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你这样的孩子,在你们身上能看到未来,不过既然你问我了,我们现在又待在一条船上,那阿灯可要记住。”

    她穿着近八厘米的细高跟,长期走路有多辛苦不必言明,这女人脸上却只有一片艳光,涂抹裸色指甲油的秀气五指抚摸过他的脸颊,许萱姝发出喟叹。

    “你看起来非常完美,难怪临会想要你。”她顿了顿:“我第一次带艺人时,有个酒会,当时的投资人把一大把钞票塞进了我的胸口,他告诉我,比起拼死拼活地工作,我值得更好的选择,”许萱姝瞟过他的神色续言:“那个投资人很丑,即使是这样,在我拒绝后,我带的女艺人当夜就上了他的床。很多小孩在进入圈子不久便会枯萎,你很幸运,有了一个很好的依靠,将来你或许能凭自己站起来,可在你不够强大前……你明白吗?对他们来说,你拥有的一切不值一提,尤其是临,他是绝对、绝对不能惹的人。”

    华灯初明,工作间传来庆贺完工的呼声,《brights》是全球时尚杂志业领头羊,在三十八个国家出版发行,刚结束了下期《brights》内页拍摄,谢临穿好鞋准备离开,今天硬要来凑人头的贾斯珀趁机搭上谢临的背,金发的外国帅哥戳了戳他的脖子调笑。

    “弟弟,你是怎么把小美人骗上床的?我找人问过,他之前一直不肯接受潜规则,可干净了,”贾斯珀压低声音:“用你的大鸟吗?歌手叫起来是不是特别娇特别媚?”

    “哥哥,”皮肤苍白的妖异超模用力往后一拐,疼得对方嗷嗷直叫:“滚开。”

    “别嘛,”贾斯珀身残志坚地追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药:“你以为你哥真傻?不平等的爱情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多给小美人吃点糖果,他会黏你黏得更紧。”

    “这是什么?”

    “上次玩剩下的药,”贾斯珀见谢临似乎有意,兴致勃勃地继续道:“专门给男人用的,多来几次,他的身体会变成只属于你的天堂,想想看,让他边流口水边哭边跪着求你亲吻他,一定香艳透了。”

    宽广客厅内灯光四溢,中央空调带来的冷气贴着实木地板,白边窗户紧紧闭合,窗玻璃外就是星海,长手长脚的异国男模倒在沙发上打盹,听见浴室门开启的声音,他懒散地抬了抬眼。

    伴随踢踢踏踏的脚步响,还带有水雾的躯体向他靠近,朝灯丢下半湿掉的浴巾,发尾的水珠在t恤后背浸出一块深色,看见谢临手里摆弄的小瓶子,朝灯好奇地凑了过去。

    “这是什么?”

    “烈性药,认识的人给的,”谢临转开瓶子,水蓝色的药丸碰撞时发出声响:“吃多了有性瘾,得不到满足会理智全无,这种药只针对男性,会被逼到只能用后面释放,他让我给你吃。”

    美人的眉头微微蹙起,手指慢慢伸向了药丸,谢临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只是逗弄宠物般观察他的反应。

    对,就是宠物。

    谢临对他虽然好,爱意值却非常低,仅仅维持在两颗星,与此截然相反的是,即使恨意到了四星,对方也没有做出任何失控的举动,谢临对应的碎片是傲慢,根据前几次的经验,只要伤害到他的骄傲,刷恨意值其实并不困难,但爱意值……

    如果恨意满了五星,爱意却还是这么低,要刷爱意估计会非常麻烦。

    半天等不到朝灯的回应,谢临的手顺着年轻男孩的脊背不断下滑,直到冰凉的五指包住了半团浑圆软肉,才在那上边慢条斯理地磨蹭,他又想要了,看上去这么禁欲的一个人,做起来却凶狠得可怕,朝灯将手指从药瓶里抽出,轻声道。

    “我想练歌,能不能晚点给你?”

    “好,”出乎他意料,谢临干脆利落收回了手,对方舔了舔他的喉结,白金色短发晃过朝灯的侧脸:“就在这儿练?”

    朝灯嗯了一声,示意谢临把吉他和那上边的谱子给他:“萱姝姐让我最近录个视频发到网上,最好就在家弹唱,随性一点。”

    苍白的手指拿过曲谱,谢临略略扬起眉:“《gasoline》,汽油?”

    “一个美国女歌手的歌,唱的话得降四个调,歌词很有趣。”

    他说完用手指拨了几下琴弦,伴随低低的木吉他,朝灯的音色倾泄而出。

    “are you insane like me

    been in pain like me

    ……

    ……”

    (你像我一样丧失理智吗,你也如我那般承受过剧痛?

    像我一样,砸钱买最昂贵的香槟,只为把它泼进那条肮脏的下水道?

    像我一样,用水费单擦净手腕上的血污?

    你也像我一样,不依赖大麻同样能吞云吐雾般精神恍惚?)

    他抬起头,水墨般的眸毫无惧怕同谢临对望,细细长长的手指在琴弦上跳动。

    “do the people whisper……”

    (那些人们,也在火车上低声议论你,说你不应该如我那般白白浪费自己漂亮的脸蛋吗? )

    他停下歌唱,拨弄吉他的动作瞬间骤止,朝灯对着谢临笑起来,就像那一次谢临故意说不知道他的名字,像刚才淡蓝色的恐怖药丸,当被刁难时,他总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回应。

    “and all the people say:

    ……

    ……”

    (那些人,他们说:

    “你永远无法改过自新,你仅仅活在梦里,你根本没有丝毫自尊,你该是靠汽油运作的机器。”

    他们的声音鬼魂般如影随形 、不肯离去。

    我有一颗金子般温暖的心,双手却冰凉无力。)

    逐步缓慢的吉他声消散在空气里,朝灯停下手,星星点点的光芒在他眼中跳跃。

    “你还会给我吃那个吗?”

    等了半天,他看见谢临自己顺过小瓶吃了药丸,他还来不及惊讶,就听见对方道。

    “薄荷糖,你要吗?”

    “……你是不是喜欢我?”朝灯厚着脸凑过去:“是吧是吧是吧?”

    “……”

    谢临没什么情绪地瞟了他一眼,作势想要吻他,朝灯往后一靠,双手把人推远。

    “不喜欢不准亲。”

    谢临一顿,朝灯踹了他一脚:“骗我也好,说你喜欢我。”

    对没错,这叫做,性暗……啊呸,心理暗示。

    不管怎么样,先要给小哥哥一个灯灯可能喜欢他的印象,有印象才能有深入的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