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右手边,教皇左边是精灵王子,中途几次伊莱替他酌酒,朝灯都未多加考虑喝下了,瑟希亚没吃什么东西提前退场,埃里森更是打着巡逻的旗号用餐到一半光明正大退了出去,待宴会结束,天色暗下时,伊莱进了他的房间。

    “您疲惫吗,殿下。”

    “……不疲惫。”

    事实上,在伊莱进入房间前,他正打算下床去洗漱间,今晚他可能喝了太多酒,总是时不时想要小解,偏偏伊莱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说着闲话,朝灯难受得要命,在伊莱开始向他询问天族时,朝灯终于忍不住小声打断了对方。

    “我想小解。”

    “您和他怎么认识的?”

    “……伊莱?”

    朝灯直觉有些不妙。

    “回答我,陛下,”年轻的教皇向他走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不知道,他说他对我一见钟情,”朝灯快要被逼疯了:“你让我去好不好?”

    “您喜欢他吗,哪怕一点点好感?”

    “伊莱!”

    朝灯不可置信地看见对方用魔法锁将他的手捆在背后,身体内部的尿意越来越强烈,他快受不住了,再这样下去他会当着伊莱的面失禁的,就在他难过得不行时,伊莱用手指温柔抚摸他的肚子。

    “您喜欢他吗。”

    “不、不喜欢…!”朝灯的声音里不觉染上惧意:“放开我啊!”

    “一点点呢?”

    “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呃!”

    少年的手掌将他的腹部轻轻下压。

    “撒谎。”

    “啊!”朝灯缩成了一团:“有一点,真的只是一点……”

    “你看起来很难受,”伊莱温柔地爱抚他的后脑,他将朝灯抱起,让他维持着双手被锁的姿势,等到了洗漱间,他替朝灯解下睡袍,在他耳畔柔声道:“可以了。”

    朝灯睁大眼睛:“……不要…我不要!你出去!”

    “乖,”伊莱有一下没一下压着他的腹部:“弄出来。”

    “呜……”

    “出来吧,”他循循善诱:“你不是很难受吗,再憋下去身子会坏的,我不介意你任何的样子。”

    朝灯的意识已然开始迷蒙,他没能察觉一向注重礼节的伊莱没有使用敬语,那双碧色的眸子也逐渐浮出异彩,催眠般的语句令朝灯思维恍惚,等他听到细细的水声时,朝灯情不自禁发出了呜咽。

    好变态……

    “我为你准备了很多,”少年教皇抱着朝灯,替他擦洗后回到床边,他施了魔咒,怀里的圣子昏昏欲睡,伊莱贴近他的耳朵,声音犹如情人间的呢喃:“你怕疼,那些药膏增强了药效,只用一次就能达到效果,”他的手指下移:“想看你变得丰满,还有屁股里那朵小花……”

    他捧起朝灯的脸,舔掉他先前排泄时被逼出的泪水,唇边扬起暧昧的笑容。

    “多谢赐福,宝贝。”

    他哑着嗓子。

    “早晚有一天,你会用全身每处为我祈福,什么天使和精灵……”伊莱的手撩起一缕乌黑长发,他打着转儿,漫不经心:“都会烂成流脓的垃圾。”

    夏意愈发浓稠,盛夏的草莓香从金色田野一路奔驰至城市大道,樱桃酒在玻璃杯里酝酿,彼岸花的叶曼缠绕上柏木栅栏,天空高远,祭祀期限越来越近,在一日晌午,朝灯正逗弄一只不知打哪儿来的杂毛兔子,精灵银色的长发出现在他的视野。

    “朝灯。”

    “海茵,”自上次宴会过后,他时不时就能与海茵遇见,朝灯抬起兔子一只杂花色的毛绒爪子,后者没有抵抗,不知为什么,从小到大这些动物在他面前都很乖,朝灯点了点它粉色的鼻子:“小姑娘,向王子殿下问个好。”

    兔子的爪子被朝灯提着装模作样晃了一晃,海茵见此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头,精灵对自然一向有着超乎常理的亲和力,见杂毛兔在海茵的逗弄下发出幸福的咕噜咕噜声,朝灯侧过脸。

    “它好像很喜欢你,”圣子嘴角扬起:“我第一次摸它时,它一直在躲。”

    “应该是害羞,”精灵道:“它没跑开,也没攻击你。”

    “这样~”

    “你想祭祀吗?”

    “嗯?”

    “祭献给神族,”海茵抚过兔子长长的耳朵:“上一任圣子最终死在了神的手里,而且他的死相……非常凄惨,算得上毫无尊严。”

    “啊……”朝灯笑起来:“可我也没办法呀。”

    “你有的,”海茵维持着平静的神色,绿如新芽的眼里划过幽芒:“如果你同意,我带你离开。”

    “为什么?”朝灯有些疑惑地收回手:“帮我并没有好处,还会惹来麻烦。”

    “因为……”

    “?”

    “……我不想你被祭祀,”海茵举起那只兔子,后者一动不动任由他动作,黑色的眼乖巧地凝望精灵美好精致的面容:“的确是女孩子,”海茵看了看兔子的生殖位,他犹豫片刻,对朝灯道:“我喜欢你。”

    “都说过是小姑娘啊,”朝灯懒洋洋地摇摇头:“你撒谎了,别骗我。”

    “……跟我走会比祭祀好很多,”精灵避开了他的质疑:“相信我,我能保护你。”

    “我相信这个,可你想要的东西,我或许不能给。”

    “……抱歉。”

    “没关系。”

    他正想说几句打趣,只觉得眼前骤然失去了色彩,他的身体动弹不得,有谁从后方捂住了他的眼睛。

    “你先睡一觉,”精灵不顾他的挣扎,单手将朝灯的双手并在一起,不知何时到来的詹姆斯无奈地冲朝灯笑了笑,海茵低声道:“我不会伤害你,我保证。”

    等他醒来时,眼前景象已换成了木藤编织的树屋,自上次他和洛汀走后,伊莱就最大程度增加了大教廷的防护力度,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带他离开,想必海茵最开始便有备而来,他想起身,有什么东西缠绕了他的足部,朝灯低头,看见了一簇绿意盎然的藤蔓。

    海茵或许是想用他来威胁大教廷,但人族与精灵日益交好,忽然撕破脸并无益出,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十之八九是为精灵族的居住地,海茵敢把他往这里带,自然是得到了精灵王的许可,他们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他正思索,房门从外打开,小精灵詹姆斯探头探脑地往内看。

    “嘿,灯,你醒了。”

    “詹姆斯,”朝灯顿了顿:“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对面那只精灵面上划过犹豫,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