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款式就睡什么款式,耶。

    朝灯敷衍地应了声,唇边挑起一丝笑容,见他这样,姜明月也不再追问,只让外面候着的侍女送了檀木盘托的玉盒进来,玉盒稍微开启,里边儿便不断溢出异香。

    “小明月?”

    “这是宫内制的药膏,能疗风寒,”姜明月说着,示意朝灯放松身体:“对你身子有好处。”

    他隐瞒了一部分功效,这香膏乃是千金难求的好药,除却滋养身体、防寒祛热,亦能使所用者变得敏感多情,一骨一肉软为真正的温柔乡,多是御赐于颇为受宠的妃子身上,他脱下朝灯的衣服,将那油滑香膏一点点涂抹于白腻肌肤,全身上下都没有放过,连同对方湿润娇媚的敏感带,待朝灯无意识地踢了踢腿,他才将最后一点儿泛着艳意的香膏抹于那双娇嫩的唇。

    “别舔,让它留着,”姜明月说完,略微抬眉,少年英俊的眉目间满含喜悦:“父皇答应我们成亲,不过他要先见你一面。”

    “嗯?”

    “别担心,只要父皇赐了婚,以后他不能干涉我们丝毫,”姜明月轻阖眼皮,桃花眼里幽色一闪而逝:“前朝皇帝赐婚,与我上任后自己纳男子为后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父皇这回松了口,今后天下人多会赞你我情真意切,而非骂你祸人耽国。”

    “只要结婚了,你就会让他死吗?”

    “自然如此,”姜明月挑起他一缕乌发,置在手心把玩:“灯儿只雌伏于天底最尊贵的人身下,我可记得清清楚楚,不坐上高位,我哪敢随意与你同欢?”

    “……”

    噢,感动。

    面见圣上那日,姜明月特意让他穿了素雅衣衫,一头乌发整齐束好,待被传唤进正殿,前几位面圣的大臣目光却不住往朝灯身上投,身材挺拔的少年面色不善地替心上人遮挡注目,他已过了十八岁,华茂春松般俊美好看,身量自然高过朝灯,已不知有多少小宫女为二皇子丢了魂魄,这般入殿内,龙座上的天子见两人向自己行礼,跟在太子边的年轻男孩举止倒是落落大方,他不动声色命令二人抬头。

    那张端丽无双的面庞便在大殿光线下清晰异常。

    “父皇,”姜明月神情自然:“这即是我向您提过的意中之人,朝家的二子,单名一个灯字。”

    姜王点头,忽然道。

    “走近些。”

    朝灯愣了愣,随即上前几步,见他的举动,姜王眼里带了笑意,这孩子虽表现有礼,实际却在天子龙威下分毫没有惧怕之心,这点连许多臣子第一次上朝时,面对皇座上的帝王都未必能做到。

    近些看,姜王只觉太子挑中的妃儿怎么看怎么顺眼,尤其是眨眼时左眸那一点儿泪痣,简直就像落在自己心尖上。

    “是个好孩子,和明月你也相配。”

    姜国的君主开口,声音较之先前略显低沉,不等姜明月说话,帝王又道。

    “但你五妹昨日才央求朕将朝家二子封为驸马,未央从小到大也没心悦过谁,偏偏你们兄妹俩看上一人,这要朕如何抉择?”姜王说着,沉沉黑目掠过美人光洁的脖颈与面庞,似随口夸赞:“朝二公子也确实是天人之姿,无怪乎朕的儿女为此争抢。”

    “陛下谬赞了。”

    朝灯笑着开口。

    他一笑,龙座之上那人的眼神就愈沉暗,姜明月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听见的心音令他唇角牵出虚伪弧度。

    父皇这般,恐怕不仅想让朝灯做驸马,还想将他抱上龙床、穿上艳衣、锁进后宫吧。

    第73章 千娇百媚 7

    “父皇,儿臣与朝灯相识多年,自幼年您将我送往朝府,儿臣便与朝灯约定将来非他不娶,”少年说着,并拢双手行礼,言辞真切诚恳:“还望父皇成全。”

    坐上的天子眉头微蹙,姜明月乃他唯一认定的继承人,这么多年,也从未见他对谁动心,眼前朝家的二公子即使再诱人,与江山比起来,还是得往后放。

    听见帝王心音,姜明月将头埋得更低,做足了孝子模样。

    “儿臣从小到大从未向父皇恳求一物,唯有此事,还请父皇恩准。”

    良久的沉默后,姜王终是淡淡点头。

    “罢,朕准了你便是。”

    “谢父皇,”姜明月眉梢带上喜色,见朝灯不动,神色宠溺地唤他一声:“阿灯,还不快谢父皇大恩。”

    “多谢陛下。”

    朝灯垂下双目,再抬头时,含笑看了眼身着龙袍的男人,果不其然见他在一瞬间攥紧了手心。

    姜明月掩去眸底晦暗,复又简短商议时间,确信帝王虽有反悔之意、却也自断念想后,便领朝灯出了大殿。

    离开正殿,姜明月拉紧了他的手不发一言,等回到东宫,将门锁上,少年一把抱起朝灯上了锦绣大床。

    不轻不重的巴掌落在朝灯臀上,少年对着那两团嫩翘软肉又打又揉,直弄得他蹬腿扭腰。

    “小明月……!放开我!”

    妈的,一个两个都喜欢打老子屁股,有意思吗。

    [很有意思。]

    听见脑海里的声音,朝灯一愣。

    怎么感觉……

    他丢掉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啧了声:[有意思个p。]

    “你方才笑什么?”一个轻拧,一掌湿液弄得明月双眸愈发深暗:“你没看见父皇眼睛都直了?”

    “姜明月!”朝灯想踹他,却被对方擒住小腿,啪啪几掌又落下来:“你……啊!……别打了…小明月!”

    “灯儿哥哥太勾人了,”少年赞完,忽然停了动作,唇覆上来亲吻:“只对我笑,嗯?”

    “……你…呜。”

    舌尖相互摩擦,那头拉扯的力道弄得他舌根酸疼,少年的吻太过凶悍,未能吮完的口涎差点把朝灯呛住,偏生后脑那手狠狠抵着不让他逃脱分毫,他身体不好,只觉呼吸跟不上来、头脑也开始眩晕,他的手指在姜明月后颈抓挠,软绵绵的,倒像是奶猫儿在撒娇。

    姜明月毕竟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一个深吻已让他难以自持,想起先前拍打时那盈盈弹动的触感,他将朝灯压在身下,低语道。

    “好灯儿,拿腿给我夹夹,等成亲那夜我才动你。”

    “……”

    你,十三岁,就,睡了老子,装什么清纯。

    见他不动,姜明月手脚渐渐不老实起来,舌头包裹住耳垂那团小肉,吐息之间,桃花眼里笑意深切。

    “成亲那日,灯儿婚服下要穿得艳些,”少年边说边情意绵绵亲吻他的脖颈:“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