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小哥哥不走寻常路,这个药到底该不该吃,好愁。

    喂进嘴里的药丸被他吐了出来,接连三次之后,谢临的手指忽然碰向朝灯全身最敏感的部位。

    “你上面不肯吃,就用下面吃吧。”

    在美人慌乱至极的视线中,谢临堵住了那双柔软的唇,一点点地吞下了他的呼声。

    [场外求助,总统统统统,吃药吗?]

    [……]

    第63章

    [嗨?]

    [不吃。]

    谢临从瓶中取出淡蓝色药丸,亲吻他的同时,手指慢慢撑开了紧致的臀缝,朝灯抗拒着不断挣扎,换来对方细腻煽情的抚摸。

    他是谢临的第一个,对方全部的性经验都来自于他的身体,自然对他浑身上下的敏感带十分喜爱熟悉,那人冰凉的手在他身上胡作非为,他腿软得要命,大滩大滩滑腻的甜液不停泄出,朝灯在四星恨意值的作用下勉强维持理智。

    [我腿软……咋整?]

    系统嗓音淡淡的:[你给他撒个娇。]

    [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系统略微思索后道:[实在不够就装哭。]

    “……如果你不要我了,”他拿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你想我死吗?”

    掐住美人臀部的手指突然顿住,谢临漂亮的眉宇渐渐凝起,他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

    “我留不下你,跟你这样的人比起来,我努力一辈子什么都不是,如果你真的要让我吃这个,”他的气息有些紊乱,软糯鼻音自其间带出,就像稍微再逼他一步,这个人就会真正崩溃:“那你……还会离开我吗?”

    [爱意值三颗星。]

    [此处应有泪崩,]朝灯顿了顿:[统统,哭不出来。]

    [……啧。]

    来不及反应系统做了什么,他的眼睛在一瞬间睁大,身体里无法阻止的瘙痒冲刷过朝灯的四肢百骸,从来、从来都未曾有过的强烈快感逼得他眼泪止都止不住,下面更是泛滥得不像话,谢临看着他满脸眼泪的样子不禁一愣,随即将小瓶扔到了一边,有些手足无措地轻轻碰触他的脸 。

    “怎么哭了?”

    爽哭的,呜。

    “我、我不……”

    “别哭……”谢临小心擦掉他的眼泪,对面人乌眸中的水汽却越聚越多:“不吃了,不要哭。”

    “……呃啊!”

    那根本超过了人类能承受的极限,汗水顺着脊背一路滑至白皙大腿,当谢临发现他居然浑身颤抖地失禁时,他怔愣片刻,淡红的瞳眸中不觉掠过一抹笑意。

    他有轻微洁癖,看见这个人这样,他却丝毫不觉得讨厌。

    “吓到了?”谢临的吻落在他的脖颈和肩膀,安慰小孩一样细声细语地劝诱:“乖,不怕,不喂你吃药了。”

    [快停!]

    [什么感觉。]

    他连再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可怜地呜了一声,谢临还以为他害羞,干脆拿手掌心托起他的屁股,将朝灯抱着走向浴室。

    “没事的,洗干净就好了,”谢临略略苦恼地蹙眉轻声道:“别哭了,眼睛会疼。”

    但是……真的止不住啊。

    他想说话、想求饶,甚至想尖叫,他难耐得用手抓上谢临的肩膀,因为那种快意,原本凶狠的抓挠软得像小动物在撒娇,谢临边清洗边安慰他,大滴大滴的泪水浸湿了朝灯身上的衣衫,说话嗓音也变得微弱如游丝。

    [你……你停下来!]

    [刚才卡了一下。]

    [……]

    随着系统话音落下,那种疯狂的感觉消散得一干二净。

    [爽吗。]

    [爽,爆,了。]朝灯面无表情:[老子要十分钟不理你,看我屁滚尿流好棒棒?]

    系统可疑地停顿刹那,像是安慰,语气格外诚恳:[挺好看的。]

    [……]

    神tm好看,我插。

    见他终于止住哭泣,谢临拿了热毛巾擦拭他的眼睛:“肿了。”

    “……唔。”

    “明天还想工作吗?”

    “萱姝姐说这几天可以休息,”朝灯犹疑地望了望他,显然在顾虑谢临先前说过的话:“你会让我出去吗?”

    “会,”谢临示意他闭上眼,纤长手指在朝灯的眼部按摩,谢临很瘦,超模为了达到拍摄效果,通常会维持比常人纤细的身材,但他的肌肉含量大、骨架也宽阔高挑,并不会给人孱弱的错觉:“是我的错,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谢临……居然道歉了,他不是傲慢吗。

    他有些不敢相信地望向对方,却见那人妖异的瞳眸变得柔软,浴室暖黄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谢临见他没反应,又温声重复了一遍。

    “抱歉,别害怕我。”

    [爱意值三星半。]

    [哇。]

    [十分钟还没到。]

    [……]

    我插。

    新城机场的玻璃门在晴空下映出璀璨剪影,白云的痕迹落在行人眼中,五颜六色的行李箱在地面源源滚动,朝灯戴着口罩和帽子,低头看了看时间。

    “还有四十分钟登机。”

    “嗯。”

    谢临两手空空,在一群大包小包的乘客中显得格外突兀,有人在这时给他打了电话,他接下后用英语说了些什么,脸上的神情慢慢柔和。

    通话结束得很快,挂断后,朝灯看向他:“刚刚……”

    “我妈妈,”他垂下头,顺着朝灯的视线凝望后者的眼睛:“她有呼吸类疾病,心脏也不好,很少打电话给我。”

    “噢……”朝灯笑起来:“你妈妈一定是个大美女吧?男生一般长得像母亲。”

    “比较像,你呢?”

    他愣了愣,隔了片秒回答:“我长得很像她。”不等谢临说话,朝灯瞄了眼墙上摆放的各国时钟:“美国和华国差11小时?”

    “12个,”谢临拍了拍他的头:“小朋友。”

    “……要每天打电话吗?大朋友。”

    谢临刚刚启唇,机场的广播便忽然于大厅回响,提示声过后,中英双语的甜美女嗓提醒乘坐新一轮航班的乘客进入候机室,他拥抱住朝灯,牙齿轻咬过他的耳朵。

    “想天天干你。”

    “想吧,”朝灯踹了他一脚:“给你一个表白的机会,该说的再不说我要爬墙了。”

    “爬墙?”谢临莫名其妙:“为什么,我昨天给你门卡了。”

    “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