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他最喜欢的天兽已经不见了。”

    “……”

    “他杀了它,或者遗弃了它,”洛汀的眸眼闪烁不定:“如果可能的话,尽量别和瑟希亚有交集。”

    洛汀走前,为了防止伊莱发现,大恶魔不得不边调笑边将朝灯绑了回去,待天色完全黑暗以后,手持提灯的少年教皇打开了房间的门锁,听见了声音,被吊得奄奄一息的美人无力地挣扎。

    伊莱指尖掠过幽光,他施了魔法,稳稳接住了从空中落下的朝灯,他将苦不堪言的美人抱进了黄金般的圣池水里,长时间未曾浸泡圣池,朝灯疼得哀叫,皮肤就像被砂纸接连打磨,在他都快晕过去时,伊莱带他离开了圣池,蜂蜜色的圣油缓慢滴满了朝灯的躯体。

    “殿下,”年轻的教皇坐在他的床前:“您闻起来很香。”

    “……”

    “每一任圣子都会变成那样,我怕您以后恐惧,才先让您看见了那样的景象,如果唐突,我很抱歉,可您也不该因此长久不归,”见朝灯沉默,伊莱抚摸他的胸膛:“神喜欢男孩,却恋慕女性化的器官,他希望男孩们的身体里也开出花朵,殿下为了讨好神,必须拥有玲珑有致的躯体。”

    “小伊莱,”朝灯看上去有些难过:“我会死吗?”

    “为什么这么问?”少年挑了挑唇:“您当然不会死。”

    “对他来说我是什么?”朝灯的脸大部分埋在松软的枕头里,只留出半边稠艳眉目:“发泄欲望的玩具……?”

    “我不知道,但我能肯定,他会只想要您一个玩具,”伊莱替他整理睡袍的边缘、将散落的乌发拨到耳后,在朝灯的额头留下祝福般的一吻:“您非常美,而且独特。”

    见伊莱起身,朝灯忽然抓住了他的衣摆,教皇袍的衣袖以纯白为底,精致的黄金花纹蔓延其上,朝灯拉扯着伊莱的袖口,低声道。

    “我想听故事。”

    曾经每晚,伊莱都会在他入睡前讲述各个种族的起源,很多都于书本上难以一见,自开始为祭祀准备,他和伊莱的关系就越来越僵,朝灯受不了花样百出的调教,伊莱在尝试接近他却总被拒绝后,也渐渐变得冷淡。

    “小伊莱?”

    洛汀不是、人鱼不是,虽然不想承认,但伊莱的可能性的确在变高,况且对付这种人硬的没用,不如先撒娇服软,对方十之八九会被打乱节奏。

    果不其然,他能看出伊莱的神情明显一愣,朝灯干脆把他拉回床头。

    能缩能伸,撩男高手。

    “……殿下要听什么?”

    “你先过来,”朝灯道,待后者有些不自然地上了床,朝灯凑近了少年,近距离打量那张精致优雅的面容:“都可以,陪我睡觉吧。”

    看见伊莱点头,朝灯笑笑后钻进了他怀里,虽然心里有些抵触,但在感觉少年浑身僵硬后,朝灯默不作声勾了勾唇角。

    变态弟弟,在谈恋爱这方面,好像意外有些纯情?

    伊莱略略思索后,一边试探性地轻拍他的后背,一边缓声道:“您在《启示录》上看过龙吗?”

    “好像没有……?”

    “《启示录》将所有物种分为两大类,龙却并不能简单归于光明或黑暗,因此在许多书本上都没有关于它的记载,”伊莱的声音在春夜里漫出温柔意味,年轻的教皇低头对上怀中人温润的乌眸:“龙是唯一一类同时亲和光明与黑暗的物种,它们拥有无与伦比的战斗天赋,龙族好斗、好色,而且异常贪婪,它们喜爱黄金和宝石、任何闪闪发亮的物什,龙族喜欢看见龙巢中堆满黄金和美人,历史上唯一一次有关龙巢的记载,人们在第三大陆的最西边发现了黑龙的巢穴,巢穴里有着足以买下一个大国家的黄金,和上百名不着寸缕的绝色佳人。”

    “小伊莱,”朝灯真心实意感慨:“好色啊。”

    “……龙族喜淫,召唤龙的圣骑士若是不能给予龙族足够的报酬,用身体供奉它们是家常便饭,但经过第十一纪元后,五块大陆上的龙族越来越稀少,最近一次众所周知的召唤发生在上上个纪元,年轻的亡国之君为了报仇雪恨,动用一千两黄金和一对倾国倾城的姐妹花唤来了银龙,令人意外的是,等在银龙的帮助下夺回国土,君王被迫成为了它的禁脔,一次口角争吵后,君王被银龙活生生做死在了王座上,银龙也选择了自灭,人类回应不了它们的感情,同样难以承受龙族的爱情,因暴虐嗜血的天性,龙虽强大,却难以繁衍后代,它们早晚会在大陆上消失。”

    有意思。

    力量强、又好斗,如果不是埃里森不好色,他几乎要怀疑骑士长是龙假扮的了。

    “它们…是不是有两个……那个那个?”

    “嗯?”伊莱一愣,旋即微笑:“是的,龙都有两只性器,有学者猜测这是龙族欲望强盛的原因之一,交姌对它们而言意味着另一种战斗,生殖器上的倒刺能令承受方无法逃脱,因此有召唤巨龙的圣骑士曾言,与一条龙做爱,就像同时与一百名猛男做爱。”

    朝灯应了声,伊莱看他双眸半阖,密密长长的睫毛低垂,动作温和地按摩他的后脑。

    “殿下累了吗?”

    “困……”朝灯沉默了许久,忽然道:“我好害怕,你吊了我一天一夜,我以为你讨厌我了。”

    “……”

    “还有那些改造…好变态,我以为那是惩罚,我根本不敢回来,我也不想总待在外面呀……”

    很想,想死了。

    “能晚一点吗?”朝灯尽可能将身子缩进伊莱怀里:“我真的很怕,你知道的,我最怕疼了。”

    圣子的寝殿内,灯火掠过教皇华贵的衣袍,伊莱淡金色的长发与乌黑交缠在一起,他的瞳色因光线或别的原因变得深邃,半晌过去,伊莱点了点头。

    人族、精灵与天族自三个纪元前世代交好,每至人族祭祀,为表示友好,后两个种族都会派遣使者暂居大教廷至祭祀结束,瑟希亚身为天界最为尊贵的圣天使长,本并不需参与这类外交,即使是伊莱,在看见对方到来那刻都不免惊讶,用过早餐后,朝灯按照惯例涂抹了油脂香膏,等他被折腾得双脚发软,伊莱才肯放他休息。

    他想去找埃里森,经过中庭饰满琉璃的长廊后,小厅内断翼的铁天使雕像静默伫立,彩绘的宗教画壁于穹顶之上徐徐铺展,在那神形肃穆的巨大雕塑下方,六翼的天使长微微侧头,梦一样美好的面容如诗如画,想起洛汀难得的提醒,朝灯向前的脚步略微迟疑。

    “为什么不过来?”

    瑟希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