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被堵得哑口无言,男童看他这样,忽然笑出了声音。

    “哥哥,快些上来吧,再站在地上会着凉的。”朝灯犹豫不定,明月笑意加深,絮絮道:“先前闹你呢,哥哥可别生气,快些过来。”

    见他着了睡衣上床,明月摇摇头。

    “哥哥褪了衣服吧。”

    “……”

    羞羞羞。

    可爱弟弟,果然有一点,变态。

    真是令人兴奋,嘻嘻。

    “我那日做梦……”只看明月神态,朝灯就已明白他指哪日:“便是梦见哥哥躺在雪白狐裘里,才特意问阿爹要了一件。”

    “什么?”

    朝灯一愣。

    炫耀你爹有钱噢,干爹吗。

    “我姓姜,”他看着那人惊讶的神色,续道:“天下都要避开皇族姓氏,想必哥哥对我的身份略知一二了,实不相瞒,无论最后坐上高位的是大皇叔还是阿爹,朝家暂留过我,都是要被灭一部分口的,所以——”

    “你会留着我吗?小明月。”

    那媚人的少年忽然向男童凑近,他伸手抽掉腰带,浴袍随之滑落,一身紧致柔滑的雪肤在狐毛衬托下细致如美瓷,朝灯动身钻进狐裘里,对上后者浮浮沉沉的桃花眼,忽然忍不住哈哈大笑,眉目间的挑逗与挑衅衬得他愈发娇艳欲滴,少年这般作为不仅让人难以生厌,反而杂糅出常人身上难到见到的鬼艳之气。

    “你会的,”他的手背贴上明月的脸,毫不在意大片香艳美景流露:“你会留着哥哥,对不对?”

    [爱意值两颗星。]

    第70章 千娇百媚 4

    “自然是的,”那孩子微愣过后,在他掌心蹭了蹭,撒娇般道:“哥哥可想离开朝府?”

    “会的。”

    他没有说想,也未曾犹豫,仅仅是这么个莫名自信的回答,令姜明月唇边噙着的笑意越来越浓。

    他的意思很明确,只要朝灯答应,他便会带他走,眼下这般答复……

    “哥哥不想与我一道离开吗?”

    男童状似天真,眉目清澈。

    “你啊……”朝灯伸手环住对方,姜明月鼻尖缭绕了少年身上淡淡的药香,双肩也触着一片柔软肌肤:“你真霸道,跟了你,你就是我的主子,可就算待在这府里,也没人管得了我。”

    “哥哥。”

    “再说吧,”朝灯像是有些疲倦:“你真对我好,我肯定求着你带我走,乖啦乖啦。”

    “明月现在对哥哥不好吗?”

    他似笑非笑瞅了眼男童无辜的表情,朝灯白皙光滑的脖颈上边喉结微动,那模样真令人恨不得给他脖子套上什么精致物什,好把这人栓牢了。

    “好呀……”朝灯的气息幽幽呼在姜明月脸侧:“可我想要更好的。”

    比如五星爱意值。

    再不济,五星恨意值也是可以的,比心比心。

    隆冬过去,春意初盛,姜明月的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前一年的衣服,不过几月就穿不上了,一日食饭时,有传信的护卫自外边进来对他道了什么,已有少年模样的男童双眼微张,喜悦的神情不禁在脸上浮现,朝灯见他这般,心下已有几分明白,他主动挑了一块糯米糕置到姜明月碗里,轻声道。

    “恭喜,以后该称你为皇子了?”

    他从未帮明月挑过饭,这孩子年纪虽小,防备心却重得很,再来对方多多少少似乎有些洁癖……咦,这些碎片好像都有洁癖?

    矫情,呕。

    [总统,]朝灯叫了一声:[你有洁癖吗。]

    [……]

    [嗯?]半天得不到回应,早有经验的朝灯从善如流:[看来你有。]

    [……]

    [什么猫饼,难相处。]

    [……没猫饼。]

    “哥哥,”姜明月拿筷子动了糯米糕:“你可知方才那句话,现在说出来就够你死一次了?”

    糯米糕有硬纸包着,这也是朝灯敢去碰的原因,他见姜明月神色自然,知道他心里已对自己不再排斥,浅笑道:“有何不可说?以后这江山都是你的,而今不过一个皇子之位,你也不满足吧 。”

    [恨意值半颗星。]

    姜明月神色一变,明亮的桃花眼骤然暗下,朝灯的声音却又续道。

    “过了今晚,你就十三岁了,皇家的孩子十三岁便要与人通房,这么大的喜事下来,你爹爹替你挑的姑娘,一定很漂亮。”

    看他不语,朝灯放下筷子,笑意盈盈道。

    “你想要她,还是要我?”

    姜明月微愣:“……哥哥?”

    “我身体不好,指不定哪天就出了岔子,娶谁都是耽误人家,他们说得也对,我长成这样,迟早也……”朝灯顿了顿:“比起随便被谁抱,我宁愿雌伏在普天最尊贵的人身下,况且小明月你很好看啊~”

    [爱意值两星半,]系统似是为了扳回刚才那句“猫饼”,补充道:[心机,先吓他又夸他。]

    [谬赞了。]

    [……]

    事实却如朝灯所言,当天傍晚,姜明月所住之处便莫名多了位貌美如花的少女,那女孩穿着宫装,小腿却完整露了出来,裙侧的分叉更是直直到了大腿,束腰将少女的腰肢修饰得不足一握,丰满的双丘在肤色映衬下更显娇艳,姜明月只扫了她一眼,便让护卫带人下去。

    “等等,”似是听见什么,明月喊住人:“杀了,弄干净点。”

    这女孩的心音表明她是五皇子特意挑选的美姬,她虽不知深浅,对他那父皇再清楚不过的明月却明白,即使他不下这个手,五皇子也会当着他的面处死女孩以试他心性,同时也为防止走漏消息,不如他先给对方一个痛快。

    姜明月进了内屋,命人升起暖炉后便让左右俾子退去,待天色渐渐暗下,有人在外敲门,待那人从外屋进来,已渐渐变得细长深邃的桃花眼略微眯起。

    红衣乌发的美人安静与他对望,朝灯平日会在俾子帮助下束发,这般随便披散下来,显得那张脸更小更艳,暴露在外的肌肤如莹莹白玉,他脱了鞋,雪色双足踩在厚毯上不发一响。

    “哥哥,”姜明月几乎移不开眼,他早知这人生得花容月貌,想不到红衣穿上、黑发蜿蜒,娇媚得不似凡人,只若精怪:“来这边。”

    走到床边,朝灯跪坐着低下头,少年的手触着他的脖颈,对那一小块凸起的脊椎爱不释手般磨蹭,长长的乌发散在床上,在半星恨意值下,他开始微微喘气,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