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性微乎其微,只有一个灯字与病弱这两点相同,明月还是抽出了那缕心音细细聆听,他顺着心音,将视线投至天子左侧那排长桌。

    少年一双多情桃花眼半眯,姜明月不可置信地望向坐于燕国新帝身侧的美人。

    多年不见,那人的身形似定格在少年与青年之间,较之记忆里成熟不少的美人娇艳欲滴得可怕,他看上去更美了,也更加惹人瞩目,单是一个替燕王倒酒的动作,活动的白嫩手指就引来无数贪欲,这双手生来就该替人倒酒,生来就该在床上服侍男人。

    靡靡心音不绝于耳,姜明月这才反应过来,先前他以为意淫舞姬的,一大半都在想着怎么百般玩弄他的珍宝。

    他攥紧了拳头,指甲在手心留下见血烙印,姜明月看过那人穿的衣饰,是白色,朝灯也有乖乖束发,他勉强压抑下的妒意在看见朝灯对燕王轻笑后喷薄而出,他有多久……没看见朝灯笑了?

    [恨意值两颗星。]

    犹如注意到少年的目光,朝灯忽的抬头,在看清是谁一直凝望自己后,他脸色变了变,一把推开向自己靠来的燕王。

    那丰神俊朗的男子也毫无恼色,只笑着替朝灯夹了小食,实是宠爱得紧,他认识燕王,戮兄夺位、年轻气盛的有为之君,传闻他不近女色,没想到……

    【灯儿哥哥。】

    正在戳食的美人见高坐上的少年用口型叫了他的名字,动作一滞,不由自主与姜明月对望。

    他迟迟等不到少年再续,旁边的燕王已觉察到不对,在看清朝灯对视的竟是姜国太子后,立即低声嘱咐了什么我,朝灯才收回视线。

    [恨意值两星半。]

    也因如此,他错过了少年唇边那抹阴晦的笑容。

    当晚回到客栈,半夜时分,朝灯从睡梦中醒来,没等他做出反应,嘴里就被塞进了软绸,他的手脚让来人快速点了穴道,眼前骤然蒙上黑布,那人带着他飞快在京城的夜里穿梭,等到终于停下,朝灯被对方小心翼翼放置,身下坐的柔软触感证明他十之八九是上了哪位大人物的床。

    灯灯想上明月月的床。

    月月有两星半恨意值,灯灯超爱他。

    不知隔了多久,他听见脚步,眼前蒙的黑布让人取下,少年英俊白皙的面容、多情缱绻的桃花眼映入眼帘,比起记忆里那个心思情绪仍有迹可循的男孩,面前少年身上带着上位者特有的威压,他只有十多岁,气势却像个杀伐果断的君王,姜明月见朝灯逐渐适应了室内的光亮,温柔吻去了他眼角被光线刺出的泪痕。

    “灯儿哥哥。”

    不成想,因为那两星半恨意值,朝灯的眼泪反而越流越多,他嘴被塞着,只能呜呜哀鸣,少年见他这样,又是一阵柔情蜜意的吻,亲吻他眼皮泪痣的模样轻柔得化不开。

    “明月好想你,你可想我?”

    他看朝灯点头,竟是直接笑出声来,少年捧起他的脸,舌尖刺进朝灯乌黑的眼珠。

    眼球上不断传来的温热蠕动令朝灯十指在床铺上颤抖,因为点穴,他无法移动丝毫,只能感觉那人舌尖挑开他的眼皮,顺着眼球表面不断舔舐,流出来的眼泪更是直接被少年吞吃入腹,舌头一搭一搭扫过他的晶体,无上快感蜿蜒如海,若不是有绸昂堵着,他定是早早就叫出了声。

    “灯儿哥哥,眼泪留到一会儿罢,”少年停下动作,有条不紊将朝灯揽进自己怀里,热气呼在他白白嫩嫩的耳朵尖儿:“我若是替你摘了塞嘴的,哥哥该又要骗我了,哥哥也是聪明,这么多年让我深信自己不是一头热,过了今晚,我就让你当我的太子妃,可好?”

    好好好,都好都好。

    你倒是摘啊,别怂,老子一定答应。

    姜明月拍了拍手,从门外跪爬进一名身姿曼妙的少女,那女孩儿一头青丝垂落,却在腰上有个丑陋烙印,显然是奴身,她每行一步,就要喘一口气,胸前似乎佩戴了什么令她痛苦万分的东西,不等朝灯细看,明月一舔他的耳廓,柔声道。

    “这种奴名唤‘采莲’,腿筋被挑,常年只得爬行供主人玩乐。”

    第二个进来的是名皮肤白净的少年,少年做猫儿打扮,臀丰胸盈,明明是男子,一举一动却比女子还妖媚。

    “这是深宫阁子里特意养出来的男宠,专供给皇帝尝鲜解闷。”

    “……”

    呜,我的小明月,学坏了。

    又一拍手,最后从门外进来的男子身貌清俊,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却听明月软着嗓子轻言细语。

    “最难得的一种,”他的小臂环了朝灯的腰,在上边轻轻磨蹭,惹来美人情不自禁的战栗后,姜明月笑着续说:“外表同常人无异,内里却极为放浪,身上……都能出水,灯儿哥哥可想看看?”

    “唔…唔唔唔!”

    朝灯不断摇头,明月又亲过他的侧脸,显是对他心悦得不得了。

    “不给我个好解释,以上几种奴宠,灯儿想变成哪一种?”

    少年惑人的桃花眼黑白分明,他扯下绸昂,按着朝灯的后脑,狠狠吻上了朝思暮想的柔软双唇。

    抑制多年的情感再也难以把控,他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渴望,一次次规划他们的未来,国家不容男后,他便要坐上最高的位置,让其他人再也无权反驳,他考虑过继承人,偷偷从外找合适的孩子来养、即使姜国的江山给了外人,他也不在乎,实在难以服众,大不了带着自己的心上人一走了之,只要朝灯在他身边……

    “灯儿若是说不出来,也无需害怕,不管灯儿变成哪一样,都是我的宠妃、我将来的皇后。”

    第72章 千娇百媚 6

    卧内烛火摇晃、床帘垂落,才被摘下绸昂,朝灯一阵咳嗽,口水与眼泪混杂,见他这般,少年黑熠熠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他伸手轻拍朝灯的脊背,声音却在催促。

    “灯儿?”

    “我…咳咳……我只是想见见你…”

    姜明月的手停了下来,复又更加温柔地替他顺气:“灯儿这话,为何意思?”

    “我……”

    他的咳嗽越来越严重,呼吸也急促得吓人,想是先前影卫自客栈带他进宫时受了寒,姜明月立即命人传唤太医,边嘱咐朝灯别再说话,倚在他怀里的美人却硬是忍着病痛抓住姜明月的手。

    “我只是想见你……你不能来看我,那我就来找你吧,我……咳、我确实有意吸引了燕苏,可我只心悦你…”他的视线渐渐溃散,像是只凭本能在喃喃自语:“最心悦你,小明月……”

    “好,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