁告诉你谁傻逼。

    ……咦,挺押韵。

    见朝灯愣愣地看着自己,谢临难得又耐心地问了一便,他并不爱多管闲事,况且这个人第一次见面就骗了他,可当他再看见朝灯时,脑海里不由自主便浮现年轻男孩抱着吉他弹奏的模样,他看上去自由又快乐,和新闻里染着稀奇古怪发色、双臂纹身、飙车酗酒的负面偶像完全是两个样子。

    “谢临,”坐在副驾上的美人小声呼喊他的名字,软软糯糯的鼻音带出撩人意味,朝灯胡乱扯下了安全带,想要往他身上靠:“好难受……”

    “你想出车祸吗。”

    他的目光移过那双乌眸,尽管音色还是那般清淡,眸底却掠过难以察觉的幽芒。

    窗外灿烂星海弥漫无际,远远能看见月亮在山丘度上银边,他们所在的位置实际非常偏僻,新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