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知道了,”少年一个眼神示意还跪趴在地的奴隶下去,他掩过眉目间的懊悔,嗓音极尽温软:“我也心悦灯儿哥哥。”

    他见过太多分合,强硬手腕或许能在一时将人留住,却绝不可能走到最后,无论真假与否,他都愿意相信朝灯此刻的解释,也愿意相信这么多年来二人之间的感情。

    待朝灯再醒来时,空荡大床上除他以外再无一人,口腔里有着淡淡苦味,估计是姜明月先前替他喂过药,等候在旁的宫女见他起身,隔着床帘,恭敬询问朝灯是否需要什么。

    “不必。”

    他话音刚落,就有一阵匆匆脚步自殿外进来,伴随俾子急切的阻拦声,一只五指涂抹丹蒄的纤细玉手用力扯开床帘。

    “五公主殿下!万万不可啊,您擅闯太子寝宫——”

    “闭嘴。”

    那面貌明丽、衣着鲜亮的少女恶狠狠地瞪了婢子一眼,一双同姜明月七八分相似的桃花眼转向床上人影。

    “我倒要看看是哪儿来的狐媚子,逼得明月敢在大殿上求父皇赐婚。”

    少女脸上划过深深厌恶,思及半个时辰前听见的传闻,面色更是难看,自五年前,见着那一身素色的俊美少年进宫,从未有过的爱慕情愫便在心下滋长,兄妹谈婚论嫁乃亲上加亲,况且一干皇族姐妹中,唯有她与姜明月年纪相投,母亲更是同她私下谈论数次,每每夸奖二皇子,她心里都既甜蜜又羞涩,作为皇女,她自小便知帝王心里绝不会只容一名女子,但只要能坐上对方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即使要刁蛮任性惯了的五公主母仪这三千后宫,她也绝无怨言,却不曾想,姜明月竟在今日早朝上提议要娶一名男子为妻,这实在是……

    “荒唐至极、无耻下流!”五公主近乎咬牙切齿地拨开最后一层薄帘,在看见对方光裸小腿上一点儿桃花般的艳痕,神色更是极恨:“一身狐骚味,不知检点。”

    少女的眼往那帘中一瞟,就见一双蕴含雾气的乌眸安安静静凝望着她。

    莫名的,她心里竟是一颤。

    “你——”

    “妹妹好?”

    床上的美人笑容灿烂地看过来,朝灯的头往前探了探,像是想瞧清少女的长相。

    “好……好什么好!”五公主贝齿咬住樱唇,秀眉拧起,虽是凶狠模样,却实实在在少了几分底气:“恬不知耻的货色,爬上他的床就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呃……”朝灯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辜道:“没有。”

    眼前这人的长相确确实实担得起神话志怪里靠色相营生的鬼魅,又美又艳,还缺乏端庄之气,丝毫没有半分太子妃应有的势头,娇媚倒是占了个十成十,明明就跟自己想象中一身骚味的狐媚子如出一辙,先前脑中过过的手段却怎么也使不出来,她是公主,无论从何种层面来说,都比这来历不明的男子高出太多,就算她真把人弄得惨不忍睹,姜明月于情于理也不能对她做什么,偏偏……她一对上那乌眸,就只能嘴上不饶人,实际却连命人伤他都开不了口。

    “你就是个被明月上着玩儿的贱民,”五公主硬要撑起架子:“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

    “妹妹说得对~”朝灯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不怀好意地坏笑道:“要是爬上公主的床,才算我有本事。”

    [爱意值三星半。]

    [傲娇妹妹,]朝灯评价:[可爱。]

    “大胆!你——”

    “公主殿下不是说我被他上着玩儿吗?”朝灯嬉皮笑脸,一手抚上少女面庞,后者莫名没有回避,他用的力道很轻,冰凉手指若有若无磨蹭少女柔润的皮肤,朝灯靠近五公主耳际,似调戏,又似最直接下流的勾引:“殿下想不想……也尝尝上我的滋味?”

    少女的视线不由自主移到美人白嫩的胸口,柔韧漂亮的脖颈,小花儿般的双耳耳垂,当她看见一身红衣下敷粉般的秀美长腿,情不自禁忆起自己曾听过的污秽话儿,据闻那些人辛临男宠时,稍稍一舔,男宠就会呜呜哀哀腻叫个不停,若是……

    五公主的脸忽然爆红。

    [爱意值四星半,]系统看不下去了:[请你适可而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你……”

    “姜未央!”

    从外传来的怒声令两人同时抬头,五公主第一反应竟是用身体遮挡了朝灯,她手上的饰物叮当作响,少女忍不住小声娇呵。

    “理理衣服,你想被人看光吗。”

    “好~”朝灯顺着她的意思稍微理了理红衣,继续调笑:“妹妹叫未央呀,真好听。”

    五公主羞得攥紧了床单。

    “下来!”

    明月很少有这般失控的时候,但当他听闻向来骄纵的五妹居然硬是不顾阻拦闯进自己行宫时,姜明月勉强维持着理智同天子周旋,一出门便立刻向东宫行去,他知五公主虽面貌娇俏,实际却因长期受宠心狠手辣,不顺她心意的奴婢被折磨打死时常发生,他简直不敢猜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会对朝灯做出什么事来。

    五公主不情不愿下了床,她略略整理仪容,抬起妩媚的桃花眼看向姜明月。

    “二哥。”

    往日令她心动的少年,现在再看,她竟是毫无感觉,姜未央不觉蹙眉。

    姜明月懒得理她,只快速撩开床帘,见朝灯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低声道:“灯儿……”

    “灯儿?”

    听见背后少女的呢喃,姜明月回过头,不可置信望了少女一眼,姜未央的心音表明她不仅对朝灯毫无恶意,反而喜爱得不得了。

    “你、你叫什么?”

    他平日里飞扬跋扈的五妹,那么带着期许和些微害怕被拒绝的惶恐看向他的心上人,朝灯自己撩过帘账,注意到五公主的视线不由自主往他手上移,一声闷笑自唇边泄出。

    “朝灯。”

    姜未央还想说什么,被她心音烦得不行的明月示意影卫赶人,等少女闹着离开大殿,姜明月将朝灯搂进怀里,双手在他腰背抚摸。

    “灯儿哥哥做了什么?不过半会儿,我那妹妹就对你念念不忘。”

    朝灯被他弄得难耐,声音不觉沾染欲念:“只是说了会儿话。”

    “只说会儿话就有这般效果?”明月显然不信,却也开玩笑道:“那有哥哥在,我倒是不用担心后宫不平了。”

    哇,后宫。

    无数大胸长腿美女姐姐,古代版维多利亚的秘密,灯灯想睡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