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莱示意他过来,待男孩爬近,一脚踢在了对方的腹部。

    “你怎么总是学不乖?”伊莱喃喃自语,细鞭在他手里翻转,抽打肌肤的响亮碰撞里夹杂着男孩高高低低的哭音:“让你不要乱跑,乖乖待在教廷等祭祀不好吗,总是对着别人笑啊笑的……”

    “大、大人!”不一会儿,男孩身上便满是血痕,纱衣紧贴因汗水与血液浸湿的白皙身躯:“痛…!求求您,轻一点……”

    伊莱用脚挑起他的下巴,语气温柔如情人间的呢喃,他丢了细鞭,从黑暗中窜出的什么东西缠绕在男孩身上,那张与朝灯七八分相似的脸上满是迷茫,随即便是被巨大快感彻底摧毁的痛哭流涕。

    “痛就对了,乖孩子,”这是他养的不知第几个替身,按照规定,圣子若是在祭祀前受到玷污,便不能被神带上九重天,他这些年来一直苦苦忍耐将朝灯压在身下为所欲为的冲动,借着魔法将同朝灯身形相仿的少年们改造成与他一致的长相舒缓欲望,伊莱淡淡看着男孩哭喊,人乳和失禁的味道在不算宽敞的空间蔓延:“等到祭祀,不…等你被抓回来,你会哭上三天三夜的。”

    “大人、大人……”男孩开始惨叫:“饶了小灯吧,求求您——好痛,小灯好痛……!”

    虽然有着近乎一致的样貌,两人眉目间的神情却大相径庭,朝灯脸上常带着对一切兴致勃勃又漫不经心的模样,他像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却又说不出地厌倦,而自己面前的男孩子,仅仅是被逼到极致后的恐惧而已。

    伊莱心底溢上说不出的烦躁,他停下了魔法,原本清幽的绿眸中沉浮一片。

    朝灯……

    烧烤和酒类的浓郁香味在大陆反面的天空蔓延,酒吧里满是来来往往的各色魔族,确如传闻所言,除却最符合人类审美的高等恶魔、以美色为生的魅魔,大多魔族都有着稀奇古怪的长相,牛头蛇身的怪物手持酒杯畅饮,啤酒泡泛滥在吧桌,见洛汀于自己旁侧和女恶魔调情,朝灯盯着手边的酒液发呆。

    系统让他在这个世界找出碎片,没有提示,也没有任何帮助,想起曾与系统有过的对话,朝灯略略蹙眉,对方说他是最适合攻略碎片的人,适合是个双向词,意思是说,他最喜欢的存在最有可能是碎片?

    解决一个难题,下一个难题又来了,耶。

    喜欢谁?

    他的视线掠过旁侧朝女魔微笑的洛汀,如果真要说,洛汀最像他会喜欢的那类人,虽然有些地方不太一样,不过……

    不管了,先搞为敬。

    朝灯站起身,走向了猩红丝绒铺就的圆型舞台,他向小舞台上唱暧昧情歌助兴的女魅魔低声说了什么,后者怔愣片刻后,随即毫不犹豫将手里的扩音石给了他。

    这个世界并没有现代化的扩音设备,施以魔咒的扩音石便成了大型歌舞剧或歌唱表演必不可少的道具,见朝灯一跃到了台上,不少魔族纷纷将目光投向酒吧正中央的洛汀,人类是这只大恶魔带进来的猎物,这也是迟迟没有魔族敢对朝灯下手的原因,后者此刻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唇上却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舞台上的年轻男孩冲他笑了笑,柔软的唇靠近了扩音石。

    “在我们那边有个传统,”反正在场的都不是人,乱扯乱扯:“谁若是当着喜欢的姑娘家乡人面前唱情歌,姑娘不能拒绝他的求爱。”

    一阵死一般的沉默后,向来唯恐天下不大乱的魔族开始鬼哭狼嚎,朝灯继续道:“不过他不是姑娘,这里也不是他老家,我只是想给他唱首歌而已。”

    他顿了顿,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带我看外面的世界,虽然不知道你到底为了什么,我活了十八年,第一次离开那个笼子,嗯……还谢谢你的防御魔咒,顺便感谢一下你不问我要路费?”

    隔着重重叠叠、面色各异的恶魔,朝灯望进那双暗红的眼睛。

    他是音痴,唯一会唱的歌只有练过无数遍的《失落日》,而恰好,这也是最适合现在的歌,没有他曾经熟悉的吉他,也没有真心实意期待他歌唱的粉丝,周围的魔族为孱弱的人类可能倒追一个大恶魔兴奋不已,洛汀红色的眸里有的只是单纯兴味,朝灯闭了闭眼,手指放松地圈住扩音石,压下舌根。

    重要的并不是歌,而是他站在这里,他说过自己为了洛汀唱歌。

    “……你在失落日向我走近,却又最终离去,

    我怀念那些甜蜜谎言,今夜苦苦寻觅落脚之处。

    王国崛起,山河崩塌,

    我耗掷千金,我按图索骥,

    在那条通往你的道路上,我跌跌撞撞、策马扬鞭,卑微而行。”

    年轻人干净的音色里藏着不易察觉的沙哑,唱完后,他看着那些不发一言的魔族,忽的弯出上台以来第一个笑容,男孩艳丽无双的眉眼在光下熠熠,乌眸内灵性与魔色交织,洛汀看着他,眼神不觉深暗。

    陆续有掌声在角落里响起,然后是兴奋的口哨,原本跟洛汀纠缠的女恶魔怂怂肩从他怀里退出来,朝灯正准备走过去,就有一双雪臂从后面圈上他的脖颈。

    “小宝贝,你唱歌真好听呢。”

    后背压着一片柔软,丹红指甲覆盖在朝灯唇上,女性特有的馨香在身后萦绕,待看清角落里女魔的样貌,在场的魔族皆是一怔。

    “桃乐丝大人?”

    “哦呀,强尼,”女魔魅红的眼漫不经心扫过面前的巫妖:“不留在岗位上守门,却跑到酒吧寻欢作乐,真是靠不住。”

    “大人,我……”

    很难想像面前那么庞大的巫妖竟会在女魔随意的语气中冷汗直流,他看不清背后那只魔的长相,余光中仅能瞧见漂亮的粉色长发,依稀记得洛汀曾向他说过十三圈城墙中唯有一位领主是女性,天生拥有强大无匹的风元素亲和力,虽然是女魔,武力却可位居地狱前七,特征便是繁樱般美丽的粉色长发。

    灯灯的艳遇?

    “你是第一次来魔界吧,”女魔说着,一只手覆在朝灯的心脏处:“告诉你哟,在我们这儿也有个传统,如果一方示爱后另一方十秒之类没反应,不是性无能,就是吹了,”她顿了顿,态度暧昧地咬住朝灯的半只耳朵:“你看,你的那只恶魔是不是不见了?”

    朝灯抬眸,果不其然没能在魔族中发现洛汀的影子,他张了张口正想说话,就被女魔猛地推到了墙上。

    “……”

    我擦嘞,感觉哪里不对?

    束缚魔法将他的手固定在墙上,朝灯动了动手腕,那两道柔软的风索却将他捆得更紧,在场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