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五鞭。”

    加油打,别太累了。

    反正老子没感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鲸油的丝缕香味在室内升腾,烛火掩映下,奶白如玉的皮肤上交错的浅红鞭痕格外触目惊心,朝灯从头到尾不发一言,在几次受到警告后,他似乎也学乖了,见到他逐渐恍惚的神情,伊莱一鞭打在他的后腰,同时柔声询问。

    “您属于谁?殿下。”

    “神,”朝灯声音软得像某种被教训过的小动物:“我属于神……”

    他的乌眸茫然,双唇轻启,有些散乱的乌发垂在脸侧,全身鞭痕从后背蜿蜒到小腿,像是挥之不去的烙印,伊莱见此不由自主伸手触及他的脸庞,手心贴着的皮肤细腻如少女,朝灯见伊莱抚摸自己,柔顺地垂下了浓密睫毛。

    “最后十鞭,殿下。”

    朝灯应声,伤痕累累的身躯在暗红天鹅绒上一动不动,伊莱挑的小鞭用软皮浸泡魔药制成,被打之人虽极度瘙痒疼痛,却不会流血、痕迹也将在三日之内消散,而看朝灯现在的模样,他倒宁愿这些烙印般的伤痕永远留下来。

    没关系。

    教皇模样的少年贪婪注视着面前的躯体,很快、很快这个人就要被祭献了。

    他亲手从百万人中挑出自己的祭品,教导朝灯举止礼节,让他享用最好的黄金泉液、用价值千金的脂油滋养他的身体,他贵为神族,却甘愿将自己束缚在凡人的躯壳里,只为亲自塑造朝灯的世界观,慢慢酿造出内里甜美流浆、外表同样百依百顺的祭品。

    一旦神名正言顺占有了自己的祭品,他会将对方锁在再无他物的九重天上,一点点享用祭品美艳的身体和灵魂,到那时,再也没有其他存在能打扰他的兴致,想到朝灯身上莫名的黑暗气息,伊莱眸色一暗,又是一鞭狠狠抽在朝灯的背部。

    真不乖。

    看着……就想把这个人往死里欺负,最好让他的乌眸无时无刻不含着泪水,嘴巴也堵起来,让他只会在地上爬,祭品没有哭喊和行走的权利。

    少年碧蓝的眸色深处隐隐涌现极度兴奋的银光,等上了九重天,他便可以随便对待朝灯,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宠着疼着,那里的魔法会让对方没办法逃离、也没办法死亡。

    不知过去多久,等伊莱终于停手时,朝灯在对方搀扶下装作柔柔弱弱的样子从长椅上起来,伊莱替他抹了药,并细心服侍他穿上宽松睡袍。

    “可能会有些疼,睡不着您可以派人唤我。”

    唤你干嘛,再抽一顿哦。

    “好。”

    见朝灯答应,伊莱温柔笑笑后离开了他的房间,鞭子和圣油消失不见,朝灯锁上门,顺过床头的《启示录》。

    “晚上好~”

    他翻到天族那页,原本静默不动的六翼天使向他扑闪翅膀,朝灯将手伸到对方面前,他故意伸了五根手指,有些好奇瑟希亚的选择。

    出乎意料,在犹豫片刻后,半只手掌大的天族飞到了他的手上,天族背对朝灯躺下,舒展的雪白六翼覆盖了所有手指。

    “意思是都是你的……?”

    朝灯挑眉,瑟希亚忽然站起来飞到朝灯小臂的鞭痕处,他似乎默念了什么,金色的温暖光晕在天族手心形成,那光晕落在朝灯的伤口,伤痕却并没有好转迹象。

    即使传说中的圣天使再如何强大无匹,此刻他也只是一本魔法书上的投影。

    小天族漂亮的眉宇深深蹙起,透明的湛蓝眼眸划过一丝无措,朝灯见此哈哈大笑。

    “我没事,谢谢,”圣子艳丽的眉眼微弯:“偷偷告诉你吧,一点儿都不疼。”

    看小天族眉心依然紧蹙,知道他不相信,朝灯随口道:“比上一次好多了,上回我跑出去过夏日扮演节,伊莱把我吊在悬梁上一天一夜,脚尖勉强能点地,还不许我抱怨。”

    小天族张了张口:“……”

    “听不见你说话。”

    “……”

    对方想用魔法写字,朝灯收回了手,见小小的天族扑闪翅膀追逐他的手指、想从书中出来又无能为力到模样,朝灯忍不住坏笑起来。

    “用魔法算作弊啊,”他点了点瑟希亚的头:“如果真想让我听见,就来见我吧。”

    和他最开始的设想不同,海茵后来曾向他解释天族并不信奉神明,准确说来,每个种族信仰的神明不同,人类信仰人类的神、大教堂为人类神奉献一切,精灵族信仰生命女神,恶魔只崇尚力量,侏儒有自己的神系,海中的生物与龙或许压根没有文明,天族自己便是自己的信仰。

    他看着那只小小的、美得不可思议的生灵陷入沉思,自己将视线投向窗外璀璨夺目的星空,烟波般的星子在月光中穿梭,画面如梦似幻,朝灯望了一会儿收回视线,就见瑟希亚对他轻轻点头。

    半夜时分,大教廷的防御结界静谧无声破开一道裂痕,黑色的六只蝠翼在月下延展,来者顺着引魂树的味道一路行向大教堂最深处的房间,坚固门锁和各色结界对恶魔而言形同虚设,他恶意维持着宝具骷髅的模样,拉开了那扇华贵大门。

    床上沉睡的人影在骷髅眼里格外清晰,力量之源遍布这具身体的每一处,没有形态的引魂树已经在朝灯体内发芽,很快,他的身上会遍布鬼魅般的魔痕。

    骷髅将那顶黑色绅士帽放在床头,黄金手杖的点了点圣子娇嫩的唇,朝灯逐渐睁开眼睛,待他看清面前这副高大恐怖的黑酸骨架,朝灯轻声道。

    “洛汀?”他撑起身子:“你为什么在这里。”

    “你身上有恶心的味道,”骷髅答非所问:“猜猜,圣油还是魔法烙印?无所谓,再过一刻它们都会变成引魂树的养料。”

    “什么?”

    “引魂树,”那座宝具骷髅向他靠近,银箔制的眼,猫眼石和金边镶成牙线,洛汀裂开嘴:“你昨天吃的糖里有一颗坏种子,它会在你的身体里发芽,如果不能得到充足的魔气,它会吸收你的营养,直到你变成我这样的骷髅。”

    “……”

    “在地狱,我们通常把它种在仇人的嘴里,十颗二十颗,我对你非常温柔,对吗?”骷髅瘦长的指骨抚摸朝灯的唇,同时一手扯下浴袍,奶白肌肤与斑驳红痕交织成勾人堕落的画面,洛汀中肯地给出了变态的评价:“美景。”

    “……”

    我日。

    “你想跟我去地狱,还是留在这里祈求你们的神?”骷髅咯咯笑个不停:“或许他会救你,在你变成一堆白骨之前。”

    “你要什么?”朝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