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见那身量高瘦的男孩看了好一会儿,忽的转过头来,杨妙妙忙不达放下手行礼。

    “娘娘安好。”

    见那着绿纱裙的女孩身后两名宫女也跟着行礼,虽对这深宫之事不甚了解,朝灯也多少明白秀女没资格穿这类华美衣衫,他纠结了片刻对方的称呼,便被女孩儿越来越红的娇俏脸蛋转移了注意。

    害羞了?

    哇,可爱妹妹。

    “好~”朝灯向她走近,见后者脸越来越红,放软声音道:“别害羞啦。”

    听见他这般说,杨妙妙以为自己举止不妥,更是一阵手忙脚乱,她弯腰想要道歉,却没忍住发出了一声略显尖利的颤音,显然是憋急了才有的音色。

    “娘娘,臣妾……臣妾愚笨,不该——”

    “无事,”朝灯轻声打断她,见女孩这么紧张,他也不想再吓着对方,便绕开女孩想要离开:“没关系的。”

    “娘娘是在看桃花树吗?”

    他刚迈出几步,就听见女孩鼓起勇气的嗓音,朝灯回头,看她紧张得拿手攥住衣裙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裙子。”

    [爱意值四星半。]

    [凯撒哥哥!凯撒哥哥和我说话了!]

    [……别闹了。]

    完全只顾看他笑容的女孩傻愣愣地嗯了一声。

    “裙子要揉皱了,”朝灯停下脚:“叫朝灯就好,娘娘听起来……有点怪?”

    “万万不可!”

    “好呀~随你,”他的目光移向桃树:“它开花时应该很漂亮,你叫什么?”

    “妙妙……”女孩嚅嗫道:“杨妙妙。”

    “杨喵喵?”

    “……不、不是!”女孩虽然急着纠正,却不由自主偷偷翘起唇角:“是‘绝妙’的妙。”

    姜明月处理正事时,朝灯闲得无聊,他不太清楚去宫中哪些场所不合礼教,后花园便成了他经常闲逛的地方,久而久之,他发现自己总能在常去花树下碰见宫中妃嫔,且连续几日,一名身材爆好的漂亮姐姐都着了绣有桃花的粉色衣衫,他忍不住观察四周,就见不少貌美如花的姐姐妹妹都着有与桃相关的衣饰,或为束腰暗纹,或为头钗饰物,他沉默小会儿,同那满身桃花的漂亮姐姐搭话。

    突然有一种正在决定潮流的莫名自信,小姐姐们真可爱。

    也亏这女子生得眉目熠熠,细腰长腿,配上这般衣饰,依然美得艳光四溢,看朝灯与自己说话,女子眼中划过一丝惊喜,没聊几句,对方忽然挑开话题,显然蓄谋已久。

    “听闻娘娘身子不好,臣妾那儿有西域进来的秘药,是入宫时带进的,娘娘若是不嫌弃,臣妾明日就差人送到娘娘宫里。”

    她这话说得巧妙,不收她的东西,便是不给这女子台阶下,朝灯愣了愣,笑着道谢。

    “那就多谢淑妃了。”

    “臣妾哪受得起娘娘的谢,”那艳色女子眉目间含了娇怯,她樱唇微启,柔柔道:“只要娘娘肯对臣妾笑一笑,要做什么,臣妾都心甘情愿。”

    “……谢谢。”

    灯灯居然被调戏了,哦豁!爽!

    许是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不一会儿,就有不少美妃纷纷表示自己也有珍贵药物,一道脆生生的嗓音打破了轻言细语,面貌中带有异域感少女对上朝灯的眼。

    “臣妾没有那些珍贵事物,不知如何讨娘娘欢心,”少女眼眸比常人来得深邃,黑亮眼珠犹如璨石,话音未落,她又道:“臣妾乃踔国人,会跳族中特有的舞蹈,若是娘娘愿意,臣妾希望能为娘娘献舞。”

    踔国为姜国外一异族统领的神秘国度,据闻那儿女尊男卑,踔族女性无不貌美非常、能征善战,最为出名的便是踔族人的舞蹈,传说中踔人通过祭祀之舞与神交流、受神庇佑,因而踔国虽地小人稀,却终年富饶、国力强悍,也由其特殊性,唯有踔国皇族才被准许学练舞蹈,面前的少女无疑是皇族,令人惊讶的是,她竟甘愿为汉人献舞。

    众妃眼里都或多或少带了惊异,过后便是不易察觉的危机之色,朝灯多少知晓踔舞的特殊意义,他微微扬眉,柔声询问。

    “那个舞……该是献给神的?”

    “妾想为娘娘跳舞。”

    他笑了笑:“给我跳舞没赏哦?”

    “妾乐意至极。”

    仔细听,少女略带沙哑的嗓音里有些奇怪音色,十之八九为异族口音,心下对她身份确信的同时,朝灯对上少女固执的目光,终于点了头。

    少女一笑,向他鞠躬后,双手花一般舒展,叮当作响的银铃在她全身轻跃,那的确是格外赏心悦目的祭舞,柔软中又带有难得刚劲,待少女舞完,朝灯道谢同时询问了少女的名字。

    见他这般举动,又有妃子斗胆凑上来,因为离得近,他近乎能闻见妃子们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

    “臣妾听闻娘娘喜欢桃花,特意绣了有桃的福符,若是娘娘不嫌弃……”

    “娘娘可喜欢眉州小食?妾乃眉州人,善做应季的点心甜品。”

    “娘娘畏寒,臣妾那儿有——”

    “灯儿。”

    少年略低的嗓音打断所有莺歌燕语,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的年轻帝王华茂春松,姜明月的桃花眼半阖,眸里不觉含了异色。

    “过来。”

    [恨意值三颗星。]

    第75章 千娇百媚 9

    “小明月。”

    朝灯冲少年挥了挥手,神色自若,他向周围大气都不敢喘的妃子们笑着点点头,像是根本没意识到帝王的怒气,脚步轻快走往对方。

    “你忙完了?”

    “……”

    “嗯?”见他不语,朝灯又凑近了几分:“怎么了?”

    话音落下,朝灯整个人主动挂到了姜明月身上,不远处战战兢兢又生怕他受罚的妃嫔们皆是一惊,不禁替皇后没大没小的举动捏了把冷汗,姜明月眸中掠过一丝复杂,头一次,他不满自己听不到朝灯的心音。

    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能跟一群女人说说笑笑,回头就对自己做出这般举动,又拙劣又真诚,丝毫不惧怕他的怒意,他虽对朝灯心悦多年,却始终不能完全摸清对方的想法,幼年时姜明月便知晓朝灯故意接近自己寻求庇护,即使如此,他仍心甘情愿陷入其中,而至如今,他反倒更难揣测这个人的心思,朝灯虽然常笑,却像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

    “小明月?”

    “无事,”也许……只是他太多疑罢:“灯儿玩够了吗?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