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的鱼尾根部,一簇暗紫体纹如幽幽焚烧的鬼火。

    这是一条已经成年的鬼尾人鱼,它一定超过了两米,尾部仿佛诅咒般热烈绚烂的流火是这一物种的标志,鬼尾人鱼生性暴躁且充满攻击性,他们生而有着极强的水元素亲和力,成年的人鱼能毫不费力让人类体内多出受孕用的生殖腔。

    “所以……你今天把自己送给我了?”

    朝灯说着,接近了那条人鱼。

    他没办法离开爱丽丝海,虽然他相信洛汀早晚会找到这里,但自救也不是坏事,何况眼前的人鱼美丽而强大,他并不能完全排除对方是攻略对象的可能。

    人鱼没有发出声音,但它显然听得懂朝灯的话,它的肌肤泛起红晕,留在海滩边的鱼尾也下意识甩了甩,一个小小的浪花随之溅起。

    “你受伤了吗。”

    它的腰上有一道划痕,奇妙至极的紫色血液从中源源流出,想起自己曾经吃过的磷虾上也有这种漂亮的紫色,朝灯又往前走了几步,见人鱼没有攻击的意思,想了想,朝灯蹲在了它旁边。

    “是为了给我找东西,才受伤的?”

    它没有动。

    朝灯埋低身子,用舌尖舔舐人鱼的伤口,似乎为他的举动惊讶,人鱼的身影渐渐变得僵硬,即使它的背部看起来柔软苍白,皮肤却着实比人类坚硬,且光滑异常,或许是为了防止受伤时引来鲨类或其他危险物种,人鱼紫色的血液没有任何味道,它身上的晕红越来越多,不仅是脸,就连手肘的鳍尖都泛起淡红,它在沙滩上磨蹭,像是躲避,又像迎合朝灯的舌,它扭过头,一双紫瞳目不转睛凝望朝灯。

    “我的唾液能加速伤口愈合。”

    见那片皮肤光洁如初,朝灯站起来,他刚迈步,人鱼的手便抓住了他的脚踝,人鱼手掌冰冷到骨子里的触感令朝灯微微一怔,它看见人鱼张开口,努力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同时用鱼尾拍打水面。

    “…名…名……”

    “朝灯。”

    猜到它的意思,朝灯开了口,见它不断模仿自己的发音,却总冒出奇奇怪怪的音色,朝灯忍不住笑了笑。

    “好笨。”

    他戳戳人鱼的额头。

    “……!”

    人鱼一下红透了脸,另一只手也抓紧了他的脚踝,这种动物表达喜爱的方式格外单纯,眼睛撞进那片惑人的紫色,朝灯轻声询问。

    “要我送你回海里吗?”

    那是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他不该说那句话,或是他的句意里有什么东西让面前这条只听得懂部分人类语言的生物产生了误解,鬼尾人鱼的面部重新染上绯色,就连尾巴那儿紫冥火也仿佛燃烧,与害羞模样截然相反的是他拖拽的动作,近乎凶狠的力道让朝灯一下跟随他跌进了海里,粉红海水在瞬间浸没了他的视线,朝灯差点窒息,见他挣扎,人鱼一边将他搂进怀里,一边带着他浮上海面。

    “咳…咳咳咳……”

    我靠,老子送你回家,不代表老子想跟你回家啊。

    他下意识想往海岸游,注意到他的举动,人鱼从后揽紧他的腰肢,并毫不客气将朝灯往深海里拖,挣扎在它的面前毫无作用,很快朝灯便觉得喘不上气,在他眼神都开始溃散时,人鱼又把他送回了海面,没等他缓过神,又是一轮疯狂的、让他近乎窒息死亡的折磨。

    人鱼一生只会爱上一个人类,它会为恋人献上无数的奇珍异宝,也会将恋人拖进不见天日的巢穴深处,他先前的举动让对方误以为他答应了求爱,现在的拒绝,在人鱼眼里无异于背叛。

    这是惩罚。

    “不要…不要……!”在他又一次接触到空气时,朝灯边咳嗽边微弱地发出声音,连续的窒息感让他快疯了,即使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他还是扭过头缩进了人鱼苍白的胸膛里:“别弄了,对不起……我跟你回去,”他抹了把脸上冰凉的水珠:“你有名字吗?”

    “li…”

    “什么?”

    “la……”

    “我听不懂,”朝灯话音稍顿:“先叫你莲,以后再告诉我吧?”

    人鱼点头,带着他往爱丽丝海的中心游去,平心而论,在人鱼不会伤害自己的情况下,跟着它倒是十分安全,他这才知表面澄澈的海水之下有这么多形状各异的生物,长着骷髅头的小鱼成群结队从他们身边游走,大洋深处微光一闪而逝,无论是什么物种,注意到人鱼的身影都会下意识往旁侧避开,不知何时起,他们周围的海水颜色开始黯淡,海面开始刮起大风浪,远远的,他看见有什么行驶而来。

    那是一艘巨船。

    船在逐渐剧烈的风暴中摇摆,搂住朝灯的人鱼停下了前进,它浓密又苍白发丝被风吹散,在发现有某种东西跟在前行的巨船附近时,朝灯眯起眼睛。

    是人鱼。

    数不清的人鱼围绕在巨船附近,它们的歌声干扰着船长和观测员,水魔法让爱丽丝海变得恐怖莫测,原本坚不可摧的船体开始慢慢破损,人鱼的歌声太有迷幻性,即使遥隔数里,他体内也缓慢升腾起瘙痒和被迷惑的快感,在背后拥抱朝灯的人鱼捂住了他的耳朵,它似乎不喜欢朝灯被同类的歌声迷惑,紫色的瞳危险地缩成一线。

    在多条人鱼的协力下,受不了诱惑的船员崩溃般解开控制自己的绳索跳入海中,即使是坚持到最后的船长,也因逐渐下沉的巨船跌入了一条蓝尾人鱼的怀抱,莲游进了些,朝灯能清晰看见那名金发的船长如何被人鱼按在破损的船舱上接吻,他的双手手腕渗出了血丝,他看见人鱼的舌伸进了船长口里,后者脸上浮现出痛苦又愉悦的神情,他的一条腿被按在船上,近乎折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那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不知为什么,莲一直逼迫他看着那边的场景,直到那边二者分开时,俊朗的船长低头,发出了一声哭怮般的惨叫。

    这叫喊令压制他的蓝尾人鱼更加兴奋,鱼尾刺进了新生的禁忌之处,观看同类交配的场景让身后的人鱼蠢蠢欲动,朝灯的脖颈被不轻不重咬了一下,那真的不算什么大力道,却让他前所未有的心惊。

    “灯、灯……朝灯……”

    “……我在呢,”他勉强勾出笑容,知道不能激怒身后的人鱼,朝灯摸了摸莲的脸:“他们在做什么?”

    “繁殖。”

    “为什么?”他像是困惑:“他们都是雄性。”

    “会…会长出生…殖腔,”莲凑过来啄了啄他的唇瓣,就像小猫小狗在亲吻主人,当分开时,人鱼无辜的脸庞泛起潮红:“接吻,把口器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