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啊,”朝灯冲他微笑:“听起来就很厉害。”

    确定更改路线后,文森特用传送阵将朝灯带往龙巢,巨大的蓝光阵法在地面结出繁复纹路,朝灯再睁眼时,四周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云流在黑晶山谷蜿蜒,寸草不生的地面满是堆积的各色矿石,那是他从未想过的、梦一样的景象,阳光因花花绿绿的鳞片折射出明晃晃的线条,飘浮在半空的巨大生灵比比皆是,传闻中龙巢神秘莫测,世人难以窥得其真容,就连书籍上的记载也大都来自吟游诗人的乐篇,在他亲眼看见这种强大美丽的生物时,只觉得不可思议。

    它们太大了,仅仅是一只爪子,就能将他整个人裹起来。

    “好看吗。”

    听见文森特的说话,朝灯不由自主应了一声。

    “你也是……这样的吗?”

    “我比它们都要大,”红发青年异色的银瞳微微弯起:“想不想骑龙?”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文森特的原型,庞大的、仿佛能遮天蔽日的生灵通身都是血莲般的红色,一深一浅的银瞳像正被冶炼的液态矿,浅的那只呈出空灵水色,深些的则像是毫无瑕疵的银,文森特驮着朝灯在龙巢绕了一圈,随即他被对方轻轻放进一处山洞。

    【在这里等我,】他脑子里浮出红龙熟悉的嗓音:【别乱跑,这里是始祖的巢穴,我一会儿就回来。】

    “好~”朝灯大着胆子摸了摸龙银色的犄角,发现后者并没有躲避的意思,他看着面前异常美丽的生物,忍不住感慨:“感觉好神奇,像做梦一样。”

    【哈。】

    “笑什么?”朝灯拍拍他:“去吧去吧,等你。”

    待红龙的身影消失不见,朝灯无所事事在洞口晃了一圈,文森特将他藏得很隐蔽,周围并没有其他龙族,或许对方也正是因这点才将他藏在了这里,闲得无聊,又迟迟不见红龙的影子,朝灯干脆往洞穴深处走。

    龙的始祖……

    他原先只打算走十多分钟,看看就回去,却不曾想越是靠近洞穴深处,气温就越寒冷,在他终于意识到不对时,四肢已经开始发麻,意识也逐渐昏昏沉沉,彻底昏迷前他看见亮光一闪而逝,等他再睁开眼时,身体变得不受控制,即使冷得要命,他依然忍不住往洞穴深处走去,他说不了话,回不了头,凹凸不平的岩石面令行动万分困难,鲜血顺着他的步伐滴落,就在朝灯快要再次昏迷之际,他看见了一座无边无际的冰窖。

    长达千万年的寒冰在眼前蔓延,足以划破穹顶的冰锥倒挂而下,他一步一步靠近了结满冰雪的黑崖,有什么东西被困在冰窖深处,它被封印在这儿,它在等待他……

    “嘿!醒醒!”

    迷糊中听见截然陌生的嗓音,朝灯慢慢睁开眼睛,一名从未见过的青年正目不转睛凝望他的脸,从那还没来得及藏好的犄角来看,他面前的青年也是一条龙。

    “……唔。”

    头有些疼,朝灯揉了揉太阳穴。

    “你是人类……”对面的龙喃喃道:“人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你是谁的骑士吗?”

    “什么?”朝灯下意识否定:“我不是骑士。”

    青年茶色的眸里闪起意味不明的光芒,他忽然从后搂住朝灯的腰,触手腰肢柔韧纤细,偏偏面前的人族男孩还一脸茫然看向自己,乌色睫羽扑朔,娇嫩的嘴唇微启,再向下一点,就能摸到美人娇媚的臀肉……

    “我是一条龙,”他循循善诱:“和我签契约,我只需要一个金币和一些微不足道的礼物做报酬,就能满足你任何愿望,我的名字叫——”

    他面前的龙被硬生生按进山岩,头颅正好卡在岩体裂缝里,文森特笑眯眯地将茶发的龙塞了进去,只给他留了大半个身子在裂缝外。

    空气中的血味让朝灯渐渐清醒,他张了张口,就见红龙将血迹抹在岩上,猛地将半死不活的茶发龙拽了出来,扔玩具一样甩在地上,后者在整个过程中只有乖乖承受的份。

    “……”

    知道你武力值逆天,同类都能花式吊打,下一个。

    “我很喜欢你哎,”文森特收回手:“原本以为就算你是个水性杨花的主人也没关系,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生气了哟。”

    等等!你和你的主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蠢龙!

    “我没有……”

    “你说你不是骑士,”文森特走过来:“他差一点就告诉了你他的名字,我和你的契约会因为新契约取消,你不想要我了?”

    “不是,”朝灯急忙道:“我刚醒过来,我……”

    “醒过来?”文森特敏锐地抓住了他话语中的关键:“你走进去了?”

    哦豁,坠机了。

    坠得好,快让你灯测试一下恨意值。

    他低下头,像是默认。

    “朝灯,”文森特收敛起笑意,他蹲下来,同朝灯平视:“你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

    “瑟希亚称我在精灵国的边缘杀死了智天使,智天使为六大天使之一,天族的精神象征,我是最后一条红龙,下一任的族长会是我,老头子们不可能把我交给天族审判,就在一个小时前,天族向龙宣战了,”文森特银色的双瞳剔透又空灵:“如果我没猜错,瑟希亚能同时调动一部分恶魔,老头子们坚持认为我不能抵挡所有的敌人,他们想要唤醒始祖,因此解开了冰雪阵。”

    “我……”

    “始祖需要大量的血来活祭,”文森特微微笑道:“如果他,”他的手指了指半死不活的茶发龙:“没有叫醒你,你或许就死了。”

    “对不——”

    “我好像真的有点生气,”文森特恢复了笑容,那样灿烂的神情却无端端令人毛骨悚然,他的手覆盖上先前那只龙族触碰过的位置:“师傅,你身体里的孕腔怎么样了?”

    朝灯一愣。

    “什么?”

    “鬼尾给你的孕腔,”红龙的手指抚过他的腹部,温热感令朝灯有些不适,熟悉的刺激令他不觉缩紧了身体,朝灯没忍住呜咽一声:“好像没成熟,你自己摸过吗?”

    “……没有。”

    是恨意值。

    真的是他……!

    他克制住腿软的冲动,想要避开红龙的手指,却被不容置疑拉了回去,文森特苍银的瞳里盛满笑意。

    “伸进去之后,里面有一道小小的口,顶开那里就能产下无数的卵,师傅想试试产卵的感觉吗?”

    “不……不想!”

    恨意值加产卵,太tm吓人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