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光火,抬轿的脚夫踩着青砖步步走来。

    当今的礼部侍郎朝秉之伫于自家邸外,见那四人抬的红木轿越来越近,朝秉之恭恭敬敬半低下头,合并双手行礼,待红木轿子停下,立即有侍女撑着绢伞上前迎接,从轿内走出名十一二岁的秀美男童,他面貌精致、肤色净白,神色却淡漠得很,男童对恭候多时的朝秉之道了免礼,后者又作一揖后,才随男童迈入府中。

    “朝大人,以后你唤我本名便是,”男童进了室内,在侍者帮助下褪去大氅,他见朝秉之面露惶恐,柔声道:“就唤‘明月’便可。”

    “这……”

    “路遥车慢,劳烦大人等我半宿,”男童面庞带笑:“阿爹将我暂寄于朝府,这段日子,还请大人多担待了。”

    老皇病重,距其昏迷不醒已半月有余,膝下皇子之间明争暗斗愈演愈烈,最有夺帝希望的三皇子与大皇子更是针尖麦芒,二者无不机关算尽、勾心斗角,前者为防嫡子在节骨眼上突发意外,将其托付给了远离朝权纷争的二品侍郎朝秉之,这深夜前来的秀美男童,便是最受三皇子宠爱的嫡次子。

    “是三皇子看重老臣,小公子不必多虑,”朝秉之与男童四目相对,后者一双桃花眼大而明亮,如不是亲耳听过这孩子处置下人的传闻,朝秉之实在难以相信他生性暴戾冷酷:“时辰不早,小公子若暂无要事,可想先行歇息?”

    “如此甚好。”

    朝秉之以目示意府内恭候的侍女上前,直到男童与他带来的侍者消失在光线黯淡的走廊,才心有戚戚地收回视线,那孩子有着双成人才有的眼睛,平静且不露声色,若三皇子夺权成功,他的嫡子将来也必定非池中之物。

    大雪过后,一抹晴阳难得悬于头顶,腊梅的冷香混入雪融时清冽的空气中,朝府里上上下下挨个与明月打过了照面,虽不知朝秉之对他莫名敬畏的态度从何而来,也无人清楚府中突然多出的男童身份为何,大多人依旧对这名面貌明秀、待人有礼的男童心怀好意,下了饭席,朝府活泼娇俏的四小姐朝钰主动凑上来同明月说话,小丫头最近黏他得紧,一口一个小哥哥叫嚷没完,在不打扰自己的情况下,明月并不在意她的行为。

    “小哥哥,今天雪化了,是不是过几日天就要转——”

    朝钰话音一顿,整个人脸上忽然浮现出异常惊喜的神色,一声脆生生的“哥哥”自口里喊出,她两三步丢下明月跑向了院中香气扑鼻的梅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一抹高挑的影子站在树下,朵朵黄色腊梅坠在地,那人看身姿也是个尚未及冠的少年,一头乌黑长发蜿蜒在背,似是听见朝钰的呼唤,对方回过头,懒洋洋地牵起唇角。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朝钰,”朝灯接住冲过来的女孩,伸手抱起她掂了掂,隔着厚厚的棉服,女孩裹得像是个小团,注意到妹妹盯着自己快流口水的表情,朝灯笑着拍拍她的小脑袋:“又长肥了。”

    “哇哇哇哇哇!哥你好坏啊!”

    被留在原地的男童看向梅花数下嬉闹的兄妹,进朝府以来,他从未见过朝家的二公子,本以为朝二公子早夭或生有天疾不易出门,想不到……竟是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检测到情绪碎片。]

    [耶,开工。]

    朝灯抬头,就见不远处面貌精致的男童一眨不眨望向自己,那孩子直勾勾的目光令朝灯挑了挑眉,他刚将朝钰放下来,自身体内蔓延的疼痛便令他不由自主开始喘息,见自家二哥又在咳嗽,小女孩担心地搂紧他的腰。

    “哥哥,你还好吗?我们去室内好不好?”不等朝灯答话,朝钰略略焦急地扭过头冲明月道:“小哥哥,帮忙把我二哥扶进屋内吧?他身子不好,受了寒要感冒的。”

    明月点头跑了几步,上前与朝钰一左一右扶住了乌发乌眸的少年,触手的皮肤若上好绸缎般又滑又腻,皇家的孩子在十二三岁便会与人通房,他虽没真正经历过性事,对这类密趣却并非一无所知,眼前这个深养在朝府的公子,仅仅是一层雪皮,就足以勾走无数王公贵胄的七魂六魄。

    “咳…谢谢……”

    对方轻着嗓子向他道谢,明月应了声,那侧的朝钰急忙让朝灯别多说话,等到了室内,小丫头又马不停蹄地跑去找手炉,房间里只余下他们两人,许是因为这儿没有寒风,朝灯的咳嗽渐渐缓了下来。

    “我叫朝灯,”他与男童的视线对上,语气不觉带了好奇:“你呢?”

    “……明月。”

    “小明月~”对面的美人笑眯眯地望着他,那张脸尽管缺乏血色,也依然秾丽得一塌糊涂:“姓明吗?好少见的姓。”

    “不是。”

    明月摇头,眼前的少年也不再追问,只饶有兴致地望向他:“你要在这里住很久吗?之前都没见过你。”

    “阿灯——”

    伴随推门声,急急忙忙进来的朝秉之手持着铜雕暖炉,跟在后边的侍女和朝钰勉强追上他的脚步,朝秉之面上关切无比,话音未启就要来抓朝灯的手。

    “你怎么又出去了?不是大夫都说天气冷,你身子骨又差,万万不要出门吗?”

    朝秉之的手刚碰上那层雪肤,就忍不住又捏又揉,看着二儿子愈发明艳的侧脸、层层衣衫下柔弱多病的娇媚身子,朝秉之眼里的暗色越积越厚,朝灯用力抽回手,嗓音平淡道。

    “您弄疼我了,父亲。”

    看他蹙眉,朝秉之立即道歉:“是爹的错,阿灯你别生气、别生气。”

    这对父子怎么看怎么奇怪,父亲对孩子过分宠爱的态度犹如待妻妾,朝灯对前者不加掩饰的厌恶则更加深了他的疑惑,许是明月的眼神太过明显,终于意识到不对的朝秉之扭过头,微笑的神情中多了一丝僵硬。

    “啊,明月也在。”

    “朝大人。”

    他并非朝家人,按理说,见到朝秉之,无论是其朝廷命官的身份、还是出于对长辈的尊重,男童都应行大礼,明月没有行礼,朝秉之也并未露出不悦神色,只能说明……男童的身份远在朝秉之之上。

    注意到这一点,朝灯眼眸闪烁。

    “阿灯,你怎么穿这么少?听钰儿说你一直咳嗽,先拿爹的衣服穿上,啊?”

    朝秉之边说边脱下自己的大氅,在那件贵重的氅衣即将搭到自己身上时,朝灯忽然一把拉住了男童的手,他们本就坐得近,见明月没有抗拒,朝灯干脆直接搂紧了他:“不用,我抱着小明月就不冷了。”

    朝秉之脸色一变,又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