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时,他却绝不属于坐以待毙那类人,他很纯粹,爱憎分明,骄傲到从不曾掩饰自己的目的,在这种纯粹的映衬下,他的天真才格外残酷。

    不会就这么揭过去的。

    marlowe med广告制作进入后期,在纪澜的催促下,朝灯提前一周完成了录制,为了吸引粉丝,也是为转移公众注意力,imd同时安排朝灯拍摄了于录音棚自弹自唱《失落日》的场面,预计在广告放送不久后播出。

    橘红夕阳涂抹上imd糖块般堆积的银色大楼,朝灯将吉他放进器乐室,带上门后自己下了电梯,出imd前,他特意压了压头顶的鸭舌帽,边按手机边从侧门出来,没料到他刚踏出imd一步,无数的闪光灯和镜头便对准了他的脸。

    “朝灯,先前一直没有确切证据,但一小时前你的经纪人爆料曾在你身上发现过白粉,你在吸毒吗?”

    “你吸毒多久了?你觉得这样的事情爆出来会对你的人气造成何种影响?”

    “你在毒品上耗费过多少钱?”

    一张张兴奋与恶意交织的面容在眼前轮流出现,好不容易逮到正主的娱记们相互推攘,用毛绒绒的话题去顶那人的脸,朝灯皱着眉一言不发,无数人迫不及待拍摄下他此刻的模样,他不回答问题,便是想靠沉默欺瞒粉丝,皱眉表明朝灯心情不佳,可能由于对记者心生不满,也或许是因身体不适,而他身体不舒服的缘由自然不必再说,再普通的表情也能成为绝佳素材,资深娱记比谁都懂得投机取巧。

    imd的工作人员发现了门外骚动,很快有保安前来疏散记者,在一名身材高大的保安试图护着朝灯走进室内时,后者似是不小心踩到什么,脚步踉跄了一下,娱记们犹如闻到鱼腥的猫,将这一幕完完整整收入镜头,他的身体是否已因吸食毒品出现了异况?精神状况是否已然开始恍惚?

    进到室内,朝灯头也不回地走出记者们的视线之外,他想了想,还是拨了纪澜的电话,女经纪人熟悉的温婉嗓音令他顿了几秒,朝灯开口道。

    “纪姐,我——”

    “阿灯,别再碰那些了,”电话那端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纪澜苦口婆心劝道:“抽烟喝酒我管不了你,但毒是万万不可吸的,不仅违法,而且也会丧命……”

    “我没有——”

    “我劝了你无数次,我知道你听不进去,但听姐一句,你自己去投案,啊?等警察真正找过来时,那才叫无力回天……”

    “纪姐,”朝灯打断她:“你那边在录音吧,你把我卖给媒体还不够?我没碰毒,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担。”

    “阿灯!你怎么说这些——”

    他在纪澜继续辩解前挂了电话,耳畔声音归于虚无,朝灯站在imd的一楼大厅,经过他的人大都情不自禁投来目光,他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自己上了社交网络。

    在【朝灯滚出华国。】的请愿下方,已经有70万网名参与了活动,首页的头条新闻全是关于他的信息,无论是经纪人爆料的长博、刚刚被娱记拍下的混乱场景,其下的转发和回复都已达到了惊人数字,他点开了纪澜爆料的长博,里面指明他从昨年4月开始行为反常,时常精神恍惚,做事也集中不了注意力,里边还有他的精神诊断书,上面明明白白写着他存在服用过量刺激性药物的现象,最后一张配图是在他衣兜里发现的白色小瓶,倒出来的东西经化验后被证为高纯度海洛因。

    妈的,换我我也粉转黑。

    他现在彻底被人推进了泥潭,想翻身难如登天,本来在请愿事件发生后imd就对他颇有微词,不知不觉间限制了朝灯不少资源,前段日子是纪澜一直替他疏通人脉、寻觅通告,如今唯一的经纪人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他又没什么背景,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被活活玩死。

    但灯灯会让自己堕落下去吗,明显不会惹,是时候约一约谢谢哥哥了。

    嗨呀,十分激动。

    他从池西姚那要到了谢临的电话,拨通近半分钟后,朝灯听见那端人不咸不淡的嗓音。

    “喂?”

    “我是朝灯,”他看着imd逐渐亮起的夜光,浓厚的鼻音令他听起来情绪低落,朝灯轻声道:“我可以……见你一面吗?”

    比起上次发生关系时的小别墅,谢临这回让他到的高级公寓更加靠近市内,似乎是由于特意叮嘱过,即使没有门禁卡,面无表情的保安也让朝灯进到了电梯里,他按下谢临所处的楼层,七十多层的楼高让他在电梯攀升途中只能百无聊赖盯着屏幕上变幻的数字,待他走到谢临家门前,朝灯迟疑刹那,按下了按铃。

    白色的实木大门从内拉开,室内暖黄的光晕朦胧在厚实毛毯上,冷气打得很足,即使站在门外,他也在谢临开门的瞬间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凉意,那帅气又妖治的异国模特手搭在门梁上同他对视,谢临比他高了十多厘米,淡红的、微微凹陷的奇谲美眸居高临下打量他的神情,朝灯拉住了他的手臂。

    “帮帮我,谢临你帮帮我好不好?”

    他惊慌极了,也不管对方的反应,整个人就往谢临怀里撞。

    “我不想进监狱,不想被那么多眼睛看着……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拜托你相信我,你帮帮我好吗?我知道你做得到,席澄那次……就连他都害怕你,求你了…谢临……”

    那点泪痣跟随主人黑鸦羽毛般的眼睫不断颤抖,谢临单手捧起他的脸,冰凉的唇贴在他的额头。

    “只是性?”

    那句话让美人僵在原地,沉默许久,朝灯压着嗓子小声道:“你想要什么?”

    谢临忽的弯起眉眼,红眸中若有宝光流转,他在笑,像是早就猜到了事情的发展,也像是把一切都握在手里。

    “是你自己踏进来的,朝灯,”谢临一字一顿,慢条斯理抚摸他的脸:“是你自己来找我、你自己到了这里。”

    “……我知道。”

    老子也知道坏事都是你干的。

    不怕你逼我低头,只怕老子低头的速度吓到你,比心比心。

    谢临将他拉进室内,环入怀里,在朝灯耳边淡淡陈述。

    “我想要你的人生。”

    第61章 名声大噪 5

    他从床上醒来,遍布身体的吻痕在瓷白皮肤映衬下更显触目惊心,被宠了一夜的美人腰肢酸痛,他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直到听见有人进入卧室。

    谢临和他交换了吻,前者半眯双眸,一排长长弯弯的睫毛姣好若女,那处隐约传来的疼痛却在提醒朝灯对方昨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