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烟喝酒飙车可我是好~男~孩~】

    【脑残粉立即火葬场靴靴,朝女神怎么洗都洗不白的(蛇)】

    “反响不错,”许萱姝收回手:“能吵起来说明热度够,等marlowe med的广告出来后宣传专辑,参加脱口秀或者上电视台live,最近可以放松一下,下周再准备录mv。”

    “好~”朝灯翘起唇:“谢谢萱姝姐,麻烦你了。”

    “想谢我就好好工作啊。”

    许萱姝一把将他压进自己怀里揉头,朝灯满脸晕红地从那对大胸中起来,女经纪人在内心尖叫一声。

    他——好——可爱!

    许萱姝又拍了拍他的脸,见他脸更红了,忍不住微微一笑:“长得这么妖艳,怎么是这种性子?”

    呜,36d。

    呜,大胸美女姐姐。

    “不过,”许萱姝稍微正了脸色,她的眸子瞟过周围,确定没人后压低声音:“你跟临最近还好吧?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嗯?”朝灯怔愣片刻:“谢临挺好的。”

    鸟大颜好腿长腰有力,偶尔还要闹别扭,萌萌哒。

    “那就好,”许萱姝似松了口气,注意到朝灯投来的疑惑目光,她微笑道:“如果能一直这样,阿灯会成为很棒的歌手。”

    七月初,远春残留的料峭寒意销声匿迹,灼热恒星高高悬于天空,瘫软在街道边的熏热暑气渗入柏油马路,marlowe med新一季广告开始全球放送。

    身为时尚界六大奢侈品牌之一,新季度广告投放意味着代言人变更与产品更替,很快便有业内人士与资深粉丝对marlowe med新一季高定服装进行评判,池西姚作为近年来最火的华国超模,因marlowe med新季度代言人的身份在全球超模排行榜的hot.50一举冲进前十,当她转发marlowe med的广告并圈了朝灯后,自然引来了大量关注。

    【池西姚cici:@朝灯,新歌超棒,想起拍摄时你现场弹奏的样子,简直各种满足少女心~第三年,爱你爱你。】

    一天之内,池西姚这条微博的转发量极速攀升,不少粉丝直接将尚未泄出的新歌由视频抠下来自制成mp3格式广为传播,谢临退了社交网络,见朝灯还在和许萱姝打电话,有些不满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朝灯回头看了他一眼,不一会儿便结束了通话。

    “临临~”朝灯冲进谢临怀里:“有个很厉害的制作人联系了萱姝姐,他想帮忙做《失落日》的remix版本。”

    remix,混音,在歌曲原版中加入人声或环境音效,以达到特殊的处理效果,一首抒情曲经历remix后或许能成为劲爆的夜店舞曲,见朝灯这么开心,谢临也情不自禁笑了笑。

    “那首歌是你自己写的?很好听,”他薄薄的唇亲吻过朝灯的额头:“表扬你。”

    “哇,谢少夸我了,夸得好,”朝灯嬉皮笑脸:“再来一次,我要录下来。”

    [爱意值两星半。]

    [耶!]朝灯挑眉:[好久没提示,我都要忘记你了,我的统。]

    [少妇都比较健忘,我的灯。]

    [……]

    玩玩闹闹好一会儿,谢临忽然道:“我下周要回美国,半个月左右。”

    “诶?这么久。”

    “嗯,”谢临靠近他,含住美人娇嫩的嘴唇,分开时,他问了句彼此都知道答案的话:“要不要去?”

    “不,”朝灯不假思索拒绝了他:“下周要录歌,忙不过来。”

    谢临深深看了他一眼,眸色逐渐变得暗沉,他试探性地开口道:“我想让你一起去,纽约很繁华,那边也有工作室、有我认识的人,你可以在美国录歌。”

    “这边我合作过几次了,流程比较熟悉,”朝灯笑笑,语气随意:“而且我不能总依赖你呀~”

    他以为谢临只是随口一问,见他没反应,就想去拿琴,指尖碰上琴弦的刹那,谢临从后松松揽住了他的腰。

    “不做艺人了,我养着你,嗯?”

    “别闹了,”朝灯心不在焉想从他怀里挣脱,控制他的手臂却越收越紧,终于察觉到不对,朝灯微微侧头:“……谢临?”

    这个人会越来越耀眼,会有数不清的人翻来覆去呢喃他的名字,他似乎生来就拥有着世界的宠爱,无论是跟自己认识了几年的池西姚、许萱姝、甚至是贾斯珀和他那些爱玩的朋友,每个人,无一例外,总会将视线投到朝灯的身上。

    【我愿意爱他,但我不会给他自由。】

    脑海里的声音不断回荡,谢临闭上眼。

    【你该试试,他心里有没有你的位置。】

    没有,他试过了。

    【这是爱和占有欲的区别。】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他恐惧这个人变得耀眼。

    【小鸟有了翅膀,就会去更高更远的地方。】

    那就……折断他的翅膀。

    让这个人的眼睛只能看见他想让他看见的天空,让朝灯永远如那个夜晚般,只能乖乖走进来请求他的庇护,是他自己走进了他的公寓,是他在天籁的包厢内向他伸手求救,是朝灯先缠着他要了一次又一次,也是他最先在imd的工作间说出那种蹩脚的搭讪谎言。

    “吃糖吗?”

    苍白皮肤的超模勾过茶几上的小瓶,薄荷香中混入古怪的甜腻,似是意识到了什么,朝灯脸色一变。

    “谢临……谢临!!”他开始挣扎,乌墨似的眸染上惊慌:“不要!我哪里做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会改的……你不要这样…!”

    “你没错,是我的问题。”皮肤苍白的超模看着他收缩的瞳孔,嗓音淡然:“我做不到看你走。”

    “什么……?”朝灯嗓音发颤:“我不会走……唔…”

    他的口中塞进了一只手指,白腻的双腕被皮带捆绑在头顶,谢临的手在他的口腔里细细搅动,带出满手透明的湿液,他注意到朝灯半眯起乌眸,腿部不自然地摩擦,显然是逐渐起了反应。

    即使这般举动也能令这个人动情,这样多情敏感的宝贝……

    他边亲吻边褪下对方身上的衣衫,朝灯死死并着腿冲他摇头,谢临没说话,只是温柔地捏柔他的小屁股,不一会儿,朝灯就忍受不了向他敞开了身体。

    “小灯,”他第一次这么叫他,本该亲昵的称呼,被谢临说出来,无端端令人脊背发寒:“乖点儿好吗?”

    为什么爱意值增多之后反而发生了这种事哦。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