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的绕城高速在深夜本就人迹罕至,旁边人似是因那句威胁安静了下来,没等谢临放松,那声音又一次打破沉寂。

    “和你一起出车祸也不亏吧,”他像是在笑:“倒是你,跟我这种烂人在一起,死了会被他们写成什么样子……?”他顿了顿,旋即发出了短促的喘息,朝灯脸上的晕红越来越明显,他咬住唇,低声道:“你把我放下来先走吧。”

    “为什么?”

    “你这么好看,看见你我忍不住啊~”

    那句玩笑般的调侃终于让谢临踩下了刹车,他按了应急灯,将朝灯拉进了后排座位,车内的循环空调运作时近乎悄然无声,一片寂静中,他感觉谢临抬起了自己的脸。

    “谁好看?”

    朝灯愣了愣。

    “你…你好看……”

    [爱意值一颗星。]

    对面吸血鬼般俊美妖异的超模冲他挑了挑唇,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谢临笑,对方笑起来时,那种苍白的、有违于常人的美就愈发惊心动魄,谢临凑过来咬了咬他的喉结,手指一路向下。

    “有人抱过你吗?”

    “就你一个……哈…”

    算吧?咦,到底算不算?

    “好,”那人利落地脱下了他的衣服,暖黄的车内灯照映下,美人一身若能掐出水的白腻肌肤清晰无遗,谢临的手指抚摸过他漂亮的肩膀,紧致柔滑的触感媲美稠绒,似能将人吸在上边儿,他引导着朝灯的手探向自己兴奋的部位,舔了舔他的睫毛:“我也是第一次,弄疼你了,你不要哭。”

    好大好长……

    为什么会这么大,跟他的长相完全不符合……!

    见朝灯被吓得小脸惨白,之前眉目间撩拨人心的模样散了干净,谢临顶开了他的双唇,稍稍一吸,那娇嫩的舌头就被谢临含在口里,湿哒哒的口涎顺着他的脸庞流下,美人温热窄小的口腔比想象中更加完美,谢临的舌尖在上颚舔舐,每用力一次,就能听见动人的啜泣。

    待贾斯珀接到谢临的电话时,他正结束天籁的酒会,想起一个多小时前亲弟弟不来酒会还挂他电话,贾斯珀故意晾了对方一分钟,果不其然,当他按下接听,那端传来谢临暴躁的声音。

    “傻了?”

    “没傻。”

    “叫辆车,上绕城路接我。”

    谢临懒得他争,干脆利落道出了目的。

    “你自己不是开了车走吗?……才买就撞烂了?”没等谢临说话,贾斯珀皱了皱眉:“你那边……什么声音。”

    “……”

    哭声。

    哀哀的、软软的,被欺负到极致后顺服又不敢反抗的哭声,这声音贾斯珀再熟悉不过,他致力于让每一个同自己上过床的超级名模发出这种媚人音色。

    “不要了……谢临不要了…”

    贾斯珀惊得差点吼出来:“操,你…你玩车……?!”

    自家弟弟那点狗脾气他比谁都清楚,长这么大,男的女的投怀送抱无数,谢临硬是没抱过一个,没想到一开荤就玩得这么野……

    贾斯珀乐了:“真不愧是我亲弟,等着,哥哥马上来。”

    他自己喝了酒,只得找了个车僮帮忙,带他好不容易到了谢临说的位置,就见亮着警示灯的暗色跑车停在应急车位上,贾斯珀心下笑这小子还挺有理智,就见车门打开,谢临拿风衣遮了个人走出来。

    一看见那人的脸,贾斯珀只觉得头都炸了:“你把你粉丝上了?”

    谢临不说话,只快速抱着人上了后座,上去后立刻将前后隔板拉下来,察觉到后排的震动,贾斯珀无奈地摇摇头。

    “;the hell……”

    高速路上的风景在车窗外飞驰,回去后,谢临又不知节制地干了几次,直到把人弄晕过去,天光熹微时,他替朝灯清理干净了身体,自己洗完澡后眯了一会儿,良好的生物钟令他在八点左右醒来,谢临看了看时间,套上薄衫出门买早餐。

    出门前,他瞟了眼自己床上沉沉昏睡的美人,细软黑发在蓬松枕头上散开,朝灯的呼吸非常均匀,谢临低头走了出去。

    [爱意值两颗星。]

    他居住的地方在新城区市中心,早晨的美食街人来人往,毫无疑问,谢临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瞩目,他习以为常地将视线带过一家家早餐店,考虑过后,买了清淡的粥和小食,想了想,他摸出手机上网搜了朝灯的百科……喜欢吃辣鸡翅?

    吃了会不舒服吧。

    他打电话问了贾斯珀,还在睡梦中的摄影师被吵醒后气得想骂娘,尤其听见谢临打电话的目的,更是恨不得把弟弟赶出家门。

    “吃个屁!你想他痛死才喂他吃辣的!”答完后贾斯珀觉得不解气,又忍不住哼哼几声:“恭喜你开花啊,万年老处男。”

    回答他的是谢临挂电话的忙音。

    虽然他哥为人轻浮,在这些事情上还是很靠谱的,想起贾斯珀说最好买药,他又去了药店,收银员小姑娘看着这样一个妖异的外国帅哥差点没晕过去,尤其是知道他需要的东西后,更是忍住鼻血笑着拿了药膏,购物街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新闻,前几天发生的疯狂粉丝袭击事件将朝灯又一次推到了风口浪尖,他听见路过的年轻女孩窃窃私语,在看见社交网络上的请愿数字即将到达50万时,谢临垂下淡红的眸。

    逐渐升起的太阳晒得他皮肤微微刺痛,白化病患者不能见光,虽然他的情况不算严重,这样不加掩饰走在阳光下,却也让谢临十分不适,他加快了脚步,想起床上正在熟睡的年轻男孩,他不由自主地弯起唇。

    没关系,他能保护他。

    对朝灯而言的绝境,对他来说,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直到谢临打开门。

    他没看见朝灯的鞋,空空荡荡的房间,卧室床上还留着对方的余温,他放下手里的早餐和药,小声叫了朝灯的名字,待他找遍了每个房间,他才肯定昨日在他身下乖巧撩人的美人已经没了踪影。

    谢临的手停在手机上,他解了屏锁,最终却没拨出任何一个号码。

    奇妙而浓厚的夜色爬上城市,顺着钢筋水泥的楼阁台榭弯弯绕绕四散蔓延,华灯弥漫,仲夏夜晚年轻女孩们微裸的腰肢和柔软的小腿线条,伴随逼人的欢乐气氛游弋在芙蓉粉帐的销金窟。

    琦川是全市最大ktv酒吧,占地辽阔,独立建筑,周围一圈地皮租下来不建楼,专修花园停车场,台上驻场歌手低哑厚重的迷人嗓音,近些看才发现拥有这把嗓子的人竟是个短发少女,人群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