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

    “灯儿以后排泄和进食都要受我控制,”少年说罢,抬手点了点他的鼻尖:“想要的时候就说出来,会给你。”

    “……”

    哇哇哇呜呜呜不嘛不嘛。

    肮脏的游戏,呕。

    “乖一点,不会一直让你戴着的。”

    待盛夏过去,传信的探子终于将消息送回,朝灯已戴着那些管教身体的束具过了近半月,传回的信上禀报燕王并不知密函一事,还说较之中原字符,皇后书写的一部分文字更像简化后的西域字体,姜明月看完将信笺送入烛火之中,思索手头要事已大致处理干净,便令人摆驾回宫。

    刚一进去,他就看见朝灯背对自己逗弄不知哪儿来的野猫,行宫内是不许养猫的,看那猫和朝灯亲昵的模样,便知认识了有段时间,这么多时日过去却无人向他禀报,不仅是服侍的宫女,就连暗中留心皇后的影卫也未曾向他提及,他有时是真拿朝灯无可奈何。

    猫浑身雪白的一只,两汪眼珠子是幽幽的蓝色,他刚想走过去,就见朝灯晃了晃手腕,若非必要,朝灯从来不在身上佩戴饰物,那截细细的白色像是一轮玉,他听见朝灯的声音。

    “吃鱼吗。”

    白猫乖巧地喵了一声,朝灯拍拍它的头:“吃个屁。”

    “喵~”

    “喵~”朝灯也学着猫叫:“我没鱼吃,你也没有。”

    姜明月不禁失笑,朝灯的体质禁食大量河鲜,他怕意外,便很少让对方吃鱼。

    “小明月,你好烦。”朝灯的手按着白猫的头:“不许我随便吃东西,也不让我出去,尿尿你都要管,坏死了。”

    “……”

    “喵~”

    “罢了,”朝灯弹了弹白猫的头,后者似乎有些恼怒,作势要咬他的手指,朝灯又是一阵乱揉:“谁让老子眼瞎娶你了,以后要对我好一点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喵喵喵!”

    “你该走了,”他活动了一下手脚,懒洋洋地站起来:“大明月要回来了,我要去伺候他老人家。”

    “灯儿哥哥明明比我年长。”

    听见从背后传来的含笑嗓音,朝灯起身的动作一僵,白猫见了一身龙袍的天子,大大的蓝眸半眯,猫脸上浮出打呵欠的表情。

    朝灯不说话,只看着姜明月蹲下来挠了挠猫的下巴,白猫似乎很满意他的动作,从喉咙里小声发出辛福的咕噜咕噜声。

    “你养的猫,分明和你更像些。”

    “……你为什么会逗猫?”

    “我小时候养过一只花猫。”

    “……”

    哇,这么童趣。

    姜明月补充:“用来试饭菜里是否含毒。”

    “……”

    妈的。

    “养了快三年罢,从手这么大一团,长到很大,”姜明月放开猫,后者看看他,又看看朝灯,尾巴一摇,忽的一溜烟向门口窜去,很快便消失无踪:“我三弟的娘亲指示仆人下的毒,我那时因心音知晓菜中有毒,可为了让阿爹明白府里有人对我不轨,当着他的面,我挑了鱼肉去逗猫。”

    “你从小就这么变态啊,”朝灯感慨,他像是想伸手碰触姜明月,却又想起刚才摸过猫,便在探出后收回了手:“不过也是被逼的,挺惨。”

    “……灯儿说什么就是罢,”姜明月话锋一转:“有人禀报,燕王并不知晓密函一事。”

    “嗯?”

    “那上边的文字部分乃西域文,灯儿是——”

    “姜明月,”朝灯打断他:“我随手涂的,你信吗?”

    这天下只有朝灯一人敢直呼他的名字,也只有朝灯一人直呼过他的名字后还能安然无恙,见他不说话,朝灯忽的弯起眼睛,秀丽黑睫垂落,眉梢染上嘲讽弧度。

    “不信算了,反正你从来不信我。”

    “……”

    “小明月,”朝灯叹了口气:“我想那个那个,你懂的。”

    “好,”姜明月替他解了束具,解到最后一处时,忽的亲了亲朝灯的唇,小声道:“信你。”

    “……?”

    “这个,”他取下黄金铸就的小锁:“以后不戴了。”

    噢,谢谢。

    朝灯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爱意值增长的提示。

    没有星呜呜呜呜呜。

    口是心非的臭小鬼,表面的原谅有什么用呜呜呜呜呜。

    [p用。]

    朝灯面无表情:[建议你适可而止。]

    姜人原本所居之处为中原内部,依山傍水,独特的地理优势令姜人渐渐于各方面领先当时小国,历代皇帝多明君,因而能国泰民安、长盛不衰,距新帝登基已过一年有余,其所看重的兵部重臣屡立战功,政事上所倚皆为忠良志纯之士,百姓安居乐业,周边各国无不心悦诚服,唯一遗憾的是,深得少年天子龙恩的皇后体弱多病,虽受尽荣宠,仍免不了香消玉损之命。

    近些日子,朝灯变得愈发嗜睡,醒来时也无精打采、缺乏食欲,被召唤而来的太医无不胆战心惊不敢多言,唯一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大夫隔着明黄帘账放下朝灯手腕后,对没什么表情的姜明月哑声道。

    “娘娘这病已是入了膏肓,能活到现在实属奇迹,”太医摇头:“他心脉有损,就算拿好药吊着,也最多只能活过半年,且会时常呕血昏迷、痛苦不堪,若陛下当真对娘娘心存爱意,望听老臣一言,别让他白白多遭这一场罪了。”

    姜明月不语,重赏过后命老太医退去,待四下无人,他上了床,掀开帘账时便看见一双乌墨般的眸,朝灯的眼睛很好看,并不属于几类常见的眼形,他的眼瞳明亮,睫毛又密又长,有光时能毫不费力投落一片整齐阴影,且比一般人的眼窝要稍稍深些,姜明月低语:“灯儿多久醒的?”

    “才醒。”

    “太医说的话,可听见了?”

    “……”

    见朝灯犹豫片刻摇头,姜明月搂上他的腰。

    [爱意值五颗星。]

    [耶!]朝灯激动万分:[小明月果然喜欢善解人意款,毫无疑问,我就是这种善解人意的人。]

    系统言简意赅:[善解人衣。]

    [……]

    仔细一想还挺有道理。

    “明日就是冬至,我们初次见面时,天地间雪下得厉害,等把这场大雪看过了你再走,好不好?”

    “你……”朝灯见他这般说,忍不住惊讶地挑起眉:“你愿意?”

    他对姜明月的脾气一清二楚,除却多疑,无论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